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科教-正文
民辦中學鑄30大鼎刻師生名字是反傳統反文化
王言虎
http://www.workercn.cn2018-07-12來源: 新京報
分享到:更多

  說到底,貴陽這所中學鑄鼎刻名字,是用一種有文化之名無文化之實的方式紀念校慶,而反傳統反文化的紀念儀式,看似鄭重其事,實則頗為滑稽。

  據報道,近日,為紀念興農中學建校25周年,貴陽市白雲區興農中學舉辦了“興農夢鼎”立鼎儀式。立鼎儀式上,30個大鼎全部“驚豔亮相”,“興農夢鼎”主鼎更是重達1000斤,將22172名畢業學子和1123名教職工的名字按進校先後順序刻於鼎上。

  根據該校校長的說法,“刻名立鼎就是為了讓孩子們時刻銘記‘功名無別,學為好人’,並且時刻把祖國刻在心中,成為社會的有用之才。”應當說,這樣的初衷是好的,而有嚴肅儀式感的加持,也能對師生起到更好的鞭策與激勵作用。

  只是,鑄鼎刻名發生在一所中學身上,總歸給人一種錯亂感——告誡師生謹守做人本分,勿忘母校培養,成為社會有用之才,是否就一定要大費周章地鑄鼎刻字?何況,我們以前也只知道鼎上會配銘文,而很少聽說在鼎上刻人名的。

  “鼎”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是一種古老而顯赫的意象,一言九鼎、三足鼎立、問鼎中原是我們從小聽到大的辭彙,而自從有了禹鑄九鼎的傳說,鼎就被視為傳國重器,有國家和權力象徵之意。儘管在秦以後,鼎的王權象徵意義逐漸淡化,但在文化認知層面,鼎始終與國相關聯,可謂是茲事體大。

  這所中學的主鼎上面還站立著一尊孔子像,但孔老夫子早就說了,“唯名與器不可以假人”,鼎是典型的器,現在它不僅被借用於他人,而且上面刻滿了借用人的名字,是可忍孰不可忍?

  說到底,貴陽這所中學鑄鼎刻名字,是用一種有文化之名無文化之實的方式紀念校慶,而反傳統反文化的紀念儀式,看似鄭重其事,實則頗為滑稽。

  而即便拋開這層主觀性因素,要起到教化師生的作用,鑄造三十個鼎,是否有此必要?

  刻錄師生名字,我們最常見者,一般附於牆壁之上,這足以起到彰顯碩果、鼓勵後學作用,效果也未必差於鑄鼎。而鑄鼎所耗費的人力物力財力,代價必然異常高昂。某種程度上,這是一種資源浪費。

  這所學校是當地一家民辦學校,鑄鼎與儀式舉辦所耗物資,當與公孥無關。但即便如此,這般浮誇的做法也實無必要:如果師生內心對學校、對國家懷有極大熱忱,何必多一道鑄鼎刻字的程序;而如果他們本身就對此無甚所謂,鼎再大,又有何用呢?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