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文體-正文
曆史才是世界盃最強的對手
朱淵
http://www.workercn.cn2018-07-12來源: 新京報
分享到:更多

  昨天FIFA記者馬丁·帕拉西奧發消息跟我說,看完法國與比利時比賽的前25分鐘,他就知道法國贏定了。

  但事實上,那場半決賽的前25分鐘,雙方打得很開放,看上去都有機會拿下對手。門將洛裡做出了一次精彩的側撲,將球拍出底線。在那個階段,我一度天真地以為比利時隊進球只是時間問題。

  然而馬丁卻說,當時洛裡完成那粒撲救後,他和場內所有人幾乎都感覺到了某種氣場——法國作為傳統強隊的心理優勢,回來了。

  事實證明他是對的。比利時自那之後再也沒有組織過一次成功的得分機會,漸漸地,法國隊開始接管比賽。下半場開始第5分鐘,烏姆蒂蒂用一記頭槌敲開對手球門——此時場邊的歡呼聲來得比預想中要輕,似乎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比分落後,比利時於是傾巢而出。但阿紮爾、德布勞內此時卻顯得有些黔驢技窮。有時候,你空有一手好牌,卻感覺怎麼也打不贏對手——比利時就遇到了這樣的窘境。

  馬丁總結說:和過去幾屆世界盃一樣,曆史總能用最微妙的方式,左右著比賽走向。

  我無力反駁如此玄學,因為自1962年捷克斯洛伐克殺入決賽後,世界盃舞台上就再也沒出現過真正的驚喜,決賽總是翻來覆去被幾支同樣的隊伍壟斷。

  我今年原本還期待會有意外發生。畢竟衛冕冠軍德國隊在小組賽階段便打道回府;西班牙被東道主俄羅斯擊倒在8強門外;就連此前霸佔各大博彩公司賠率首位的巴西隊,也在半決賽前被淘汰出局。

  我承認我很看好比利時,不僅因為他們的黃金一代實力公認最強,還因為他們都已經算不上黑馬——俄羅斯這種才算黑馬,而且近幾屆世界盃上,黑馬普遍走不了太遠。但比利時的問題在於,他們面對的不僅是一支天賦出眾的法國隊,還有曆史這堵無法推倒的高牆。

  這讓我想起了林李大戰,李宗偉在各項技術層面完全不處於下風,甚至在網前技術上還略勝一籌,但就是贏不了林丹。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氣質”問題。而且“氣質”這回事會隨著時間積累,在一屆屆大賽中、一代代人身上來回應驗。

  英格蘭是曆史的“寵兒”,除了1966年,他們的曆史傳統是,每屆大賽都被認為或至少自認為是奪冠熱門(卻屢屢在關鍵時刻用最羞恥的方式出局,繼續尋找一個國家罪人);站在他們對面的克羅地亞,則是從未殺進過世界盃決賽的南歐小國。這勝負關係,看似一目瞭然。

  昨天國內某體育網站的一位大佬在朋友圈中發了這樣一條消息:曆史上還從未有過任何一個國土面積小於15萬平方公裡的國家在世界盃上奪冠——英格蘭除外,因為不算國家。世界盃真的只是大國遊戲。

  儘管他所說的大國缺乏具體定義,但這句玩笑卻讓我有所思考。世界盃曆史上共有8個國家先後捧杯,其中5個來自歐洲,3個屬於南美洲。但其實把足球地圖放大,你會發覺5個歐洲冠軍中,有4個屬於西歐地區;3個南美冠軍全部集中在拉普拉塔——巴拉那河流域。剩下的意大利你或許認為是個例外,但其實它是一個綜合體:巴西、阿根廷、烏拉圭的白人後裔中,一度有接近50%的人口來自意大利,且每支意大利的奪冠隊伍中,都有至少一名臨時改籍的來自這三國的移民。

  鑒於過去迴圈發生的一切,我對法國最終捧杯,感覺毫不意外。

  (謝菲爾德足球俱樂部國際事務官)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