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雜文隨筆-正文
集體懷舊情緒瀰漫,我們究竟在懷念什麼
黃帥
http://www.workercn.cn2018-01-08來源: 紅網
分享到:更多

  《新周刊》編著的《我和我的九十年代》在集體的懷舊情緒裡出版,正像十年前知識界集體懷念“我們的八十年代”,有關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回憶正在成為輿論場上的熱點話題。與已經“完成”的八十年代不同,九十年代既是“未完成”的狀態,也是無法被定義的。

  查建英在《八十年代訪談錄》用“理想主義”等宏大而美妙的概念概括八十年代,這點恐怕沒有多少質疑。但這並不等於九十年代就是一個功利主義或拜金主義的時代,儘管商品經濟大潮席捲全國後,“效率就是金錢,時間就是生命”的理念徹底深入人心。

  1992年南方談話後,中國經濟進入高速奔跑的時期。整個九十年代都充滿著激流和夢想,中國從未像此時這麼渴望進入全球化的時代,現代性的焦慮時刻籠罩著國人。整個社會就像一鍋沸騰的熱湯,人們都在為自己的夢想去奔跑,生怕落於人後。

  在市場經濟體制確立後,國企改制和市場改革齊頭並進,人們驚歎於社會經濟和結構翻天覆地的變化,也在大量體制和人員流動中迷茫、焦躁。

  有人被所謂的“曆史的進步”所淘汰,儘管他們並沒有錯誤,只是不幸成了時代的犧牲品。有人在巨變的洪流中分得一杯羹,甚至激流勇進,進而獲取更多資源和話語權,完成了其他時代罕見的超級逆襲。

  這些劇烈的變動反映在文化和思想上,就是更加多元化和開放化的思潮。年輕人走進電影院,享受著《泰坦尼克號》帶給他們的視聽盛宴和精神衝擊。大量作家和學者紛紛下海,從書齋走向生意場,出現了史上罕見的純文學的低穀。

  更重要的是,隨著傳統社會秩序的解體,城市化的興起,伴隨著鄉土社會的凋敝,而且這個衰落的過程是不可逆的。社會秩序變化帶來的觀念的變化尤其是分化,也一直延續到今天。

  相比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是一個更加多元化的階段。走出宏大敘事的國人,再也不必被啟蒙抑或改良之類的命題思慮,絕大多數人選擇回歸家庭的訴求,乃至個人慾望的表達。

  九十年代是90後的童年,80後青春期,每個人都會從中找到淳樸的情感和曼妙的回憶,乃至繾綣柔情和深沉的愛。

  恰如哈佛大學文學教授斯維特蘭娜•博伊姆(Svetlana Boym)在《懷舊的未來》中所說,“懷舊式的愛只能夠存在於距離遙遠的關係之中。過去與現在,夢境與日常生活的雙重形象”。如果不是距離遙遠,我們是否還會如此懷念曾經呢?

  然而,變化和激流本身就是值得尊重的,值得懷念的。不論是無處發泄的青春荷爾蒙,還是加速變動的時代,其本身就是充滿著無限可能的。

  九十年代是一個野蠻生長的時代,是一個奔騰咆哮的時代,它不精緻,也缺乏秩序感,卻能向現代性保持敞開姿態,充滿對未來的想象力。但九十年代的含混性和複雜性也的確讓人難以對它下定義,懷念的姿態也只能是一個起點,而非終點。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