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雜文隨筆-正文
民歌裡的陝北
馬 語
http://www.workercn.cn2018-04-16來源: 人民日報
分享到:更多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作家史鐵生到延川清平灣插隊落戶,同綏德過去的“破老漢”一起給生產隊攔牛。作家筆下這樣寫:
  在山上攔牛的時候,我常想,要是那一座座黃土山都是穀堆、麥垛,山坡上的胡蒿和溝壑裡的狼牙刺都是柏樹林,就好了。和我一起攔牛的老漢總是“唏溜唏溜”地抽著旱煙,笑笑說:“那可就一股勁兒吃白饃饃了。老漢兒家、老婆兒家都睡一口好材。”
  陝北的牛也是苦,有時候看著它們累得草也不想吃,“呼嗤呼嗤”喘粗氣,身子都跟著晃,我真害怕它們趴架。尤其是當那些牛爭搶著去舔地上滲出的鹽堿的時候,真覺得造物主太不公平。
  本地人都知道,北京知青眼裡這陝北人的光景,並不只在這時。三十年、五十年,甚至更遠,祖祖輩輩的陝北人,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這塊悲壯的土地。眾多文人筆下曾這樣描寫她:地域遼闊,廣漠延綿,峰嶺交織,莽原逶迤。傳統的陝北人,是大皮襖,是大襠褲,是百納鞋;男人的標誌是“羊肚子手巾三道道藍”,女人的標誌是“紅裹肚”。這裡的人們曾艱難度日,自稱受苦人。貧瘠的土地,苦燋的生活。讓人實在無法理解的是,這片土地上生活著的人們的感情天地、精神世界又是何其豐富多彩呢!在這塊山樑河溝、風沙草灘共存的生活天地裡,誕生了眾多異彩紛呈的民歌作品——
  三十裡的明沙,
  二呀嘛二十裡的水,
  五十裡的路上為了看妹妹,
  半個月我跑了一個十五六回,
  十五六呀回,
  把哥哥我就跑成了羅呀麼羅圈腿。
  六月的日頭,臘月的那風,
  老祖宗留下個人愛人。
  ……
  許多歌主題多是表達男女的愛情和感情。但場景不同,歌詞和曲調均不同,可看出創作者之眾。不同的詞曲,不同的故事,藝術上卻比翼齊飛,可看出民歌創作多麼繁盛。
  藝術來源於生活,這肯定是定律了。帶著泥土芬芳,又表達人間至真至情。既在民間久唱不衰,又在城市大劇院贏得不息掌聲,那一曲曲陝北民歌,就是極好詮釋這一真理的作品。
  更令我們驚異的是,在這片生活困苦、勞動生產條件甚為惡劣的土地上,那些年代,有生活,就有故事。有故事,就有藝術。
  酷暑寒冬,天光雲影,雨雪雷電,連綿起伏的沙丘間,曲折陡峭的山道上,長城內外,趕牲靈的人兒邊走邊唱;激流險灘,漩渦彎流,驚濤駭浪,大河上下,搬船的艄公也把歌唱。
  上世紀二十年代,陝北葭縣荷葉坪村農民李思命,從自己一生流船生涯中總結出了代表中國窮苦人民心聲的語言,創作出了震驚中外的《黃河船夫曲》。
  李思命十七歲就跟著父親流船,常年四季奔波於包頭至吳堡磧口間的黃河波濤之上,對黃河兩岸的風土人情再熟悉不過了。驚險的流船歲月,曲折的人生道路,古老的黃河故事,為他創作民歌提供了豐富的素材,他小兒子家裡至今保存著父親編歌詞的本子。同時,那奔騰咆哮的黃河水,曲折迴環的山川河道,粗獷豪放的船工號子,練就了李思命一副好嗓子。1920年的春節,村裡鬧秧歌,他拿出早就編好的節目,與同村的張士銘(男扮女)合作演出《搬水船》,他扮演老艄公。老艄公:“姑娘!你要坐船,我老漢有個對子,你能對上我就搬你,對不上我就不搬你!”陳姑娘:“艄公,請開言!”
  老艄公唱:
  你曉得,天下黃河幾十幾道灣哎?
  幾十幾道灣上有幾十幾隻船哎?
  幾十幾隻船上有幾十幾根杆哎?
  幾十幾個艄公喲呵來把船兒扳?
  陳姑娘唱:
  我曉得,天下黃河九十九道灣哎!
  九十九道灣上有九十九隻船哎!
  九十九隻船上有九十九根杆哎!
  九十九個艄公喲呵來把船兒扳。
  ……
  首次演出,一村男女老少無不叫好。同村李韶華先生將這場演出完整記錄,其中《天下黃河九十九道灣》和《搬船難》的詞曲從此基本固定下來。後來每年春節鬧秧歌,《搬水船》成為必演節目,並很快在黃河兩岸流傳開來。歲月流轉,這民歌卻成為黃土文化的深沉積澱。
  李思命這位一生奔波在大河上下的陝北農民,用高亢遼遠的歌聲,表達對黃河的深情詠歎!那飄蕩在浪濤之上的歌唱,也是他與命運奮力抗爭最真實的寫照。而且這抗爭,引起了黃河兩岸廣大窮苦老百姓幾代人的共鳴!一曲歌聲,一種不屈的民族精神,於黃河兩岸突起,永駐天地間。
  多情、憨厚是這塊土地的靈魂。那時,蒼茫的高原上,到處都繚繞著這樣不息的歌聲。
  山坡上耕地的男人在唱:
  崖畔上開花崖畔上紅,
  受苦人盼的是好光景。
  彎彎的山路上,唱歌的是趕腳的漢子:
  三天的路兩天趕,
  好婆姨出在張家川。
  靜悄悄的山村裡,納鞋墊的女人在歎息:
  藍格英英天上雲追雲,
  什麼人留下個人想人。
  大山樑上的莊稼地裡,有令人斷腸的憂傷:
  東山的糜子西山的穀,
  哪達兒想你哪達兒哭。
  ……
  這些歌謠,詞、曲作者和歌手,都是些陝北高原上的腳夫、攬工漢、攔羊後生或摟柴婆姨。但這些音樂作品的思想性和藝術性,讓都市裡的音樂專家、藝術家們都讚歎不絕驚歎不已。其久唱不衰的生命力,同樣讓許多歌手自歎弗如。陝北民歌是生息繁衍在這塊土地上的有名作者和無名作者們,世世代代共同創作和續寫的陝北人的生活史歌。一位音樂專家在作了多年研究後這樣說:享譽中外的陝北民歌,像奔騰不息的黃河源遠流長,經久不息地飄蕩在黃土高原的山山、村村、溝溝、岔岔。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