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焦點人物-正文
有真功夫,“反派”也能成角兒
楊添
http://www.workercn.cn2018-07-12來源: 新京報
分享到:更多

  新京報漫畫/高俊夫

  長年習練武術讓計春華形成了不怒自威、不怒自邪的氣質。不單單是皺皺眉頭,做做兇相就是反派了。

  著名武術影視演員計春華於昨日因病在杭州去世,享年57歲。計春華的逝去,對整個華語電影界來說算得上一個重大損失。這並不是說他生前的作品影響力有多大,而是他代表了早期一批特定的反派動作演員,那個憑藉真功夫、硬實力去彌補自身不足的光輝歲月。

  多年積澱,開啟“職業反派”類型

  長相俊朗、風度翩翩是我們對一部電影或者電視劇主角的普遍要求,而像計春華這樣的“兇相”來說,實在難以接受他們擔任正派的主演。換做更早之前,這類形象的演員只能演一些小角色、小配角,基本不能承載劇情轉接。當時的反派演員很多時候都是正反都能演的,尚未出現“職業反派”這一類型。但從1982年《少林寺》上映,計春華扮演的“禿鷹”這個角色開始,華語電影的職業反派演員才算正式有了個代表人物。

  計春華不光是形象上給人直觀的反派感覺,他更能駕馭的是古代的反派。這種獨特的氣質不光是他的眼神和長相造就的,而是他長年習練武術形成的——不怒自威、不怒自邪,單純靠一個人長得惡是根本駕馭不了禿鷹、馬寧兒這類心狠手辣的角色的。

  從動作戲的角度看,計春華的動作剛勁有力、大開大合,少有那種短小的拆招短打動作,從這點上看,都符合那種反派壞得徹底、壞得大大方方的特點。就如他在電視劇《連城訣》裡扮演的血刀老祖一樣,壞得光明磊落。而長期扮演這種角色後,演員會懂得拿捏分寸,不單單是皺皺眉頭,做做兇相就是反派了,那是很低級的反派。而是幾個動作、幾個眼神就能讓人看得出這個人是反派,而且是大反派,或者重要反派,計春華就做到了這種分寸。《三國志之見龍卸甲》裡面,作為魏軍大將,提槍、拉韁繩,冷眼看一下闖入軍營的趙雲,淡定驅馬向前,這幾個動作下來,觀眾自然知道這個是魏軍營帳中武力和軍銜最高的武將,這就是多年積澱的功力,無需多說,立在那裡就是反派。

  技術“升級”,反派只有帥氣沒了邪氣

  早年香港的戲班都是很多南下的老師傅經營起來的,本來戲曲裡面文武人才就多,丑角、武丑生一類角色自古就有,但真正放到電影裡面,不塗上大花臉了,所以對演員本身有了一定要求。所以會不會功夫,能不能吃苦,舍不捨得摔打就成了一個硬指標。早期成龍也是因為長相不出眾,靠著摸爬滾打的玩命精神成名的。不過這類演員在逐漸有名氣後,就會轉型演配角乃至主角,不再專門演反派和小嘍囉。

  隨著影視行業發展,相關人才需要越來越多,於是香港劇組到內地拍片的時候就在各種武校選人,吳京當年就是這樣被袁和平選上的。而香港電影的輝煌也吸引了很多內地武術人才前往香港發展,比如李連杰、熊欣欣等。有了這批人的加入,武俠電影、功夫電影的人才儲備在那個年代達到頂峰。但並非人人都能出位,人人都能演大俠。一齣戲總有唱黑臉的人,計春華的出現給了這些有身手有功夫的人一個最好的例子,反派也能成角兒。

  由於1982年的《少林寺》,1984年的《少林小子》再到1986年的《南北少林》,三部作品裡反派的成功使得計春華的路線影響了很多華語電影人。在那之後,香港電影界一批職業動作反派誕生,他們一樣有良好的武術功底,有一張看上去就很壞的面龐,憑藉過人的身手在電影裡以反派的形象嶄露頭角。比如泰拳手出身的盧惠光,在《醉拳2》裡以一字馬震驚影壇;同樣,反派專業戶鄒兆龍也是搏擊好手,《九品芝麻官》、《中南海保鏢》裡的反派角色是他最深入人心的形象。不管怎麼說,這批反派演員都是貨真價實的功夫,都有長期鑽研打拚的經曆。

  但到如今,威亞技術和各種3D技術的普及,反派也越來越水,靠動作這條路走的人幾乎已經絕跡。反派開始帥氣,沒有了邪氣,那種長時間修鍊武術,鍛煉精氣神,拿捏劇本,掌握分寸,壞到好處的表演越來越少。計春華的逝去,或多或少代表著這一種類型的衰落,不管怎麼說,感謝他一路走來帶給我們那些精彩的回憶。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