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文體-正文
“一錯千金”應成為寫作者的精神準則
安納
http://www.workercn.cn2018-07-12來源: 中國青年報
分享到:更多

  寫作者和出版商不應為了銷量加快出版流程,犧牲出版物的準確性和嚴謹性,或者在寫作中大肆“注水”,追求誇張、獵奇的表達方式。

  2012年,作家張一一(本名張義)在微博公開發布懸賞廣告,承諾如有人能在其新書《帶三隻眼看國人》中,挑出一個錯獎賞1001元。山西大學文學院教授白平認為該書存在172處錯誤,將張義訴至法院,索要懸賞獎金17萬餘元。7月9日,此案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法院認定書中存在18處知識性錯誤,判令張義向白平支付報酬18018元。(《人民法院報》7月10日)

  聽起來,“一錯千金案”是一樁頗為新鮮的官司。作家和“較真”教授之間的恩怨,就像文學世界裡江湖俠士比武的戲碼。很多網友沒想到,微博“公開懸賞”確實具有法律效力。當真正對簿公堂,未能保證作品無懈可擊的作家必須兌現承諾。

  “一錯千金案”一方面說明了在網上公開發布懸賞廣告,不可當成兒戲,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更會受到法律的約束和監督;另一方面,也說明出版社的編輯校對工作有待加強,要拿出對廣大讀者更負責的態度。

  “一錯千金”早有“前塵往事”。清史專家閻崇年就曾陷入公開懸賞的案件,因其個人與記者談論新出版著作時說“挑出一個錯,獎金1000元”,山西大學白平教授挑出909處錯誤,索要85萬元。法院最終認定閻崇年未發布懸賞廣告,白平敗訴。

  很巧合的是,在作家張義的“一錯千金案”中,挑錯者也是白平。但是這一次,法院為何判白平勝訴?法律層面的理由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三條的規定,懸賞人以公開方式聲明對完成一定行為的人支付報酬,完成特定行為的人請求懸賞人支付報酬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援。在網路上公開懸賞是受到法律保護的,因此在本案中,張義認可通過個人微博發布懸賞廣告,一個錯給予1001元的獎勵,法院不持異議。

  關於如何界定出版物內容錯誤的問題,是本案更可能引起爭議的焦點。經法院判定,張義涉案作品的性質屬於“通俗的知識性讀物”,“應當規範使用語言文字,並盡量真實、客觀、準確地傳遞相應知識,不應當誤導讀者”。在對該書內容是否存在知識性錯誤的判斷上,參照《圖書編校質量差錯判定細則計錯表》標準。在此基礎上,白平原本挑出的172處錯誤,法院結合原作者的寫作目的、語境等情況綜合考量,最終認定18處知識性錯誤成立。

  從這個層面,“一錯千金案”也應該引起國內寫作者和出版從業者的警醒。涉及到科普知識性的出版物,認真是永無止境的,逐字逐句推敲細節,如何嚴謹都不為過。寫作者和出版商不應為了銷量加快出版流程,犧牲出版物的準確性和嚴謹性,或者在寫作中大肆“注水”,追求誇張、獵奇的表達方式。

  寫作者和出版從業者,理應對自己經手的出版物字字較真,並以誠懇態度接受讀者和專業人士的監督,及時糾錯,避免一錯再錯,誤導讀者。“一錯千金”不該是法律追究時迫不得已的賠償,更應成為寫作者和出版從業者內心的精神準則。唯有對讀者心存敬畏,作品才真正具有影響他人、留存於世的價值。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