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編外談-正文
方言該如何保護
http://www.workercn.cn2017-09-27來源: 北京晨報
分享到:更多

  在前不久舉行的第四屆中國語言資源國際學術研討會上,不少專家呼籲社會各界積极參与,推動語言資源保護。

  其實在今天,保護語言的多樣性,早已成為全社會的共識,然而,如何保護卻一直是難以抉擇的問題,中國方言眾多,“十裡不同音”,究竟是否要一體保護?保護的原則和方法又是什麼樣的?

  ●主持人說

  鄉音已改如何留

  當一個人開始思考鄉音的問題時,說明他已經離開故鄉太久了,《易經》裡說“百姓日用而不知”,時刻把鄉音掛在嘴邊的人,永遠不會覺得鄉音是一個問題。

  鄉音是問題嗎?或許是吧。《論語》裡說,“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孔子周遊列國,他的學生來自天南海北,操著不同的方言,如果孔子用山東話教學生,去遊說天下,顯然不合適,所以要說“雅言”,“雅言”就是官方的通用語言,也叫正言,正式語言。中國的第一部字典就叫做《爾雅》,“爾者近也,雅者正也”。

  所以,在兩千年前,鄉音就已經是一個問題,不同在於,兩千年前的問題是如何克服鄉音的障礙,而兩千年後的今天,問題則成了如何挽留鄉音的消逝。這是時代的發展使然,現代社會已經不再是“望家鄉路遠山高”的時代,而是“反認他鄉作故鄉”的時代。

  唐朝的詩人說,“逢人漸覺鄉音異,卻恨鶯聲似故山”,萍水相逢,儘是他鄉之客,只有山中的鶯聲沒變。或許有一天,人們再也感覺不到鄉音的差異,那時候的人們,可能也就沒有故鄉了。

  ●觀點一

  要留住每一分鄉音

  保護方言,本身是極有建設性的做法,原則上所有的方言都應該得到最好的保護,當然,事實上是很難做到的,但這是另外一個問題。

  語言是一個很神秘的現象,世界上有幾千種語言,即便分成語系,數量仍舊很多。這些不同的語言,是考證人類發源、發展資訊的重要資料,它是無形的資源,帶著每一個民族的曆史印記,失去了就沒有了,而且即便到今天,很多地方都還沒有研究透。

  縮小到中國的方言,也有這樣的特點,不同的方言其實都反映著中國文化發展曆程的一隅,失去了任何一種,我們的曆史、我們的文化都可能是不完整的。如在音韻學的研究上,普通話的聲調只有4個,但有的方言,有7、8個聲調,反映出語言本身的豐富性,還有一些方言,和古代漢語有更親近的關係,比如廣東話、山西話等,雖然各處南北,但都有入聲,這些方言,其實都傳承著中華文化的某些密碼,缺了它們,我們可能要在傳統文化、語言的研究中承受莫大的損失。

  以語言學來說,傳統的語言學,分為音韻、文字、訓詁三個大的方面,音韻是基礎,這時候方言就有極大的意義。此外,很多古代文化的考證,詩詞意義的理解,都需要方言作為基礎,比如考證《老子》的成書年代,就用到音韻學方面的知識。所以,方言是中華文化最寶貴的遺產之一,這是毫無疑問的。

  同時,從文化的多樣性上來說,保護方言也是必要的措施,如同生物多樣性一樣,萬紫千紅才是春,只有一種顏色,恐怕生活在其中的人並不快樂。

  此外,從語言的親切感上來說,方言也有難以替代的作用。普通話是一種被提煉後的語言,它更簡單、更易於學習和推廣,但同時,在某些特定的表達中,卻不如方言豐富,生活中經常會有這樣的情景,同樣的意思,用方言說出來,感覺更自然、精準和親切,但換做普通話,可能情感的表述就沒那麼到位了。

  當然,保護方言和推廣普通話並不矛盾,在今天,這一點應該沒什麼異議了。同時,如果我們往更早的時間去回溯,也會發現,在非常漫長的時間裡,中國其實都是兩套語言並行的。

  早在漢代的時候,就已經出現了文言分離的現象,人們在文字中使用的是文言文,也叫雅言,就是《尚書》《禮記》等書中的語言,生活中使用的卻是口語、白話,當然,那時候的白話和今天的白話還是有區別的,但不可否認,是一種比書面語言更加通俗的語言。同時,在口語中也存在兩套系統並行的現象,即官話和地方語言。

