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重點推薦-正文
《芳華》:嚴歌苓的致青春
王勵晴
http://www.workercn.cn2018-01-08來源: 中工網—《工人日報》
分享到:更多

  馮小剛的電影《芳華》近期熱映。幾年前,馮導找到有著同樣文工團經曆的作家嚴歌苓,對她說:“你寫個咱文工團的故事吧。”於是,就有了小說《芳華》。

  《芳華》中的人物,青春得彷彿能掐出汁兒來,這是一種有著旺盛生命力的美。與此種青春之美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集體無意識對於個體的迫害,是標準化、統一化的主流價值觀構建下,一種來自於個體對群體的歸屬感和安全感的迫害欲。為何背叛被當作正義?為何另一種對集體的背叛卻成就善良?人性中的“惡”,如何在“惡”的環境中被進一步放大,並最終摧毀了“善”?

  作者借芳華之“美”,寫人性之“惡”——真心實意不如門當戶對,戰友之情比不上加官晉爵,善良的人沒有好報,不被疼愛的人只能自行療傷。而掩卷沉思時卻又發現,善良的人,因為他們沒有得到善待,才讓我們知道這善良是多麼寶貴。而最令人難過的是,好人以卵擊石,並不為喚起良知,這不過是他們的本能——世界以痛吻我,我報之以歌。

  “寫作源於我創傷性的記憶”,嚴歌苓曾這麼說,她筆下的人物多多少少都會有自己的影子。從某種意義上講,《芳華》是嚴歌苓的自傳——12歲成為文工團芭蕾舞演員、15歲瘋狂愛上30歲戰友被揭發上報、20歲作為戰地記者參加對越自衛反擊戰。可以說,這部小說比以往她的所有作品都更源於作者親身經曆。

  然而,對於能寫出《陸犯焉識》《天浴》《小姨多鶴》《金陵十三釵》等作品的嚴歌苓來說,《芳華》被處理得過於敷衍,像是為了寫作而寫作,為了表達而表達。

  《芳華》中幾個人物的故事交織在一起,敘述一個複雜的故事,對於美國編劇協會成員的嚴歌苓,對於這位嫻熟掌握寫作技巧的高產作家,本來並非難事。可《芳華》行文卻顯得顛三倒四,敘事口徑也時常跑偏,對於自己未曾親見、靠想象補充的敘事部分缺乏說服力。故事急匆匆地被講完了,沒有活潑的生機,也缺乏閃爍的靈光。

  人物扁平化,缺乏灰度,更缺乏成長性——“活雷鋒”自始至終都是聖人般的好人,趨炎附勢的姑娘們身上沒有絲毫的可愛之處,從十幾歲到幾十歲一以貫之。可是我們都明白,人性善惡難分,做出的選擇往往伴隨著機緣巧合與種種無奈。因此,嚴歌苓的《芳華》不由得淪為趙薇的《致青春》和郭敬明的《小時代》,只是對作者自己青春一廂情願的回憶,缺乏了更大視角裡的審視與探討。而文學作品,難道不應該是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嗎?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