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文化

文化頭條

《哪吒》票房破41億 八部新片統統敗在其手下

2019-08-19 17:23:53 北京晚報

  本報訊(記者李俐)上周共有《沉默的證人》、《全職高手之巔峰榮耀》、《龍牌之謎》等八部新片上映,但全都在與老片《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對戰中敗下陣來。截至昨晚的數據顯示,《哪吒》總票房已經突破41億,並以連續24天單日票房冠軍的成績,超越了《戰狼2》此前創造的連續21天單日票房冠軍的紀錄。

  上周五上映的新片類型豐富,且不乏口碑之作和明星陣容。其中,楊紫、張家輝主演的犯罪動作片《沉默的證人》首日排片超過《哪吒》佔據榜首,最被市場看好,但沒想到,該片在當日就被反超,未能登上單日票房冠軍。目前,《沉默的證人》票房僅僅過億,單日票房排在《哪吒》《烈火英雄》之後。

  《全職高手之巔峰榮耀》和《憤怒的小鳥2》一中一西,同屬大IP動畫。前者根據熱門網遊小說改編,擁有大批粉絲;後者根據一款成功的遊戲改編,且評分達到7.2分,口碑不錯。但這兩部動畫電影首周票房僅突破6000萬,遠不敵《哪吒》熱度。而由姚晨擔任監製及主演的女性題材電影《送我上青雲》,首日僅拿到2.3%的排片,首周票房剛過800萬。由於該片口碑不俗,不少觀眾想看片卻苦於沒有合適的場次。

  最令人意外的是,由成龍、阿諾·施瓦辛格主演的《龍牌之謎》首周三天票房僅1400萬,評分更是低至4.1分。雖然打著兩大動作巨星上演“世紀對決”的招牌,但有網友觀影后才發現:“成龍、施瓦辛格排在演員表第一位和第二位,其實戲份極少,而且兩人唯一的對手戲也很水,掛羊頭賣狗肉的圈錢之作。”

  目前,《哪吒》已經晉陞至中國影史票房榜第四位,僅次於《戰狼2》(56.8億)、《流浪地球》(46.5億)和《複聯4》(42.4億)。由於該片上映檔期延至9月26日,超過《複聯4》已成板上釘釘之事,能否繼續衝擊冠亞軍還需觀望。尤其是下周五將上映重量級新片《速度與激情:特別行動》,該片可能會對《哪吒》的排片造成不小衝擊。

  而《哪吒》之所以能不斷刷新紀錄,穩居單日票房冠軍位置,除了本身質量過硬,也顯示出同檔期其他新片的薄弱。目前排在單日票房亞軍的是已經上映18天破14億的《烈火英雄》,這也是唯一一部能在《哪吒》的觀影熱潮中站穩自己位置的作品,可見越來越多的觀眾正在趨於理性觀影,不以IP、明星、流量來選片,更看中影片的質量和口碑,能夠引起觀眾情感共鳴的影片才能笑到最後。

  延伸閱讀

  《哪吒》成功了,但國產動畫的未來還很難估計

  《哪吒之魔童降世》絕對稱得上是暑期檔的最大驚喜。這部國產動畫電影,每一天都在刷新紀錄。目前,該片已經以41億成為全球票房最高的非好萊塢動畫電影;觀影人次上,影片累計觀影總人次突破1億大關,成為中國電影市場第三部億人次觀影電影、首部億人次動畫電影;口碑上,更以8.6分成為近30年網路評分最高的動畫電影。

  全民熱議的《哪吒》,像四年前的《大聖歸來》一樣,再一次讓觀眾對國產動畫燃起了信心,也令業界感到無比振奮。在北京市文聯主辦、北京文藝評論家協會和北京電影家協會承辦的研討會上,來自產、學、研各界的專家共聚一堂,為《哪吒》的成功總結經驗,也為中國動畫電影的未來把脈。

  從傳統題材中尋找靈感並創新發展

  從《大聖歸來》到《大魚海棠》、《白蛇:緣起》,再到今年暑期檔的《哪吒》,不難看出,近幾年成功的幾部國產動畫電影,都是從傳統的神話題材中尋找靈感和養分。中國電影評論學會會長饒曙光總結了這一現象,他認為,這是一條已經被證明了比較有效的動畫電影創作路徑。

  他也指出,除了傳統題材本身的群眾基礎和藝術魅力,上述作品的成功更重要的還是主創對傳統題材的現代化轉化和創新發展。“傳統文化不能照搬,一定要和我們的現代價值觀相匹配,比如《哪吒》裡的父母形象,相比傳統有了很多新的表達,充滿愛與擔當,非常人性化。”

  不少專家都提到,《哪吒》在人物塑造和劇本創作上的用心是其成功的另一要素。這一點,恰恰也是目前很多國產動畫電影的最大短板。從導演餃子66次修改劇本和前後設計了上百版哪吒形象等創作細節可以窺見,一部好的動畫電影在創作初期就是需要千錘百鍊的。