  所以,“道並行而不悖”,這句話完全可以用在語言保護的問題上。在今天這個全球化的時代,我們希望交流更加方便,推廣普通話理所當然,如果每個人都只說方言,可能就沒法兒溝通了。但同時,我們也希望能夠保護文字語言的多樣化,不僅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和傳承文明、文化,更讓我們的文化變得豐富多彩。

  保護的方法,我認為亦可借鑒傳統的形態,即推廣普通話,同時鼓勵各個地方的人們使用方言,這不矛盾,比如在正式場合使用普通話,如教學、公共媒體上發言、和不同地方的朋友交流等,但在日常生活中,鼓勵使用方言。對使用方言的人來說,這會更加方便,對聽的人來說,也更有趣。就好像到處旅遊的人,總要嘗一嘗當地特有的美食,如果都一樣,顯然就少了很多趣味,語言也是一樣的。

  重複不可重複之物

  大而化之地說,在我國區別於普通話的語言,都可以稱為方言。但在方言內部,還有很多分別,比如漢語方言,非漢語方言,甚至漢語方言中也有很多區分,閩方言、吳方言、粵方言、客家方言等。

  中國人說“十裡不同音,百裡不同風”,過去十裡八鄉之間,語言就有區別,百裡之外,就有明顯的差異。在地域隔絕的時代,這是普遍的現象,一個地域內部往往都難以溝通,更遠的地方就更難了,以前說從中央王朝到遠方的交趾,要經過重重翻譯,一道道的語言轉換,可能要帶很多個翻譯人員。

  現代化以來,市場的流通,造成了人員的流通,這就要求更大範圍、更深層次的共通性語言,過去說“車同軌、書同文、人同倫”,其中的書同文,就包括語言和文字的統一。從這個角度來說,普通話的意義,早已經不必證明。

  現在的問題恰恰是,在全球化的時代,在商品、人口高速流動的時代,方言到底有無價值?我們這些年來,每年都要去各地調研,有一些方言,使用的人已經非常少,會說的可能就一兩千人,甚至更少,這樣的語言,還要保留嗎?還要拯救嗎?從功利的角度來說,確實有不少語言已經不太有用,甚至相反,只會這種語言而不會普通話,反而會變成障礙,就業、學習等都有問題。有人說“語言使人溝通,亦使人隔絕”就是這個意思。

  但語言的保護並不僅看眼前的利益,甚至也不能近看未來的利益。語言是一個群體文化基因庫的載體,一個群體的語言消失了,這個群體精神性的文化特質,基本上也就消失了,它的詩歌、史詩、傳說、文化的源流、審美的趣味,都將消失。可能還有一些物質的特質存在,比如服裝,但不會再有人知道這些服裝到底代表著什麼意義,遲早也會消失。

  所以,保護文化的多樣性,第一任務就是要保護語言文字的多樣性。可能也有人會說,大家使用統一的語言不好嗎?確實,《創世紀》裡說,巴別塔倒下之前,全世界都說一種語言,上帝看到“the people is one”,人是一個,所以  把人們分開,使人們語言不通。其實現在也有統一的“語言”,就是科技。但人作為人,總會追求獨特性,總是會想,我有什麼是和別人不同的,從這個角度來說,市場越發達,人就越想要保護文化的多樣性。

  但怎麼保護是個問題。保護並不是說要全部都恢複到原來的樣子,尤其是讓那些幾乎沒什麼人使用的方言重新被使用,這是不現實的。

  法國哲學家德勒茲有一句話,“重複不可重複之物”,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保護方言,其實也是保護某種獨特性,同時我們在保護和挽救某些獨特性的時候,不是簡單地複活舊物,也不現實,而是在保護我們自身的獨特性。所以,保護的方法非常重要,一般來說,可能有幾種方法可以選擇,首先是活態保護,就是讓它重新被使用,但這很難。其次是有限度地保護,通過公共傳媒,給方言留一塊地方,比如在電視台開一個方言頻道,使各地方言,以及相關的戲曲等文藝形式得以延續。其三是搶救,既然有些方言確實已經瀕臨滅絕了,一方面難以恢複,另一方面恢複了又能幹什麼呢?那就不如通過數字技術,把它博物館化,作為文化資源保存下來。

  本版主持 周懷宗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