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焦點人物-正文
給梅永紅的轉型更多掌聲和祝福
朱達志
http://www.workercn.cn2016-03-29來源: 中國青年報
分享到:更多

  我非常認同梅永紅對自己轉行到企業的說法,即回歸更為熟悉的領域,在那裡更能體現他自己的人生價值。

  去年9月辭去山東濟寧市長職務、加盟華大基因擔任深圳國家基因庫負責人的梅永紅,在參加3月28日的中國IT領袖峰會主題論壇時回應詢問時稱:“(離開公務員隊伍)實際上是一種回歸,我回到自己更為熟悉的領域,甚至在這個平台更能發揮作用,這是更能體現人生價值的轉型。”

  梅永紅先生終於正面回應他的辭職“疑問”了,回應內容也算基本靠譜。他說這是在離開官場半年多後,第一次在公開場合回答一個“特別不願意回答的問題”,因為他“特別害怕解讀”,所以一直在迴避。當然,各種“解讀”是免不了的,諸如“見好就收”“激流勇退”“緊急避險”等等猜測,尚屬比較善意的解讀;還有一種較普遍的解讀是:離開官場,就不會被紀委盯上了……

  這後一種解讀,可能是大大的誤讀。真正有問題的官員,反倒不會輕易離開他熟悉且人脈豐厚的官場,況且他們也不是想走就走得了的。雖然改革開放已三十多年,執政黨也已基本完成革命黨的任務,實現了現代政治轉型,但是很多人的觀念卻沒有隨之轉變。他們潛意識裡有這樣一種觀念:黨培養一個領導幹部相當不易,怎麼能說走就走呢?在現實中,很多官員一旦進入公務員隊伍,尤其是成為領導幹部後,就“一入侯門深似海”了,不出意外都會在官場上幹到退休。再加上“退下去”的官員能享受“政治待遇和經濟待遇”,還包括“醫療待遇”,誰會輕易棄官?

  梅永紅早年在農業部工作,後來轉到科技部工作,再後來去山東擔任市長,不到5年又辭去公職到大公司做業務。這樣的轉型雖然跨度很大,但仔細想想也不算太離譜。從行政學和政治學的角度說,梅永紅以前的官場經曆,跨度其實也是很大的。在國務院職能部門做處長、司長,終歸只是一名典型的事務官員,按他自己的說法是從事科技政策研究,這其實算不上“從政”。而他去地方做市長,實際上是從一名事務類公務員轉型為一名政務類公務員了——從狹義角度理解,這才是真正的官員。

  政務類公務員和事務類公務員的工作方式與責任擔當的實際區別是相當大的。這方面,我想梅永紅先生一定有深刻體會。從這個意義上說,我非常認同梅永紅對自己轉行到企業的說法,即回歸更為熟悉的領域,在那裡更能體現他自己的人生價值。梅永紅的這一次轉型,令人敬佩;我們自然也應祝福他在如今及今後的職業生涯中事業輝煌,成就其人生追求。

  其實在國外,官員辭職稀鬆平常,民眾見怪不怪,甚至視而不見。日本有一位政治家叫細川護熙,1993年~1994年擔任首相,此前也有過不短的從政經曆。據旅日作家唐辛子介紹,細川護熙卸任首相職務後去做農民,白天種地晚上讀書,後來又喜歡上了陶藝,還出版了好幾本隨筆散文集。但是細川的上述“事迹”,在其國內卻並沒成為熱聞,蓋因這類官員“轉型”已是司空見慣。

  隨著中國社會的進步和政治生態的日趨正常化,像梅永紅那樣的辭職相信會越來越多。民眾也應慢慢適應官員及一般公務員的體制內外個人轉型和職業生涯自我選擇,並真誠地祝願他們在更適合自己的崗位上,為自己和社會創造更大的價值。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