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雜文隨筆-正文
何須“自炫求名”
李慧勇
http://www.workercn.cn2018-05-02來源: 人民日報
分享到:更多

  據《晉書》載,有一次,晉武帝召見太守胡質之子胡威,詢問:大家都說你們父子清廉,到底誰更清廉?胡威回答:我比不上父親,因為我父親的清廉不願意讓別人知道,而我清廉卻唯恐別人不知道。可見,相比於清廉本身,對清廉之名的在意程度,折射出不同的精神境界。

  人生在世,免不了要跟名利打交道。司馬遷在《報任安書》中寫道:“立名者,行之極也。”重視名譽,弄清楚自己究竟想要得到怎樣的評價,不僅體現著行為的意義,也有助於激發“托於世,列於君子之林”的高遠理想,最終以知促行。從這個角度看,名雖“不足以盡善”,卻能夠“策善”。只要認識得當、正確對待,完全可以讓其發揮正能量,成為自我淨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原動力。

  對於求取名利,人們多有議論,看法不一而足。現實中,往往存在兩種觀點取向。一種屬於“消極”型,專註事業、嚴於律己,不求名反而得名。從放棄優越條件毅然回國、創造豐碩科研成果的黃大年,到舍小家顧大家、隱姓埋名30年的黃旭華,他們淡泊名利、勤勉奉獻,高尚品質為世人所敬仰。另一種可謂“積極”型,苦心孤詣、錙銖必較,為求名而陷入名韁利鎖。比如有些幹部,習慣表演作秀、善於自我貼金,實際工作沒幹出什麼成效,宣揚業績卻總能“拉長、吹大、墊高”。兩相對照,高下立判。

  “求名心切必作偽,求利心重必趨邪”。如同“腹有詩書氣自華”,“名”並不是一件可以速成的事。學識、品格、修養等綜合素質,很大程度上影響著一個人的聲名。回望共和國的曆史,老一輩革命家不因榮譽遮蔽雙眼,“甘天下之淡味,安天下之卑位”。許光達得知自己將被授予大將軍銜的消息後,接連三次向軍委領導提交“降銜申請”,謙稱“對中國革命的貢獻微不足道”。他對待名利的“讓”與“推”,足以說明美名只會和嘉言懿行相伴,“善修而名自隨之”。

  計利當計天下利,求名應求萬世名。個體立於天地之間,是汲汲於一時之得失、蠅頭之名利,還是著眼崇高目標、思慮公共利益,最能彰顯個人的思想情操。楊善洲“只要生命不結束,服務人民不停止”,最終,“創造資產幾個億,分文不取樂悠悠”的民謠至今還在雲南保山流傳。廖俊波“幫老百姓幹活、保障群眾利益,怎麼幹都不過分”,結果,當地一位老人在門楣貼上“俊波您好”的橫批,以表達對這位辦實事的縣委書記的感激之情。時間不語,卻能銘刻實績與作為。將愛民之情存乎心、為民之責踐於行,一個人自會贏得好名聲。

  哲人有言,名聲是條河,能浮起輕飄、空虛的東西,而重實的東西會沉下去。不圖虛名、不務虛功,專註實幹、踏實奮鬥,這是歲月留給我們的箴言。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