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雜文隨筆-正文
家有門戶石
吳昌勇
http://www.workercn.cn2018-05-23來源: 人民日報
分享到:更多

  漢江由陝入鄂前,在陝南白河環環繞繞,被兩岸青山攙著挽著。白河之所以得此名,是因為有條白石河,碎銀一樣的白火石鋪滿河床和河岸,太陽底下泛著銀光。和白石河齊名的,是縣裡當做景區打造的紅石河。紅石河鋪滿赭紅色的卵石,大小不一,密密麻麻,遠看河水浸著石頭激起層層細浪,近看儼然石頭抬著河流一路歡歌。

  紅石河附近的村莊,百姓房前屋後儘是從河裡撿回來的石頭,柴垛一樣碼著,各家各戶門前修著花壇,花壇四壁鑲嵌著核桃大小,或拳頭大小的石頭,看上去親切自然。稍大一點的石頭放在屋門口,當做凳子坐。到了夏季,在屋外乘涼,坐著石凳搖著蒲葉扇,神仙一樣快活自在。

  在紅石河中下遊有個石梯村,一道名曰“陽坡梁子”的大山成為陝鄂分界線,山這邊是陝南白河,山那邊是湖北鄖縣。相對於其他村組,這是一個好不容易有個平坦處的小山村。鎮上幹部想,既然村子是湖北的老鄉到了陝南的第一腳,就當做門臉一樣建設,村子裡的屋舍整整齊齊地建在路旁,徽派民居的建築格調,門前有花壇,屋後是紅石河,各家各戶房連房,小橋流水,鳥語花香,很安靜,也很悠然。

  房子建好後,鎮上想著得有點文化氣息,讓村子既有面子,也有裡子。動腦一想,首先想到的是紅石河,以及紅石河裡一窩一窩的石頭,於是就將重好幾噸的大石頭從河岸上搬進村子。很快,這個只有百十戶人家的石梯村,臥著的,躺著的,站著的,蹲著的,儘是各色各樣的石頭。和花花草草在一起,石頭就有了文化,也就成了一道自然景觀。老百姓都說,真真地沒有想到,這些普普通通的石頭也能為村子壯門面。

  日子一久,鎮上又生出新主意,能不能藉助石頭把文化往家裡送,讓河裡的石頭學會說話,讓每家每戶都有一塊像樣子的門戶石,把核心價值觀鐫刻在石頭上,讓百姓出門進屋一眼就能看到石頭上的字。鎮上幹部心存忐忑地進村開會徵求意見,沒想到老百姓滿口答應,都說有了門戶石,我們就真的成了高門大戶的庄稼人,就真的有門戶了。

  群眾會前腳結束,村裡的百姓後腳就到紅石河裡選了稱心如意的石頭扛回來。石頭上刻啥字,百姓說了算。各家各戶晚上回家坐在一起好生商量,細細揣摩,像給初生的娃娃起名字一樣挖空心思,然後歸攏定奪。第二天師傅到家,要了字樣,按照各家意思一錘一鑿隸書刻字。石質堅硬,落錘下鑿火星四濺。

  半個月之後,村子裡家家戶戶有了刻上字的門戶石,有刻上厚道的,有刻上平安的,有刻上和諧美滿的,也有刻上勤勞致富、誠實守信的……嵌進石身的字型遒勁有力,後經紅漆統一上色,喜慶且規整。百姓每天早起洒掃庭院,非要用濕抹布擦去石身上的灰塵,他們笑著說,門戶石就是門臉,不洗把臉咋能成。鎮上幹部走村入戶提醒百姓,要按照門戶石上刻的字興家立業,睦鄰和諧,教育子女,不能冷落石頭上的字。

  村裡有個姓寇的中年婦女,門戶石上刻著“富宅”二字,想來想去拿不定發家致富的門道,就到鎮上討主意。鎮上幹部到她家一看,房屋寬敞通透,灶台收拾得乾淨利落,就問她炒菜做飯的手藝如何。她呵呵一笑,家常飯菜倒是拿得出手。鄰居搭話,她的幾個菜弄得有滋有味,逢年過節,我們都嘗過,一點兒也不比城裡館子裡炒的菜差。鎮上幹部遂建議她開辦農家樂,日後村子來遊客觀光賞景,起碼能有口熱飯菜嘛。

  “行不行?”寇姓主婦是個急性子。

  “保准行!”鎮上幹部打了包票。

  “得起個響亮點的名字?”女主人笑吟吟地望著幹部。

  “‘女人不是月亮’咋樣?你的事業像日頭一樣才美氣哩。”

  女主人再笑,“是不是月亮,得先試試喲。”

  寇姓婦女在村裡第一個開起了農家樂,如今生意紅火,成了遠近聞名的致富能手。她逢人便說,多虧了這面門戶石,多虧了鎮上幹部的好點子。

  這之後,門戶石就成了百姓心裡的一面鏡子,百姓時時處處端己正身,走正道,幹正事,生怕怠慢門戶石,怠慢好日子。見到或高或矮,或胖或瘦,或粗或細的門戶石,心裡安穩,也暖和。門戶石不再是一塊石頭,是家裡的長者,像早前村裡教書的先生,一直站在那裡,一聲不吭,但所有的語言都寫在臉上。門戶石提起村裡的精氣神,也讓傳統文化和核心價值有了鄉村表達。紅石河裡的石頭也一下子成了寶貝,外地遊客到白河,都要到村裡走走看看,看刻字的石頭如何種子一般播撒在人心。

  臨別時,都到河裡撿一塊石頭帶著。村裡人說,紅石河裡的石頭是最好的禮物。遊客笑道,我們帶走的不是石頭,是一位會講故事的朋友。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