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科教-正文
“幼有所育”急需降低托育行業門檻
齊魯晚報主筆 王學鈞
http://www.workercn.cn2017-11-15來源: 齊魯晚報
分享到:更多
  據權威部門統計,我國嬰幼兒在各類托育機構的入托率僅為4.1%,遠低於一些發達國家50%的比例。“入托無門”成為很多0歲到3歲嬰幼兒家長的心病。新華社記者的這一“觀察”結果,將由“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激起的這輪輿情引向托育問題的更深處。
  幾天來,隨著輿論不斷髮酵,人們已圍繞“虐童事件”對從業人員素質、托育行業監管等問題進行了熱烈的探討,相關單位出面譴責,當事公司公開道歉,當事人員受到了應有的懲罰,輿情似乎正按照既定的邏輯走向尾聲。所幸,總有人不肯就此作罷,而是透過個案表象,將關注焦點引向我國托育行業的最大痛點——托育服務嚴重供給不足。
  0歲至3歲的嬰幼兒,入托率只有4.1%!嬰幼兒入托率如此之低,究竟為什麼?諸般原因之中,或許有育兒傳統的慣性,有經濟負擔上的考量,有對托育服務質量的不放心,但是,最關鍵的一點顯然在於托育服務供應嚴重不足。正是這種嚴重的供給不足,令絕大多數嬰幼兒家長陷入“入托無門”的窘境。無奈之下,他們不得不求助於本該頤養天年的父母與素質良莠不齊的保姆。這種選擇不僅往往有損於父母的“老有所養”,嬰幼兒養育的質量乃至安全性也難以保證。學前三年的托育狀況雖然好一些,但供需之間依然缺口巨大。隨著全面二孩政策的推進與生活水平、育兒理念的普遍提高,人民群眾對托育服務的需求會越來越旺盛,會有越來越多的孩子需要“好入園”“入好園”。可以想見,如果不有所作為,托育服務緊缺的情況將會越來越嚴重。
  為什麼會出現如此嚴重的供不應求?表面上看,托育服務供給不足源於托育機構數量不足,但更深層的原因恐怕還在於托育服務行業准入門檻過高。
  在現行的管理架構內,學前教育從3歲開始,教育部門只負責3歲以後學前教育機構的監管,0-3歲托育服務尚無明確的主管部門。在這種監管狀態之下,一方面是3歲以上的托育機構牌照“緊缺”,許多想從事托育的單位與個人被擋在合法經營的門檻之外;一方面是0-3歲的托育服務被拋進一種灰色地帶,教育部門不“主管”、不發教育許可證,以“教育諮詢機構”身份去辦營業執照,工商部門又嫌不具備提供午餐、全日制托育資格。於是,一種誰都不願意看到的結果出現了,一方面是旺盛的托育服務需求亟待滿足,另一方面則是托育機構總量不足,無法提供足量的托育服務。
  毫無疑問,有效降低托育行業准入門檻已成當務之急。當下,至少可以從如下一些方面作出努力:儘快將0歲到3歲年齡段的托育服務納入教育部門管理範圍,儘可能放寬開辦托育機構的資質要求,允許現有公辦幼兒園增設託管班,明確並鼓勵幼兒入園年齡向下延伸。如果這一點一時難以達成,就從工商管理方面著力,放寬對“教育諮詢機構”的限制,讓諸如提供午餐、全日制托育之類的經營資格更容易獲得。總之,無論單位、企業與個人,無論公辦與民辦,在修訂並守住“底線”的同時,努力讓更多的力量進入托育行業,成為市場主體,提供更充裕的托育服務。這不僅可以及時補上托育市場的巨大缺口,也可以有效改善托育行業的監管水準。試想,如果攜程這樣的企業可以直接申請到辦園資格,就不必“藉助”上海市婦聯的力量,監管上的灰色地帶就會大大減少,“虐童事件”很可能就不會發生。
  當然,從長遠來看,托育難題的根本解決更大程度上要端賴於公共投入,明確托育的公共服務地位,將托育服務納入國家和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總體規劃,大力發展普惠性托育服務事業。在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必須取得“新進展”的七項民生要求中,“幼有所育”排在首位。嬰幼兒托育問題關乎民族與國家的未來,關乎千家萬戶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無論如何,該是在這方面大有作為的時候了。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