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焦點人物-正文
馬克龍總統,請遠離這批漢學家
鄭若麟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1來源: 環球時報
分享到:更多

  在法國總統馬克龍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的同時,他的政治自傳《革命》中文版也將在中國出版。引人注意的是,在這本書中,馬克龍稱:“中國領導人從未忘記,法國是第一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西方大國。”他還寫道:“我們必須改變對中國的看法。如果我們能夠放棄成見,調整做法,中國對我們來說不但不是威脅,反而是機會。”

  說句老實話,這是法國最高領導人罕見的、相對比較清醒的表態,但也是政治並不那麼“正確”的。因為馬克龍口中的“成見”,多少年來在法國一直是屬於對中國的“政治正確”言論。

  對華“成見”源自兩大類

  法國對中國的成見可說是數不勝數。比如“中國是專制體制” “中國沒有思想言論自由”“中國沒有人權”“中國人說話大聲”“中國人做生意不講信譽”“中國人僱用童工”“中國人吃狗肉”……這些還屬於常規成見,有些成見說出來可能很多國人不敢相信。比如成見之一:“中國的兒童不知道天空是藍的!”為什麼?因為汙染!這句話可是法國著名的環保專家、前環境部長尼古拉·於羅親口在法國BFM TV電視台上說的。

  法國人對中國和中國人的成見首先源於無知。我在法國時經常應邀參加法國的一些電視節目辯論,有時會被一些懷著深深成見的問題所驚倒。比如有一次主持人問我:“儘管中國人根本不知道退休是怎麼回事,但我還是想知道,你怎麼看法國的退休金制度?”於是,我花費了大量時間來解釋,中國人不但有退休金和養老金,而且有的並不低。當我問主持人,中國人沒有退休金的“成見”是從哪裡來的,他回答說,“應該是這樣的啊!沒有想到中國人也有退休金……”然而,我看得出,他並不相信我所說的。

  其次源於文化和意識形態。一方面,法國在18、19世紀追隨英國入侵中國之後,對中國人產生了根深蒂固的成見。中國人不僅是“不信上帝的異教徒”,而且還是“黃禍”的來源。法國的“黃禍”一說基本上就是指人口眾多的中國人。法國幾千萬人口就已經打遍歐洲,他們害怕“四萬萬中國人會組成一支人數眾多的軍隊、從而壓倒法國白種人、進而統治世界”。以己度人,法國因此而害怕“黃禍”。

  另一方面,從上個世紀90年代初,法國開始對中國形成新的意識形態成見,將中國視為 “異類”。認為當時西方已經打贏了一場冷戰,下面的征服對象就是共產黨中國。當時法國上上下下都認定中國是一個專制社會, “是一所大監獄”。法國知識界尤為偏激,甚至將中國人列為某種“低人一等”的種族。在法國,種族歧視一向是遭到全社會批評和譴責的。尤其是歧視猶太人或黑人、阿拉伯人,會遭到全社會的抨擊,但歧視中國人卻是“正常”的。比如在公開場合說nègre(黑鬼)那就將會被群起而攻之;但說chinetoque(絕對帶有歧視性質的“中國佬”)卻沒有任何問題。我親見一名法國喜劇演員在電視上這樣說中國人。

  正確認識中國不是難事

  當時,法國社會上明顯地瀰漫著一種對中國和中國人的蔑視。而這種種成見的形成,可以用“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來形容。其中有三大因素起著決定性作用:

  一是法國媒體常年對中國懷有偏見式的報道,這種例子已經不勝枚舉。

  二是法國部分漢學家多年來對中國的歪曲性解說,使得法國民眾對來自中國的一切資訊都從負面角度去理解。我只要舉出一系列法國漢學家的名字,法國人、生活在法國的中國人就都會發出“會心的冷笑”。比如瓦蕾裡·尼凱,當時她在法國國際關係與戰略研究所擔任中國問題專家。她在1997年至2004年連續七年在該所年鑒上預測“中國即將崩潰”;而這七年恰恰是中國發展速度最快的七年。她的嚴重錯誤使得該所所長氣得拍案而起,最終讓她走人才算了結。

  2012年我在法國出版了一本正面介紹中國改革開放的書《與你一樣的中國人》,讓我意想不到的是,遭到幾乎所有反華漢學家的一致反對。這批漢學家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有人說,“中國並沒有那麼壞……”

  第三大因素則與電影有關。電影作為對曆史的一種再解釋,對民眾形成對一個國家的印象有著非常重要的、潛意識的影響。法國經常引進中國的所謂“異見電影”,這類電影都有一個特點,傳遞中國負向資訊特別多。

  馬克龍總統為法國政壇的中國觀帶來了一股相對清新的空氣,這是令人欣慰的。但如果馬克龍總統真要將中國視為一個機會,筆者有三個建議:首先,他要遠離上述法國的這批漢學家,防止他們以個人的偏見來影響自己的對華認知。

  其次,對法國媒體對中國的報道,政治家應該學會分辨哪些資訊是真實、客觀的,哪些是虛假甚至是與事實完全相反的。這就需要馬克龍總統對中國有自己可靠的資訊來源。對於一國領導人來說,要做到這一點並不難。難的是掙脫傳統法國媒體上構築的有關中國的虛假資訊的包圍。

  最後,希望中法文化能夠進一步直接交流,讓更多更好的中國文藝作品進入法國,面對法國民眾,而不是局限於中國的“異見藝術品”。

  中國是一個開放的國家,要認識中國,並非什麼難事。關鍵要有認知真正中國的強烈願望。也許,馬克龍總統將翻開中法相互認知新的一頁。(作者是旅法資深媒體人)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