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評論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網評

現場·我在我思

【現場·我在我思】讓下一代擁有一條屬於自己的跑道

工人日報-中工網 羅筱曉
2020-09-30 07:16:13  來源:中工網-工人日報

  “學生們會在外上補習班嗎?”

  “不會。因為最好的老師都在學校。”

  以上對話,發生在雲南省寧蒗民族中學。回答的人,是校長李學高。

  李校長的話聽起來誇張,但完全符合事實。一來作為國務院掛牌督戰的52個未脫貧摘帽縣之一,寧蒗縣的幾所中學門外,完全看不見課外輔導機構的影子,連發傳單的都沒有。二來,因為有教育強縣江蘇省海安縣的近30位骨幹老師前來支教,民族中學確實擁有該縣的最強師資。

  “再窮不能窮教育”,這句有些年頭沒聽人提起的話,是我在寧蒗採訪最深切的感受。

  寧蒗緊靠四川省涼山州,有“小涼山”之稱,長期深度貧困。但就是這樣一個深度貧困縣,從1988年起,就與海安縣達成教育上的“寧海模式”,32年來共有10輪281人次海安縣教師到寧蒗支教。2016年,寧蒗民族中學建立“海安班”,6門主幹學科都由來自海安縣的精銳教師教授。去年,第一屆“海安班”考出3位清華北大學生;今年,第二屆“海安班”考出了麗江市的理科狀元;全班44人裡,有43人高考成績超過一本線。

  “海安班”的存在,帶動了整個學校的教學質量——今年共有386人高考分數超過本科線。

  “我想讓孩子們知道,大山外面,不是山。”目前正在民族中學的第10輪支教老師領隊陶長江這樣解釋他在53歲“高齡”來到寧蒗的原因。

  在北京時間長了,我聽了不少有關學區房的瘋狂故事,似乎教育的全部就是不斷前移的起跑線和加快的跑步速度。直到去了寧蒗,我才猛然想起在我高考那年,我出生長大的小城市,超過文科一本線的總共才十幾個學生。如果不是擠進了那十幾個人的名單,我大概就不可能擁有一條自己的跑道,去選擇高校,選擇工作,選擇城市。像我這樣非貧困地區的小鎮青年尚且如此,那麼教育對寧蒗縣的孩子的重要性就可想而知。

  出發採訪前,我碰巧看了一部在雲南拍攝的紀錄片樣片。在那個叫老窩的村子裡,唯一的教師是一位初三肄業生,他教學齡孩子朗讀《春曉》,但寫在黑板上的詩,標題和第一句就有兩個錯別字。很難想象,這種教育環境下長大的孩子,能比他們的父輩好多少。

  某種角度上說,阻斷貧困代際傳播是和脫貧摘帽一樣重要的事。這也是好的教育在扶貧工作中最大的意義——讓下一代擁有一條屬於自己的跑道。

  不少貧困都是由於知識的缺乏而無力改變現狀,即使通過幫扶脫貧,這些人能選擇從事的,也不是“技術”含量較高的謀生手段——這裡的“技術”,包括數理化知識,也包括辦一家農業合作社所需的眼界和執行力。而這些,都有可能通過教育習得。

  人生有了跑道,人們就能決定跑向何處——有人走出大山一直往前,也有人重新回到大山。採訪中一直陪同我們的縣委宣傳部長是“寧海模式”的第一屆初中生,他說,如今寧蒗縣至少三分之一的公務員都受過海安老師的教育,這批人大多奮戰在寧蒗脫貧攻堅的第一線。

  這大概就能解釋,為什麼這樣一個尚未摘帽的貧困縣,每年財政收入的近三分之一會投入教育;為什麼在縣城裡的異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旁,從幼兒園到高中,不是已經招生就是即將投入使用。

  離開寧蒗前,我去第三屆海安班的教室看了看。身穿統一校服的學生埋首在堆滿課本的書桌上——這看起來和北京上海的高三學生沒什麼區別。不過相比後者,人生為這些孩子準備的驚喜,要大得多。

編輯:張葦檸

漫畫評論

中工時評

e網評

現場·我在我思

來論·工事工評

新聞日曆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