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編外談-正文
寫好“幼有所育”的民生大文章
http://www.workercn.cn2017-11-16來源: 中工網
分享到:更多

  上海攜程親子園虐童案,上海長寧警方情況通報:11月8日上午,上海攜程商務有限公司向長寧警方反映稱,發現其開辦在辦公樓內的攜程親子園存在工作人員疑似傷害在園幼兒身體的行為。警方立即派員到場控制了4名工作人員,現在其中3人因涉嫌虐待被監護、看護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進一步調查中。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檢察院已於第一時間指派未成年人刑事檢察部門提前介入此案,引導公安調查取證,依法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11月10日《法制日報》)

  ●析理 虐童事件暴露幼教短板

  攜程公司開辦了僅招收員工子女的親子園,並委託第三方管理,結果發生了幼兒園老師傷害幼童事件。目前,上海檢方已經提前介入,3名涉事工作人員因涉嫌虐待被看護人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事實上,這家親子園並非幼兒園,在虐童事件發生後,上海市長寧區教育局就對外表示,攜程親子園並未在教育部門備案,不屬於正規教育機構。而這,也恰恰暴露了當下幼教領域的短板,即有相當一部分幼兒,並非在教育部門管理之下的教育機構接受教育,辦學條件和質量自然難以盡如人意。

  教育部的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小學招生數為1752萬人,其中受過學前教育者為1723萬,從數字上看,似乎絕大部分的學齡前兒童都找到了學前教育去處。但是,另一組數據則顯示,當年從幼兒園畢業離園的1623萬孩子中,只有715萬是從教育部門所辦的學前教育機構離園的,其它則是從企事業單位、民辦或集體機構所辦學前教育機構畢業的,難以被有效監管。趙昂

  ●警示 攜程親子園,何以淪為虐童園

  企業或許以為,只要花錢了,設施設備到位了,對職工就有個交待。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在部門監管方面,類似攜程親子園這樣的托兒中心,據媒體報道,目前竟然沒有一個明確的監管部門:攜程親子園不屬民辦教育機構,所以不歸教育主管部門監管,同時它不是經過註冊的公司組織,也不屬於工商管理部門的監管範疇,而上海市婦聯只是《現代家庭》的主管單位,“為了孩子”學苑又只是《現代家庭》的讀者服務部,所以市婦聯也不可能天天盯著這些“賺外快”的衍生機構。

  但我認為,這些說法更多是在推卸責任。攜程親子園固然沒有辦學資質,但它明顯就是學前教育機構,教育主管部門不能袖手旁觀,否則,當初又為什麼會以缺少資質勒令其停辦?工商主管部門固然不管教育,但對那些沒有經過工商登記註冊而在從事經營活動的機構組織,難道不該出面管理嗎?還有婦聯,對旗下的雜誌社的經營行為不知情也就罷了,既然充當掮客為其拉攏生意,難道就可以對其日常活動不聞不問?

  有人說,針對學前教育應加快立法。這麼說固然沒錯,但不能陷入立法萬能主義的陷阱。有法律當然有利於規範,但不是說,在法律不健全之前,就可以聽之任之。事實上,在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上,只要企業或有關部門加強日常監管,這些老師和保育員至少不敢如此肆無忌憚。而一旦缺乏健全的管理制度和監管措施,哪怕監控設備再多,也是形同虛設。

  當然,之所以發生這樣的惡性行為,其背後還涉及教育理念、施虐者心理以及學前教育從業人員的收入條件等問題,但從最直接有效的角度來看,這一事件折射的還是日常管理與監管的問題。魏英傑

  ●反思 讓家長放心的幼托機構是真正的“剛需”

  近日,託管班虐童事件把近年來不絕於耳的託管教育問題再次推上風口浪尖。所謂的“託管教育”,一般是指為1~6歲的學前及幼兒園適齡兒童提供的“學前託管”服務,託兒所就是提供託管服務的機構。其本質是小學教育的“下遊”,嚴格意義上來說,不能算我國教育體系的一部分。在計劃經濟時代,託兒所是政府、國營企業、事業單位的標配,為職工解決“帶孩子”的問題。市場經濟制度建立後,大部分企業都取消了託兒所,託兒所在城市中逐漸消失,托兒服務由單位責任內化為家庭責任。

  隨著經濟社會的不斷髮展,家庭負擔、工作壓力日益加劇,“帶孩子”越來越成為一個嚴峻的問題。2016年11月,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發布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目前我國近八成嬰幼兒都是由祖輩參與日間看護,其中近50%的祖輩感到“無可奈何”,特別是照顧過“一孩”的祖輩不願再照顧“二孩”的比例在上升。“孩子上幼兒園以前是否有人幫助照料”成為七成以上的年輕人決定是否生孩子時考慮的首要問題。公立的幼兒教育機構招收的適齡標準為3周歲以上,但調查顯示,約三分之一的家長願意在孩子2歲前,就將其送入托幼機構,超六成家長選擇在孩子2~3歲時送入幼托機構。

  可見,託兒所是真正的“剛需”。根據業內人士的估算,目前至少有3000萬的城市家庭有託管需求,這還不包括一些隱性需求——有意尋求高質量託管機構、但現階段不得不靠保姆、老人託管小孩的家庭,而且隨著城市化進程加速、消費升級、二孩政策放開,城市幼兒托育需求將持續上升。然而,目前我國幼托行業發展存在著監管不到位、扶持不到位兩大必須、亟待解決的問題。儲殷

  ●建言 “幼有所育“的步子邁得再大些

  政府部門、群團組織、市場主體應該形成良性互動,共同把龐大的市場做成優質事業和產業

  繼上海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引發輿論高度關注後,廣西又曝出兩起幼兒園虐童案。所謂母子連心,任何一位家長都無法接受“心中最柔軟的地方”被傷害,讓孩子安全、健康成長,是整個社會共同的需求和希望。

  十九大報告提出必須取得“新進展”的7項民生要求,“幼有所育”排在首位。隨著我國義務教育的普及,0—6歲的幼托教育面臨的供需矛盾相對更為突出。儘管2016年全國共有幼兒園24萬所,全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77.4%,比2012年提高了12.9%,但距離到2020年完成85%的目標,還有不小差距。同時,全面二孩的政策推動,生活水平和育兒理念的普遍提高,都在不斷拉升人民群眾對幼托數量和質量的雙重期待。“好入園”仍在路上狂奔,“入好園”又策馬趕到,要解決社會主要矛盾的這一具體體現,發展需要“趕考”的地方非常多。

  舉一綱而萬目張。問題困難如山,但當前最讓人民群眾揪心和痛恨的,當屬直接造成孩子身心傷害的虐童行為。事實上,針對虐童的立法工作一直在推進。幾年前,輿論關注的浙江溫嶺“虐童事件”,涉事女教師被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最後卻被無罪釋放。如果放在今天,刑法修正案(九)已將虐待老幼病殘等虐待行為入刑,其必將依法受到嚴懲。在有法可依之後,最重要的是理性客觀地辦好每一起“虐童案”。更加科學的責任劃分、更加準確的量刑標準乃至社會的公平正義,就是在每一起個案的積累中不斷完善的。處理好攜程親子園虐童等案件,並及時總結歸納、公之於眾,才能讓法律顯示出最強大的威懾力。曹鵬程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