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編外談-正文
虛構用戶體驗最終沒有贏家
http://www.workercn.cn2017-09-12來源: 北京晨報
分享到:更多

  近年來,不少購物平台、網站都推出了用戶“用後感”筆記分享功能, 隨著“測評筆記”越來越受網購者歡迎,記者調查發現,有部分人利用小紅書、大眾點評等多個購物、生活玩樂平台中的產品體驗功能成為職業“寫手”,通過“用後感”製造“網紅”商品,而很多“商品”這些“寫手”都不曾用過。(9月11日《北京青年報》)

  ●批評

  侵害了消費者權益

  “用戶體驗”一旦是虛假的,甚至是憑空捏造的“體驗”,一則有違道德和誠信;二則也有可能助紂為虐;三則更會擾亂正常的市場經營秩序。

  虛構“用戶體驗”皆為利。一方面商家僱傭寫手吹噓自己,是為了成為當之無愧的“網紅”而大發一筆;另一方面對於一些職業寫手而言,信手拈來的體驗,卻也能為自己帶來數目不菲的稿費。尤其是“大V”級別的,高粉絲數和收藏數就能獲得較高收入。而實際上,這不僅是在自欺自人,更是以侵害消費者權益為代價的。

  首先,於寫手而言,自己有才,就應該用到正道之上。即便通過撰寫軟文幫助商家宣傳產品,也須秉持實事求是的原則。虛構“用戶體驗”是損人不利己。

  其次,於僱主而言,或許通過杜撰的產品軟文能夠獲得一時的美譽,更或者瞬間成為“網紅”,讓自己賺得盆滿缽溢。但是,產品若沒有可靠的質量,終歸不是長久之計。

  同時,無論是職業寫手,還是僱主,膽敢在網路上“叫賣”,既證明了相應的監管缺失,也證明了網購生態中存在的醜態。尤其是,靠網路軟文堆積起來的“好銷量”與“好名聲”,對消費者而言就是巨大的陷阱。因此,這也提醒相關職能部門,對這種營銷手法加以關注,對涉及侵害消費者權益的應依法進行打擊。

  繁榮和諧的市場環境,人人嚮往也人人惠利。而這樣的市場環境,應該是以商業道德和法律法規法紀為保障的。用戶體驗,本無錯,一旦淪為變相的“刷單”,也就必然貽害無窮。所以說,虛構“用戶體驗”不僅需要商家和寫手用自律加以抵制,也需要部門管起來,更需要消費者睜大眼睛,謹防一不留神上了“套兒”。 (楊玉龍)

  ●擔憂

  虛假體驗會毀了網購

  相比較於廣告,“用後感”受到消費者的信賴,就在於其真實性。廣告總是溢美之詞,不同人的“用後感”,可能真正對消費者起到解疑釋惑的效果,從而影響他們的購買傾向。正是因為如此,越來越多的購物平台推出了用戶“用後感”筆記分享功能,許多網友喜歡看用戶體驗來決定是否購買這件商品,或是否去這家店用餐。在一些消費者的“用後感”,尤其是“大V”號“用後感”的助推下,一些原本籍籍無名的產品成了“網紅”。

  然而,有機會的地方,就會被人捕捉到商機,“用後感”也是如此。許多消費者已經或多或少感受到,一些產品的用戶體驗並不真實。的確如此,不少代購、網店店主、公關公司與寫手合作,正在炮製“用後感”。有寫手就表示,“‘出資方’給我資料,要求我怎麼寫,我就怎麼寫。”

  “用後感”沒有了“使用”,只剩下受雇於人的、受限於人的“感”,這樣的用戶體驗,將逐漸變得毫無意義,也與平台、網站推出“用後感”的初衷背道而馳,基於消費體驗的創新將變得沒有價值。這對於平台及網站來說,將是毀滅性的打擊。

  讓“用後感”返璞歸真,需要平台、網站發力。既然是“用後感”,就必須有購買經曆、使用經曆,發表“用後感”,就需要提供這些依據。平台、網站不要怕因此失去一部分用戶,相比於大量虛假的“用後感”,真實的“用後感”才是平台、網站的生命力之所在。

  如同產品代言一樣,虛假的“用後感”就是虛假廣告,寫手也應該由此承擔一定的責任。對於這些新的不法行為,如何界定追責,也需要法律進一步明確。(關育兵)

