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網評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網評

現場·我在我思

【現場·我在我思】每一個家園都值得好好守護

陳華
2020-08-05 06:50:02  來源:中工網-工人日報

  在這個糟糕的7月,很想送走的疫情還沒有完全送走,不想迎來的洪水卻不期而至。

  從月初的皖南山洪,到長江安徽段全線超警戒水位,再到合肥下了一場“創紀錄的暴雨”,洪水打亂了身處其中每一個人的生活節奏。

  淮河的洪水同樣“來勢洶洶”。王家壩閘是在水位比2007年蓄洪時高出0.27米的情形下開閘的,這座“淮河第一閘”剛開閘就帶來超高的關注度。

  那天,我很想到王家壩開閘泄洪的現場,但因身在六安市固鎮鎮採訪水災救援,分身乏術。

  為什麼舍王家壩而去固鎮鎮?王家壩泄洪之前有著充分準備,而固鎮鎮全鎮被淹成一片“孤島”,顯得相當倉促和狼狽。當地很多居民幾乎毫無防備,有的居民甚至在大水淹到自家二樓時仍未離開。

  大水在大江大河,但大災未必在那裡——多天的抗洪一線採訪經曆讓我得出這樣一個判斷。

  得益於國家巨大的投入和治理,400餘公裡的長江安徽段雖然全線超警戒,長時間高水位浸泡的長江大堤雖然屢見管湧、滲漏等險情,但總體並沒有大礙。淮河更有王家壩這個“定盤星”,下遊大可安然度汛。倒是一些小河、支流、內圩等大江大河的“毛細血管”,不經意間有可能成為洪水的“重災區”。

  今年安徽遭遇全流域洪水,防汛抗洪的戰線很長,區域很廣。流經安徽的長江、淮河,是防汛抗洪的主戰場。保住主戰場,就是保住了重要的工業企業和大城市,保住了絕大多數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

  毫無疑問,主戰場的物資準備、人員力量是非常充分的。長江無為段的幹堤上,每公裡就有約30人駐守,每小時就有數人排成人牆“像在地上找根針一樣”搜尋管湧、滲漏。一旦有村民需要撤離安置,不僅政府準備充分,社會各界也會迅速伸出援助之手。

  相比之下,一些“毛細血管”的洪水總是讓人猝不及防。譬如我跟同事去到的固鎮鎮——斷水斷電中,撤離2萬餘人,而交通工具基本依靠每次只能容納幾個人的橡皮艇和十幾個人的衝鋒舟。

  在一片汪洋中的一座小學教學樓裡,沒有電,手機訊號時斷時續,數百人待在教室裡等待每隔幾十分鐘才會來一趟的小船前來幫助他們轉移……他們對外面的世界朦朦朧朧,他們很想“走出去”脫離險境,也很想“留下來”守住家園。

  我經曆過大壩開閘蓄洪那一刹那的悲壯;目睹過扛著沙袋在泥漿中奔走的年輕戰士的勇武;也看到過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各種防汛物資湧向安置點的溫暖;但還是難以承受那種突然之間失去家園帶來的衝擊。

  或許,毫無防備的失去才是更大的災。

  很多人都知道王家壩開閘76小時泄了26個西湖的水量,可是有多少人知道王家壩閘南邊數百公裡外的巢湖周邊蓄洪水量有多少?答案是:105個西湖!

  為了保住超曆史最高水位的巢湖大堤,巢湖邊一共啟用了181個圩區 ,其中174個是萬畝以下的“名不見經傳”的中小圩。而每一個不知名的圩區裡都居住著數量不等的百姓。洪水並不會因為哪條河流“未納入治理名錄”而放過對它的侵害,百姓也不會因為遠離大江大河就免於水患。

  正如相關報道所說,目前,我國的水利工程建設成效顯著,防洪能力顯著提升,但中小河流的防洪能力仍然是短板和薄弱環節。

  每一個家園都值得更好的守護,不分大小,因為那就是人家的全部家當。

編輯:張葦檸

漫畫評論

中工時評

e網評

現場·我在我思

來論·工事工評

新聞日曆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