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網評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網評

現場·我在我思

【現場·我在我思】觀念的鑰匙一轉,小康的門就開了

工人日報-中工網 吳迪
2020-08-06 07:14:52  來源:中工網-工人日報

  “因為媽媽當保姆,小夥子不敢帶對象回家。”

  在山西省大同市天鎮縣的採訪中,這句話刺痛了我。好在,這是曾經。

  這個地方東南方向距離首都北京僅280公裡。時空的近,似乎並沒有觸動那些生存問題堪憂的人思想觀念上的遠。

  “土坷垃裡刨生活”是這裡最普遍的生存狀態,也是延續了千百年的農耕基因。55歲的曹果花大姐告訴我,庄稼人的本分就是種地。但這種本分並沒有給家裡帶來富足,“賣了小米、馬鈴薯,一年下來最多攢一萬元錢。”

  曹果花在2015年來到被稱為“保姆大學”的天鎮陽光職業培訓學校,接受老年護理專業的培訓。這所學校由扶貧辦、人社部以及當地政府扶持,不收一分錢,還幫忙牽線找工作、贈送火車票。取得從業資格後,曹果花隨同批二三十位大姐,一道趕赴北京,開始了作為“天鎮保姆”一員的家政服務生涯。

  在祖祖輩輩都是庄稼人的村民們看來,種地再苦再窮是給自己做,保姆這種伺候人的職業“抬不起頭”。為此,劉鮮榮大姐的兒子曾專門打電話給培訓學校的負責人李春,威脅他“不要把我媽弄到北京”……

  對於勞動的觀念、職業的認同,思想之落後,在這裡可見一斑。

  全面小康,不僅是要讓百姓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還要讓人們實現精神上的富足與自信。

  如何提升精神面貌、改變村民們千百年來的陳舊職業觀?腰板直先得富,要想富先修路——為了讓農村賦閑婦女“走出去”,當地政府和培訓學校鋪就這條“路”並不容易。第一關是進村上炕盤腿聊,讓村民了解職業的分類、勞務輸出的價值;第二關是說服她們接受職業培訓;第三關是幫助她們掃清心理障礙,真正邁開步子走向城市。

  這關乎的不僅是勞動模式的變化,更是身份的轉變、心態的調整、觀念的革新。

  事情在悄悄起變化。一位大姐剛當保姆的時候,每次回村都小心翼翼地讓丈夫騎摩托到車站接,生怕被人看到。如今直接打車進村,“讓村裡人看看,我也有錢了!”而那些曾被稱作“×××老婆”的女人們,也讓自己的名字在村裡叫得響噹噹。

  現在的曹果花,每月收入五千元左右,“家裡裝修都是我掙來的!”這句話說得倍兒有底氣。而劉鮮榮靠做保姆的收入為兒子在縣城置辦了房子和車子,如今那小夥子見了李春“羞得想繞道走”。

  一個保姆,一群保姆,“紅襖綠褲”走出去,“光鮮亮麗”又回來。來去之間,村民的觀念變了,致富的思路寬了。如果說,婦女們脫下泥鞋布衫,學技能走進城市謀生,這種早期變化是在政府和培訓學校推動下的被動而為,那麼如今“天鎮保姆”大軍不斷擴容,則是觀念革新之後,更多賦閑婦女的主動為之。在“保姆村”張西河鄉劉伸屯村,村裡70%的女性主動要求村支書的妻子帶領她們接受技能培訓,一個個家庭實現穩定脫貧。她們的丈夫也都受到“職業身份可以大有不同”的影響,從農民轉型為電工、護工。

  觀念一變天地寬。村民們實現了從“一方水土難養一方人”到“一人持證全家脫貧”的轉變,而全面小康的內涵還在不斷延伸著。

  採訪結束,隨行的同事發了一條朋友圈,寫道:“許多平凡而普通的人在小小地努力著,那種腳踏實地的勞動和面對困難不想放棄的心情,變成了無邊黑暗裡的小小星辰,照亮身邊的人。”

  是啊,這些婦女在家是“半邊天”,觀念的變化帶來村莊經濟風貌的變化,一個人的變化帶動全村婦女的變化,最後她們甚至成了撐起縣域經濟的“半邊天”。她們的努力就是“小小星辰”,照亮著“天鎮保姆”的金字招牌。

編輯:張葦檸

漫畫評論

中工時評

e網評

現場·我在我思

來論·工事工評

新聞日曆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