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雜文隨筆-正文
豆瓣社交與撤退的寫作
黃帥
http://www.workercn.cn2018-01-08來源: 紅網
分享到:更多

  前不久,我開始在豆瓣上更新日常生活的狀態。多年來,豆瓣之於我,就是個查詢資料、記錄讀書和觀看影視劇的平台。我會關注一些能提供大量書訊和影訊的“大V”,但很少去看他們的“新鮮事”,主要是從“已讀”和“想讀”裡尋找自己將來要拓展的知識網路,或者從“想看”和“已看”裡發現自己感興趣的電影。

  不依賴豆瓣上的社交,並非因為這些“書友”“票友”沒意思,而是因為在過去的校內網(人人網)和現在的微信上,已經有足夠多的朋友,並不存在資訊獲取和交流的阻礙。而且,這兩個平台,在我的大學時代和工作後,都扮演了“寫作平台”。社交網站上的日誌像博客,在其中寫作還是相當自由的。這一方面有輿論環境的因素,也與校內網(人人網)相對開放自由的氛圍有關——當然,也跟當時我們這些“中二”的大學生有關,幾乎可以毫無顧忌地在“我手寫我心”。雖然筆觸幼稚,言論天真,卻也縱情暢快,能樂在其中。

  微信時代的寫作不同於校內網(人人網)上的寫作。公眾號是文章發表的唯一載體,但它的功能卻不只包括寫作,這就導致它會得到更多關注,也受到更多條件的束縛。微信公號的文章成了輿論聚焦的重心,加上“粉絲經濟”和“知識變現”的風潮,文風內斂的寫作得到關注的機會更小了,一些嘩眾取寵的言論會被讀者推到輿論的風頭浪尖上,但也為作者帶來了巨大的“盈利”——流量變現,是這類寫作的秘訣。但是,這種寫作是違背文字創作的根本目的的,換言之,對他們來說,寫作只是手段,而非目的。

  囿於上述情形,我就不得不尋找其他寫作平台。多年來,豆瓣網的發展可謂不溫不火,影響力比不上那些門戶網站,受眾群體也有限,卻因為受眾的黏性很高,能保證持久的穩定發展。不論是文藝青年還是學術青年,都能在豆瓣上尋覓到想要的東西,都能找到一些趣味相投的朋友,甚至在一些極其冷門的書籍和電影下,僅憑極個別網友的評語,就能因此找到同好。

  德裡達曾說,“寫作就是撤退”。儘管我不認為世界的意義應該被無限解構,但現在的年輕人顯然對權威式表達愈發不感興趣了。在網路時代成長起來的90後和00後們,直面了“去中心化”和“消解崇高”的敘事現實。

  一些人因此選擇和現實死磕到底,直面現實的壓力,去挑戰既有的秩序。一些人,或者說更多人,則轉向對內心的探索,對個人生活的依賴,哪怕是“內心的焦灼”和“私人生活的痛感”,也勝過自己的觀點被他者扭曲,勝過內心的呼聲被外界壓抑。

  豆瓣稱自己是“我們的精神角落”,“我們”雖是個群體概念,但對更廣泛的群體而言,“我們”則是一小部分人,甚至是一群另類的人。

  “精神角落”的概念,應該也不是空穴來風的,而是大量豆瓣忠實粉絲的真切感受——重視精神世界,同時不放棄對現實的反思和批判意識,但也能看到自己的真實處境,不過是角落裡的自言自語。這種複雜的情緒,或許正是今天不少年輕人的心聲。但是,身處“精神角落”並不是要在逼仄的空間裡向隅而泣,而是要在同儕相互的砥礪中尋找向上的力量。正如魯迅先生所說,“願中國青年都擺脫冷氣,只是向上走,不必聽自暴自棄者之流的話,能做事的做事,能發聲的發聲,有一分熱發一分光,不必等候炬火”。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