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科教-正文
大學院長涉嫌抄襲,應啟動第三方調查
張田勘
http://www.workercn.cn2017-01-25來源: 北京青年報
分享到:更多

  廣西財經學院法學院教師向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反映,院長雷裕春的九篇論文和一篇專著,經知網檢測,重複率有的在30%,有的甚至高達94%,而該校學術委員會認定所有論文都“不涉及抄襲”。

  儘管中國學界沒有明文規定重複率多少是抄襲,但是,一個不成文的規則是,重複率達到30%的就會認定是抄襲。而且,根據各個學校不同的標準,論文的重複率在10%-25%不等,基本可以被認定為抄襲,無法參加畢業答辯。廣西財經學院對自己的本科生的論文也是嚴格要求,重複率不得超過25%,否則不能參加答辯。

  既然本科生的論文重複率達25%就會認定為抄襲,不得答辯,為何老師的論文高達94%還不被認定為抄襲。儘管廣西財經學院學術委員會給出的一個解釋是,剔除了雷院長論文中與此前公開發表文章重複的部分以及一些法律條文、術語,部分文章只有30%重複,學術委員會認定,雷裕春不存在抄襲情況。

  即便如此,這也比對學生的要求(25%重複率)要寬鬆了很多。對這樣的結果,不免讓人心生疑慮。其一,該校是嚴於責求學生,寬於要求教師,真正提倡實踐了“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如是而已”的古訓和追求。

  其二,此舉還隱含一種官本位的結果。院長大小是個官,也因此在論文是否抄襲的認定上難免有“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要麼是該校的學術委員會護短,要麼是與抄襲者同一鼻孔出氣,或者有苦難言。不過,對此問題的最大說辭和借口是,國家沒有對抄襲有強制認定的標準,而且經廣西財經學院學術委員會討論,採取不記名投票,認為不構成抄襲。

  一個學校的學術委員會當然有權力和資格認定自己學校的教職員工和學生是否涉及學術不端,但是,這樣的認定是否經得起更為嚴格的學術評判和認定?

  抄襲是學術不端行為的一種,儘管各國對學術不端有各種定義,但都認定抄襲是其中較為嚴重的一種。我國教育部2009年3月19日發出《關於嚴肅處理高等學校學術不端行為的通知》,明確了7種學術不端行為:一是抄襲、剽竊、侵吞他人學術成果;二是篡改他人學術成果;三是偽造或者篡改數據、文獻,捏造事實;四是偽造注釋;五是未參加創作,在他人學術成果上署名;六是未經他人許可,不當使用他人署名;七是其他學術不端行為。

  國內外對學術不端的定義都包括抄襲,包括抄襲他人的思想、方法、成果或言語,但是,在認定抄襲的標準時的確沒有比較固定和明確的標準,於是,在中國學界形成了一個“不成文法”,有30%的重複就是抄襲,並且在科研和教學活動中沿用已久。如今,廣西財經學院學術委員會要推翻這個不成文法,首先是得看全國學界是否同意,主管單位,如教育部是否認同。

  這實際上也提出了一個重要問題,如何認定學術不端,例如抄襲。而廣西財經學院出現的問題則具體到,一個學院的學術委員會是否對自己的教職員工和學生的學術不端有認定權和終審權。因為,這至少牽涉到一個公正問題,即迴避制度。這一制度原本指司法中法院領導幹部和審判、執行崗位法官,因血親、姻親或者任職等原因,對法官本人或者其配偶、子女依法應當實行任職迴避的一種法律制度。

  除了自行迴避和當事人的申請迴避外,一些涉及地方利益的案件也要異地審判。現在,延伸到對學術不端的調查和認定上,當大大超過25%的重複率也被一個學校的學術委員會認定為不是抄襲時,是否應當按照迴避的原則,讓其他高校的學術委員會或由教育部指定成立多方機構的第三方聯合學術委員會,來判斷一名院長或其他有明顯抄襲嫌疑的論文和著作是否為抄襲呢?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