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焦點人物-正文
“冰花男孩”也有上學不挨凍的權利
新京報社論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1來源: 新京報
分享到:更多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推進精準扶貧,有些時候,具體而言就是要讓“冰花男孩”這些貧困地區的孩子,上學有車可接,如果無車,在學校也可以有宿舍可住。

  近日,雲南昭通一名頭頂風霜上學的孩子照片在網上引起廣泛關注。經核實,“冰花”男孩系魯甸縣新街鎮轉山包小學三年級的學生,因當天氣溫較低,家離學校太遠,走路來上學導致頭髮沾染冰霜。

  因為一次意外遭遇,“冰花男孩”在網路迅速走紅,引髮網友一片“好心疼”的喟歎。面對採訪,其一句“上學冷,但不辛苦”的表白,更是讓人心酸。可如果要在根本上改善“冰花男孩”及其同伴的境遇,單純的喟歎和同情,顯然還是不夠。

  面對“冰花男孩”,我們首先要問一句,上學路既然這麼遠,為什麼沒有校車?這並非“何不食肉糜”式的不接地氣,而是很多人思想中沒有把這當做“冰花男孩”應該享有的權利,其指向的是當下一些貧困地區和發達地區之間公共服務的嚴重不協調、不均衡。

  在已經有14個城市GDP超過萬億規模的今天,我們要強調的是,每一個孩子不僅有上學的權利,同樣也有“上好學”的權利,有上學路上免於挨凍的權利。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推進精準扶貧,有些時候,具體而言就是要讓“冰花男孩”這些貧困地區的孩子,上學有車可接,如果無車,在學校也可以有宿舍可住。

  我國的校車安全條例中明確要求,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保障學生就近入學或者在寄宿制學校入學,減少學生上下學的交通風險;對確實難以保障就近入學,並且公共交通不能滿足學生上下學需要的農村地區,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採取措施,保障接受義務教育的學生獲得校車服務。

  當然也應當認識到,昭通這樣的貧困連片地區,確實也有其他地區無法想象的困難。實際上,“冰花男孩”所在的魯甸縣,至今仍是國家級貧困縣。而在魯甸縣所屬的昭通市,113萬餘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中就有小學生13.87萬人、佔在校生總數近47%。而開啟人們對貧困想象力的“冰花男孩”,其家庭狀況,在當地已屬於中上等水平。

  《雲南省2016年校車安全管理工作總結和2017年工作要點》中公布,2016全省獲得使用許可的校車有592輛,其中主要集中在民辦幼兒園,義務教育階段學校僅有29輛。這樣一種數據,或許本身就是“貧困”的一道註腳。

  不過好在當地已經在做出相應的努力。“冰花男孩”所在學校的校長向媒體表示,對於上學比較遠的學生,學校準備給他們提供免費的在校住宿,由老師義務管理。目前,學校新建的校舍已經完工,春節後開學就可以投入使用。

  應當承認,像昭通這樣的貧困連片地區的脫貧,確實很難一蹴而就。不過在越是艱難的貧困地區,或許也越有必要注意,我們的公共服務、扶貧資金,需真正用在刀刃上,用在“最弱勢群體”、“最關鍵領域”。在精準扶貧的語境下,孩子的教育需要優先考慮。這是對最弱勢群體進行優先關懷的內在要求,也是“扶貧先扶志,扶貧必扶智”的題中之義。

  輿論聚焦之後,“冰花男孩”立即獲得了來自當地官方和社會愛心力量的關注與幫助,但這不該只是一個網路“熱點”的溫暖結尾。透過“冰花男孩”這樣的個體的命運,我們更需看到的是,其背後的精準扶貧以及基本的公共服務,是否能夠真正落實。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