  ●反思

  凸顯權威評價機制缺失

  不是商家太有才,也不是寫手太愛財,而是網上產品的社會評價機制缺失。

  近年來,互聯網+電商如雨後春筍,但寄生在蓬勃發展的電商上的“刷單灰色利益鏈”也如雨後毒菇。尤其是消費者網上購物,常常先看賣家信譽和買家評價。網購商品質量與實體店的期望值要更低,往往是“在網上好看,買回來失望”,這是由於網購具有“看得見、摸不著、試不了”的特點,消費者就會更多依賴於其他購買者的購物評價。於是賣家便動起歪腦筋,通過製造虛假交易購買好評,短期內快速提升自己的排名和知名度。消費者往往是衝著好評多的商家購買商品,所以出現網購商品質量與實體店的質量的差距,消費者對網購商品期望值更低。

  這種現象,國家有關部門已經注意到問題的嚴重性。去年國家質檢總局就海淘、網購等社會關注的問題回應說,“網購”、“網淘”,電子商務對消費者來說確實很便利,但有些不法分子也利用這些特點,有欺詐消費者或者“謀取不義之財”的現象,表示將進行全鏈條監管。

  全鏈條監管網上產品當然是需要的,但是應構建嚴格的網購商品質量評價體系,如今刷單已經演變成一個社會現象,還出現了公司化、科技化、規模化的傾向,於是“刷單工廠”的營運而生,刷手如過江之鯽。在這個平台上,網店經營者可以通過刷手刷“好評”,刷人氣,刷排名,變相提升網店信譽,花錢購買“叫好聲”。誘惑消費者上當受騙。因此對於利用網路虛擬交易炒作,製造店鋪虛假繁榮,給消費者造成誤導和欺騙的“炒信刷單”非法獲利的組織者必須依法嚴厲打擊,同時應該建立科學權威的網上商品評價機制,提供參考指南,讓消費者放心購物。(左崇年)

  ●追問

  有多少網紅產品是編的

  人們不禁要問,對都不曾用過的“商品”,何以會有“用後感”?現實中,又有多少“網紅”產品是“編”出來的?

  根據記者調查,此等“編”並非小打小鬧,偶爾為之。而是有組織、有套路,已經形成了一條網購“用戶體驗”寫手利益鏈。在一些兼職網站、QQ群、購物平台中,不僅有不少用戶在發布“代寫測評軟文”的資訊,而且其中還“坦白”:寫手只要結合產品介紹來寫即可,價格在50元一篇。一些職業寫手更是直言:出資方要怎麼寫就怎麼寫,不需要真的使用過產品。也就是說,無論是什麼形式的“測評筆記”,其對應的購物平台、網站等商家,都未曾表示需要“寫手”真的去體驗後再根據真正的體驗感受寫出“用後感”,而是根據他們提供的材料“編”成好的用戶體驗就成,其根本目的就是借“用戶體驗”,把產品推廣成“網紅”,進而吸引用戶過來“拔草”,以期把自家的網購買賣“做大做強”。

  此前,一些所謂的“網紅店”,因靠僱傭“排隊托”而支撐門面,被輿論指責缺乏誠信、涉嫌欺詐,危害了消費者正當權益,屬於“坑蒙拐騙”的“下三爛”勾當。因而不僅呼籲監管部門出手,對此依法進行處罰,更斷言其不走正道自討苦吃,必然招致消費者“用腳投票”,撐不了多久。

  不難發現,上述“編”出來的“網紅”產品,同“排隊托”撐起的“網紅店”,基本屬於“一丘之貉”。既然如此,其“錢”途也就堪憂。因此,“痛改前非”,誠信守法,好自為之才是出路。當然,作為監管部門,對此不能作“壁上觀”,而是依法依規,該出手時就出手。作為消費者,也應明察秋毫,做到不為“網紅”遮望眼,要有自己的主見,謹防上了“編”的當,受了“網紅”的騙。可以相信,只要各方都當回事,無論“托”起來的“網紅店”,還是“編”出來的“網紅”產品,自然就會作“死”。(張國棟)

  ●三言兩語

  這種旁門左道,是一種畸形的競爭觀,是錯位的經營理念。到頭來,註定會自食其果。

  ——曹改青

  虛構“用戶體驗”不只是道德命題,而是涉嫌雙重違法——商家涉嫌發布虛假廣告,職業寫手涉嫌虛假代言。

  ——張淳藝

  對待網購“用戶體驗”,認真你就輸了。

  ——何勇海

  不讓職業寫手成為“網紅商品”的毒藥,各方都應當有所作為。監管部門應建立和完善相關法律,第三方平台應從技術、規則完善等方面配合執法,消費者要對職業寫手的行為堅決予以舉報。

  ——楊錫龍

  從源頭治理,加強對虛假“用戶體驗”評點的監督、舉報。方可淨化網購“用戶體驗”,讓“代寫”失去生存的土壤。

  ——付彪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