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評論頻道重點推薦-正文
《芳華》:一種寫作上的新嘗試
徐新星
http://www.workercn.cn2018-01-08來源: 中工網—《工人日報》
分享到:更多

  讀美籍華人作家嚴歌苓的一些作品讓人“很不舒服”。那是一種讓人久久難以釋懷的沉重感、灰暗感以及壓抑感,在《扶桑》《天浴》《芳華》等多部作品中,這種感覺可尋可觸,尤其強烈。

  最近熱映的電影《芳華》讓嚴歌苓及其作品《芳華》進入了更多人的視野。一些人走出影院後又捧起了原著——一部略帶自傳性質的小說,正如嚴歌苓所言:“《芳華》可以說是最貼近我自己、最貼近我親身經曆的一部小說。”

  筆者以為,與小說最先的書名《你觸碰了我》相比,《芳華》的意味更深遠。小說裡,“芳華”無疑是一個極具反差性、諷刺性和反思性的字眼:在40餘年的敘事跨度中,作者將一個看似美好的東西掰開揉碎,展現了特殊時代中劉峰、何小曼、林丁丁、郝淑雯等幾位主人翁命運的流轉變遷、世態炎涼,細膩而又真切地呈現了那個年代的疤痕、一群人內心的扭曲和壓抑,人性的自私甚至殘忍,以及作者的感懷與自省。

  小說著墨最多的當屬劉峰和何小曼。沒有絕對完美的時代,也不可能有絕對完美的人。在那個特殊的時代,出現了劉峰這樣一個雖相貌平平但又不可或缺的“活雷鋒”,作者的刻畫非常細膩,成功塑造了一個“好得缺乏人性”的模範標兵。然而,在“觸摸事件”中,林丁丁的一聲大叫讓劉峰的“人設”崩塌,給周圍的人帶來幻滅感。不僅如此,“觸摸事件”導致的“癌變”還迅速擴大化,並直接影響了劉峰的命運。

  同時,作者對於何小曼也是傾注了心血。這是一個“拖油瓶”“苦命女”,一個處處不被善待的人,遇到劉峰後,她感受到了殘酷人性中的一縷陽光,“一個始終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識得善良,也最能珍視善良”,也正是因為有著這一眷戀或者說是伏筆,兩條線有了交集,小說後面出現的何小曼陪劉峰走完人生最後一程等情節也就合情合理。

  整體上講,跟嚴歌苓以前的一些作品相比,《芳華》的敘事結構較為繁複,有著不少看似強行打斷敘事進程和節奏的絮叨,而這可能正是作者在寫作上的一種新嘗試。就《芳華》來說,它體現的是作者在敘述者和“我”之間的游離、切換,在虛虛實實之間,作者將一切進行了合理而又巧妙的安排,促進了理性與感性的對話,讓故事更有可信度、穿透力,也使得對於人性的探討與追思達到另一個深度和高度。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