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雜文隨筆-正文
老區的細節
艾 平
http://www.workercn.cn2018-04-16來源: 人民日報
分享到:更多

  遠在贛東北丘陵深處的橫峰是革命老區。方誌敏等無產階級革命家曾在此建立革命根據地。到橫峰縣,如在時光的隧道中行走。曾經的舊山村,變成了新花園;崎嶇的山道,變成了平坦的柏油路。遠方,丹霞飛瀑,梯田一片金黃,遊客盡在畫中;身旁,整舊如舊的老屋滿是歌聲笑靨,或是一個剪紙陳列室、一個村民國學館、一個鄉村圖書室……老百姓的幸福家園,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

  跟隨鄉長走姚家

  我不知道他就是姚家鄉的鄉長。他也沒有告訴我他是誰。看著他挺年輕,又戴著一副眼鏡,說話文質彬彬的,我以為是團幹部或者宣傳部的工作人員。參觀途中,走著走著,我就被他的講述抓住了,以至於他走到哪裡,我就跟到哪裡。

  他對這個鄉的情況很熟。面對我一連串的問題,他侃侃而談。

  我說,你們的秀美鄉村建設,等於翻新了一個又一個村莊,哪來的錢?

  他指著蘇家塘村中一片開闊的草坪告訴我,在不砍樹、不填塘的前提下,把原來碎片化的土地整合綠化,按上級扶貧政策到上海出售土地使用指標,獲得資金,投入改善人居條件和文化環境。

  在王家村,我問他,為什麼那些矮小的苗木也要掛上牌子?

  他說,為了給孩子看,讓他們知道一棵樹的生命過程,這也是家鄉的地理課。

  在蘇家塘村口,我說,為什麼要留下那片看上去挺稀疏的林子?

  他帶領我走進那片樹林。春雨霏霏中,整個蘇家塘已變成一片綠色的絲絨。村口有個水塘,養育了世代本地人。清波漣漪,山花點點。塘前的這片林地時見裸露出赭紅色的泥土,顯得有點不盡如人意,樹上的牌子卻很醒目:讀書林。他告訴我,蘇家塘村有耕讀之風,即使在餓肚子的年代,也不會讓孩子們輟學。塘邊是孩子們放牛的地方,當牛吃飽了,孩子便把牛拴到這些樹上,坐在林子裡聽老師講課、做作業。這個小小的山村,上世紀八十年代出過一個縣高考狀元,最近又出了四個碩士。留下這片林子,就是要留住這種傳統和精神。

  走到半山腰的高家小組,只見一條柏油路圍著中心區的池塘繞來轉去,通達至一座座三層小樓的門口。那些漂亮整潔的小樓,就是村民的家。他們已經過上水電煤氣俱全的生活。這裡看不到垃圾、看不到亂堆亂放現象。我只見一隻小牛犢,在石板路上往山野邊走著。那石條鋪的小路是紅色的。石條是拆破損房屋時留下的,現在反而給村子增加了一種古樸的美。小雨在水塘中舞蹈,各家各戶的門前窗後,春竹綠,桃花紅,櫻花飄雪,彷彿是個剛在水裡洗過的仙境。

  我問,脫貧問題都解決了嗎?

  他帶領我拾階而上,進入一戶室內。這家的奶奶告訴我們,日子好多了,只是老伴兒塵肺病還在治療中。

  他立刻說,奶奶,我是鄉長,有什麼困難說吧。

  我才知道他是鄉長。

  於是老太太開始反覆嘮叨,他就站在那裡像她家孩子似的聽著。

  他告訴老太太:“奶奶,叫你家人明天上午帶上票據,到鄉裡找我,我的辦公室在二樓。”

  走出農戶,他告訴我,這家應該是真的困難。老頭兒有病,兒媳婦生了二胎,全靠兒子出去打工生活。地上那一堆組裝扇子的材料,說明她們還在做這種一天掙不到十塊錢的勞務。

  我問,那為啥不給人家報銷?他說鄉裡規定,大病保險報銷之外的部分,可以根據不同數額,給予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的補助報銷,這家肯定是得到了。奶奶想爭取的是最後剩下那部分。

