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雜文隨筆-正文
“無求”與“有求”
馬祖雲
http://www.workercn.cn2018-05-21來源: 人民日報
分享到:更多

  “事能知足心常泰,人到無求品自高”,這副對聯很多人高懸自勉,其意在於知足常樂,淡泊名利,修鍊品格,修養身心。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名利對於普通人,如同鳥之愛惜羽毛,既難以淡然迴避,更難於全然超脫。只有少數賢者,才能輕名利似浮雲,重節操如泰山;即便在失意、挫折的逆境中,也能挺直腰杆而不失骨氣與高潔,達致“無求”之境。

  然而,古往今來,舉凡志存高遠者,“無求”於名利,卻“有求”於大道。雖“不戚戚於貧賤”,但有“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憂民情懷;雖“不汲汲於富貴”,但有以天下為己任的國家大義;雖不戀棧於廟堂,但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遠大抱負。從“無求”到“有求”,這是一種大格局、大境界。

  唐代柳宗元一生淡泊,對功名無奢求。但他在柳州刺史任上,為民鑿百井、釋奴婢、辦學院、修孔廟、易風俗、興文化,在民間留下口碑。宋代蘇東坡在仕途屢屢失意中,一直抱著“一蓑煙雨任平生”的豁達,但從不放棄為民造福的追求。在黃州,他移風易俗、拯救溺嬰,深得人心;在杭州,他疏浚西湖、修築蘇堤,惠及百姓;在儋州,他辦學堂、倡農耕,改善民生。這些古代的清官賢臣,因追求百姓福祉而德音留一方、功業垂青史。

  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複興,共產黨人具有封建清官難以企及的理想信念和精神境界。從“寧可少活20年,拚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王進喜,到“為了小崗村發展,哪怕犧牲自己生命”的沈浩;從“不帶私心搞革命,一心一意為人民”的穀文昌,到“為了改革開放事業,要殺出一條血路”的袁庚,無數優秀幹部以“計利當計天下利,求名應求萬世名”的革命功名觀,為黨和人民建立了不朽功勳。

  但也應當看到,現在有一些幹部在改革攻堅、推進發展中失去追求、無所作為,反以“無求”自況。把意志消沉、尸位素餐,視為“淡泊”者有之;把為官平庸、毫無建樹,視為“超脫”者有之;把怕事推諉、圓滑逍遙,視為“曠達”亦有之。安於現狀而不思進取、安坐官位而不想奮進、安享“俸祿”而不願奉獻,其實質往往是求名不成後的失意、爭利不得後的失德、邀功不立後的失志。

  對於每一個領導幹部來說,在從政的那天起就應當懂得,共產黨的“官場”不是陞官發財的名利場,而是為民造福的奮鬥場。奮鬥創業,既要淡泊個人的功名利祿,更要擔起人民的福祉重任;既需放下一己的進退去留,更需負起肩上的公權職責。黨的十九大描繪了新時代的宏偉藍圖。時與勢,呼喚各級幹部必須胸懷民族複興的信念追求,以勇於作為、敢於擔當的品格書寫事業與人生的輝煌,讓未來的史家以濃墨重彩記下這個時代共產黨人從政的壯美華章。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