  法國巴黎中國電影節常務顧問、國際製片人劉嫈直言,《哪吒》是她看到的目前為止第一部劇作比較成功的國產動畫長片。“人物的訴求,對命運的掙紮和反抗,實際上很多人都能夠找到共鳴,而且它有一個一貫性,從出生到成為變成神仙的這個過程讓觀眾看得很清楚。”她認為,這樣的劇作可以讓對中國傳統神話並不熟悉的外國觀眾也能毫無障礙地進入,這對國產動畫走向世界非常重要。

  “我命由我不由天”,哪吒的這句台詞點燃了無數觀眾。饒曙光認為,這一主旨能夠征服全年齡段的觀眾,“我們的很多主旋律影片,之所以不太吸引觀眾,就是缺少對人物內心痛苦掙紮的描寫,比如說哪吒命中註定要成魔,它的反抗就把人物的痛苦和掙紮發揮到了極致,這點特別感動觀眾。” 他還指出,影片中哪吒“醜兮兮”的動畫造型和太乙真人那一口流利的“川普”都充分體現了四川人的幽默和可愛,產生了非常喜劇化的效果。“動畫電影一定要有喜劇化的表達,因為到目前為止喜劇片最受歡迎。這個影片的主創非常會找那些燃點、淚點、爆點、笑點,能夠讓觀眾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內完全做了它的俘虜,無論是情感層面、價值觀層面,都實現了共情和共振。”

  “千裡馬”也需要理性資本來扶持

  作為國產動畫創作者和教育者,北京電影學院副院長孫立軍認為,《哪吒》的成功不是導演一個人的成功,而是一個團隊的成功,尤其是背後的製片人,能夠在七年內為導演保駕護航,相當不易,“優秀的製片人是當下特別缺乏的,如果《哪吒》沒有遇到光線肯定不行,千裡馬也需伯樂,能不能遇到淡定的伯樂是非常重要的。”

  事實上,《哪吒》的源起,就是光線彩條屋主動找到導演餃子才得以啟動的,資本的鼎力支援讓《哪吒》告別了以往動畫人不得不“賣車賣房”做片子的艱辛。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院長李劍平透露,其實從《大聖歸來》之後,動畫電影的投資確實有了很大的改觀,但其中大部分投資是比較盲目的,“從《哪吒》開始,可以看到理性投資,開始有針對性地選擇導演或團隊了”。

  動畫導演沈永亮還注意到,資本的加入讓動畫電影開始有了一套較為成型的營銷模式和盈利模式。“不論是光線彩條屋還是追光動畫,都比較注重年輕觀眾群體,因為他們在電影票房貢獻中佔比非常大。光線的營銷也非常厲害,《大聖歸來》《大魚海棠》時都可以看到鋪天蓋地的軟文,《哪吒》也是,把年輕人內心的困惑這個主題通過網路營銷出來。”

  雖然有了資本的加持,但饒曙光認為,並不是人人都能在這一波熱潮中“分一杯羹”。“其實我們工業化的短板,還非常明顯。這部影片大概用了70個團隊才完成,一兩分鐘就交給一個團隊去做,而在美國,這樣一部電影可能兩三個團隊就可以完成,這說明我們工業化的布局還不夠完善,工業化的標準、流程、團隊還支撐不了一定規模的生產,因此我們對未來的動畫電影市場,給不出一個非常穩定的預期。”

  在李劍平看來,從《大聖歸來》到《哪吒》的火爆,某種角度來看也是一種“報複性消費”。“大家對各種模仿國外的動畫作品感到非常厭煩的時候,出現了《哪吒》這樣代表中國文化的作品,就會格外受歡迎,這體現了年輕人對中國文化的自信。”同時,這類題材也面臨著國際化的問題,“如何在中國觀眾認可的基礎上進行國際化的合作,下一步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迪士尼資深動畫指導、北京電影學院客座教授凱文·蓋格從一個西方人的視角,為中國動畫發展建言。他認為,在國際化的背景下,中國應該更多秉持自己的本土化思維和本土化的藝術背景,同時結合國外的先進技術來吸引全世界。“如何向國外自豪地介紹本國家、本民族的故事,我覺得這在未來的發展中非常重要。西方對於中國的價值是為我所用,而不是去模仿。因為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單純地模仿國外很難成功。現在我看到國外包括美國做了很多有中國文化的故事,我相信這樣的故事,中國人來做還是最正宗的。其實中國現在要有動畫主人的意識,讓全世界看到中國動畫正在往更好方向上發展,以後會有越來越多國外的人才和資本到中國來發展。”

  本報記者李俐

編輯:盧雲
 

相關閱讀

 
 

高清圖庫

 

首發策劃

熱門排行

 

熱點推薦

 

優勢欄目

  • 優勢欄目

    昆明晉寧舊寨村舉辦2019年漁人文化節助力鄉村振興

  • 優勢欄目

    “肥女”來了!許鴻飛雕塑作品亮相雲南省美術館

  • 優勢欄目

    燕門鄉茨中教堂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