  出門不遠,我們又遇見了一個老爺爺,六七十歲的樣子,穿得整潔,在散步。他顯然認識鄉長,憨厚地衝著鄉長笑,也沒有什麼客套話。

  鄉長便問他最後住在了哪裡,補助的錢收到沒有,還有什麼困難。

  原來,這位老人家的三個兒子不孝,經過鄉裡做工作,他們已經承擔了贍養老人的義務。可是由於老人家的老伴兒和兒媳婦沒有處好關係,老兩口不願意住到兒子家去。鄉裡便幫助他們修繕了房子,又在經濟上給予了一定的補助,現在他們吃住和看病的問題基本得到解決,過得好多了。

  他說,鄉村裡的事情是各種各樣的,有些事兒,不是一下子就能解決的。

  我看出來了,在扶貧攻堅的第一線,當一個稱職的鄉長事無巨細,挺不容易。

  離開橫峰以後,我專門給這位黃利忠鄉長打了電話,問他吳家小組那位奶奶的事兒怎麼樣了。黃鄉長說,第二天她拿著全部憑證來了,我們研究了她的憑證,考慮到她的實際情況,已經為她家向民政局報送了補助申請。

  我在電話裡問了小黃鄉長的年齡,不由誇獎他是個年輕的好乾部。他靦腆地說,不年輕了,方誌敏、黃道他們創立蘇區的時候,還沒到我這個年齡呢。

  山中的水芹菜

  在上海菜市場見到過一種菜, 如芹菜般長短,如芹菜般在梢頭長著葉子,卻是空管狀的莖稈,根部發白,通體是略灰的那種綠,弱弱的。我問店家,這是什麼,店家極簡地回了我:水芹。當時我不知道水芹本是種野菜,只因為吃的人多了,便被收編進了種植蔬菜的隊列。

  到了橫峰,每個村子都有農家樂餐館,每個餐館的食材做法都極具個性,但是有一道炒青菜是不可或缺的。見那一盤子翠翠的綠色上來,有些似曾相識,當地的朋友告訴我,是一種野菜,叫水芹。細細品味,覺得香味十分醇厚,偶爾會流露出上海水芹的氣息,一絲絲,轉瞬即逝,但總體上不是加重了上海水芹的花香,而是有些另外的新穎和馥鬱。

  烏石頭古村落處於橫峰縣北部的磨盤山中,古楓樹遮天蔽日,毛竹鮮花簇擁著半山腰的四五座老民宿,山澗裡泉水緩緩流過,對面山上的油茶樹陣陣飄香,負氧離子高,幽絕人間。也是有緣,只見一泓淺水邊,有位大嫂領著孫子正採摘著什麼。上前一問,竟是水芹。這一回,我看清了橫峰水芹原初的模樣——比上海水芹矮而壯,也就六七寸高,拿在手裡沉甸甸的,莖管很厚實,根部也是綠色的,水氣卻並不很大,感覺它雖是草本,也沉得住氣,像這裡的葛根、油茶、鬥米蟲那樣從容地生長著。

  大嫂起身,把摘下的水芹遞給我,我一看那長在梢頭的葉子,明白了,這就是上海水芹的一族,幸運的是,在橫峰,因為好生態的庇護,它們沒有失卻本真。大嫂見我對水芹如此感興趣,便把她摘下的水芹全部遞到我手裡,很樸實地說:“給你。”相傳烏石頭民情敦厚,有好客之風,於此也見得一斑。

  在當年的紅軍操場,少年時代讀過的《可愛的中國》一文,在我耳邊回蕩:“我相信,……到那時,到處都是活躍的創造,到處都是日新月異的進步,歡歌將代替了悲歎,笑臉將代替了哭臉,富裕將代替了貧窮……”

  往前走,是紅色遺址群。在老舊的小巷裡,我看到了一條新標語:“真心實意抓扶貧,不負群眾信任情。”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