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科教-正文
“陪學制”是增進家校溝通新“頻寬”
邱磊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2來源: 中國教育報
分享到:更多

  據《錢江晚報》報道,浙江省衢州第一中學在家長的自發倡導下,推行了“周末家長陪學制”。一學期以來,周末只要有少數學生選擇留校自習,就會有家長利用來陪讀。當然,這一舉措的前提是“家長志願,學生欣受”。

  “陪學制”在國內並非什麼新事物,許多學校的“校園開放日”“親子課堂”等,都帶有此類性質。但衢州一中顯然走得更遠,在形式上,它不是運動式、表演式的作秀,而是化作自身管理秩序、教學結構的有機組成,“家長”作為一支新的力量,在“師”與“生”、“教”與“學”的傳統權力格局、角色關係上,起到了補充和再平衡的作用,有時候也可充當“增稠劑”或“緩釋劑”,強化或對沖諸多來自教學和生活中的責任與壓力。原本周末孤單的學生現在也有了“意外驚喜”,依“山”可靠的歡欣與暖意。

  從格局上看,“陪學制”誕生並不是學校主觀意志強加的結果,恰恰相反,其來自於微信圈的家長聯盟,來自於民間的理性訴求。可以說,正是新媒體時代,放大了家長的聲音,並在第一時間將訴求傳遞到決策者那裡。這與下發意見、收集資訊、開會聽證、取得共識的模式截然不同,資訊效率、行政效率大大提升。另一方面,在這一事件中,我們看到管理具有廣泛的民主特徵。學校在慣常思維中發現和考慮不到的問題或需求,換做家長的立場看,分分鐘就找到了。也就是說,當教育的民主真正得到激發時,教育的智慧也就被喚醒了。

  教育民主的最大特徵,除了像杜威說的抱有最廣泛的“兒童中心”立場之外,中國古老智慧中提到的“稀言自然”(減少人為的折騰,尊重教育本身規律)更是一種大智慧、大格局。學校意志的“弱化”,學校控制的“軟化”,實際上是一種集眾智、開言路、行新政的管理出口。小小的一次教育民主化嘗試,我們看到的是學校有意成全的善意。學校開啟自習室、教室、休息室的大門,接納家長共同參與(哪怕僅僅是陪伴)管理,看似增加了管理成本與負擔,但得到的學情反饋、教情反饋,以及家校信任與教育資源的隱性增值、學習生態的良性迴圈等,都是民主化帶來的可觀“紅利”。

  當然,“陪學制”在具體操作上,也要辯證看待。由於並不是每一個孩子都接受父母坐在鄰座,這個“最熟悉的陌生人”帶來的是緩緩的溫情,還是略帶尷尬、羞澀的心神不定,往往與具體的家庭文化、親子關係、教育方式等有關,學校務必需要做好“雙方自願”的基礎工作,否則畫虎不成反類犬,反而得不償失。(作者系江蘇省南通市金沙中學教師)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