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評論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網評

現場·我在我思

【現場·我在我思】端起家門口的“飯碗”——真香

龐慧敏
2020-08-26 07:09:25  來源:中工網-工人日報

  下午2點多,烈日當空,廣西宇峰食品有限公司生產車間門口,我夾在一群頭戴草帽、手套防紫外線袖套,全副武裝防晒的記者當中,圍住了騎“電驢”前來上崗的農奎花——

  “您家裡離車間多遠?”

  “十幾裡地吧。”

  “每月收入多少?”

  “這個月剛轉正,拿到了3000元。”農奎花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記者群裡有人小聲發問:每天趕這麼遠的路程,掙得也不多,為什麼不考慮去廣東?

  確實,廣西每年有數十萬的外出務工群體流向廣東,以至每到春運,返鄉的>機車大軍都會驚動當地政府前來護航。去廣東打工,是當地農村大多數剩餘勞動力發家致富的常規路徑。

  “下班可以陪陪孩子,上幾年班攢下點錢,在附近買上樓房,我就小康啦!”農奎花爽朗的笑聲讓我意識到,農民工群體追求幸福的目標變了。跟富足的物質生活比起來,工作離家近、有時間陪孩子,離他們心中的“小康”更接近,尤其是對一位母親來說。

  曾經,大量外出務工人潮,給農村帶來了引起全社會關注的“留守兒童”問題,對那些龐大數量的、一年才能與父母相見一兩次的留守兒童們來說,為他們的父母增加家門口就業創業的機會,不僅僅是在增加他們的家庭收入,也是在提高一代農村兒童的成長幸福指數。

  龍州縣共宜幸福家園、城南幸福家園等扶貧搬遷安置點,都在小區樓下設置了扶貧工作車間。不大的空間裡,一群大媽、小媳婦,一邊聊著家長裡短一邊做著手上的活計,這樣的計件手工活,手快的人一天能拿到100元工錢。如果臨時有事,還可以拿上原材料回家做。車間門口,時不時會跑過幾個孩子的身影。這樣的工作氛圍,這種自由、溫馨、舒適的畫面,正是小康生活的美好圖景。

  當然,不獨獨大媽、小媳婦對家門口的飯碗青睞有加,一些村民們眼中在外面混得風聲水起的“能人”,也開始向家鄉迴流。

  浦北縣北通鎮有家古荔園民宿,一進村,大片的古荔枝樹鬱郁蔥蔥,乾淨整潔的農家小院讓人心中倏然升起鄉愁。帶領村民把一個髒亂的村莊建成古樸的民宿度假村的,是當地人稱“五哥”的容興俊。回鄉前,容興俊在廣東從事綠化工程,一年有30萬元~40萬元的收入。當接到家鄉來電,說政府要扶持搞鄉村風貌建設時,容興俊便把公司關了,趕回村裡出任理事長,出工又出錢。

  談起回鄉後的收入,“五哥”淡淡地說:“目前年收入是3萬元~4萬元。”我瞪大眼睛,這收入的落差也太大了!“五哥”大手一揮,“錢不是主要的,之前每次回村,看到村裡都很髒,每走一步都很困難,回來後清理垃圾,半個月就清出十幾噸。我感覺回村這第一步走對了,村裡乾淨了,家鄉變美了,這比什麼都重要。”疫情過後,“五哥”還有下一步的規劃——等民宿品牌打響後,村民們的果園和養殖銷路也會開啟,收入肯定會漲的。

  在這些回鄉建設的“能人”眼中,大家與小家是一體的,美好的生活要一起創造。無論是昔日背井離鄉長年在外打工,還是今日迴流家鄉在家門口安居樂業,無論他們的身份是農民工還是村民,老百姓一直擅長“用腳投票”,對小康生活的嚮往、對美好未來的期許,始終是他們心中不變的追求。

  時下,這股返鄉就業創業的風潮,在各地優惠政策的春風吹拂下,大有成常態之勢,農村的“空心化”應該不再是問題了。端起家門口的飯碗,更能催生新供給、釋放新需求,激發勞動力輸出地經濟發展的內生動力,促進區域經濟均衡發展。鄉村的小康夢,更近了。

編輯:張葦檸

漫畫評論

中工時評

e網評

現場·我在我思

來論·工事工評

新聞日曆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