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雜文隨筆-正文
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
陳星東
http://www.workercn.cn2018-06-04來源: 人民日報
分享到:更多

  世界上力氣最大的是什麼?夏衍在《野草》中寫道,是植物的種子。因為不管上面的石塊如何重,石塊與石塊之間如何狹,它必定要曲曲折折地,但是頑強不屈地透到地面上來。而這份力量,正是源於“為著嚮往陽光”和“達成生之意志”的使命。

  在每個人的心裡,都有這樣一顆初心的種子。它或如馬克思在中學畢業論文中說的那樣宏大:“如果我們選擇了最能為人類福利而勞動的職業,我們就不會為它的重負所壓倒……我們的幸福將屬於千百萬人”。也可能像毛澤東離開韶山沖外出求學時那麼勵志:“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更多的則是“人可生如蟻而美如神”,在生活瑣事裡不忘理想追求,在往來奔波中尋找價值實現。這些初心都值得尊重,因為它們都有一個執著的信念充盈著,都有一個奮鬥的使命守候著。

  其實,人生的許多奮鬥,都源自最初的夢想;世界上的很多偉大,都來自不變的追求。在看似簡單的動機裡,往往有著最原始的動力和最難得的堅持,不經意間就會爆發出驚人的偉力。無數共產黨人前僕後繼、犧牲奉獻,就是因為“為了我們崇高的理想,我們是捨得付出代價的”。許多老一輩科學家堅信“回國不需要理由,不回國才需要理由”,衝破重重阻撓回國效力,正是因為“改變不了的中國心”。而初心的寶貴,就在“願曆盡千帆,歸來仍少年”的抱樸如初,就在“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的自強不息,就在“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家國情懷。

  哲人有言,“守真志滿,逐物意移”。隨著時光變遷,人們往往會糾結於現實的紛擾,淡忘了本來的追求。有的人精緻利己,把利益當作唯一驅動,只看得見眼前的浮華,卻失去了生活的本義。更有甚者腐化墮落,與初心背道而馳,頭撞南牆才後悔不已。雖說生命的高度不是只有一種形式,人生的追求也不是只有一種方式,但聽不到內心的呼喚,就會在隨波逐流中迷失自己,缺少了奮鬥的支撐,就會在生活的狂濤巨浪裡失去重心。

  “生命的本相,不在表層,而是在極深極深的內裡”。給初心奮鬥的使命,就是給人生奮鬥的意義,給生命拓展的空間。要知道,有始終如一的追求極致,普通工人也能成為大國工匠;有默默無聞的長期堅守,平凡崗位也能成就不凡事業;有關鍵時刻的挺身而出,身邊小事也能閃耀最美的人性光輝。對共產黨人而言,永葆不老的初心,也是保證“革命人永遠是年輕”的秘訣。每一名黨員都是時代的播火者、初心的踐行者,都肩負著“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複興”的使命。因為,自打從上海石庫門出發,就註定這是不凡的征程;自從走出西柏坡的那一刻起,就註定“趕考”永遠在路上。

  “生命開始的一瞬間就帶了鬥爭來的草,才是堅韌的草”。初心裡不僅有詩和遠方,更有奮鬥和使命。即使時光再匆匆、人生再無常,每個人都應不忘提醒自己:你曾經最初的夢想,今天還是不是你最高的追求?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