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網評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城建教育打工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文化

文化頭條

莫言新小說寫自己“衣錦還鄉”

2020-08-01 16:20:37 來源:北京晚報

  北京晚報記者 李俐

  昨天,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發布新作《晚熟的人》,這距離他上部作品出版已有十年。當晚,莫言與評論家李敬澤、作家畢飛宇舉行了一場線上直播,與讀者分享新作背後的故事。作為莫言的直播首秀,他也線上回答了不少年輕人的提問。

  用一部中短篇小說集回應“諾獎魔咒”

  2012年,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當時就有人預言,莫言將陷入“諾獎魔咒”——得了諾獎就很難再進行持續創作。

  據統計,截至2016年,莫言獲獎後去了全世界至少34個不同的城市,參加過26次會議、18次講座,題了幾千次字,簽了幾萬個名。特別是在獲獎後最初的2013年,莫言忙到一整年連一本書都沒有看。

  然而即使身在“枷鎖”之中,莫言仍舊堅持了一個作家的使命。在這八年裡,他寫過戲曲、詩歌,也到過很多地方旅行考察。他依舊時刻關注著家國的變遷,關注著周圍的人和事,並用精彩的文字講述著這些人這些事,“對於一個作家來說,你所做的事,都可能成為小說的素材或靈感的觸發點。”

  莫言坦言,所謂“諾獎魔咒”是個客觀存在,“因為一般獲得諾獎的作家都年紀很大了,創作巔峰已經過去。我只能說,我一直在寫作,一直在努力,為創作做著準備。”至於能否打破魔咒,還需留給讀者去評判。

  很多讀者都期待著莫言的長篇新作,但《晚熟的人》是一部中短篇小說集。對於為何沒寫出新長篇的疑問,莫言表示,他從不認為“一個作家只有拿出一部長篇才能證明自己”。但他說,他也有一個長篇的夢想,想寫一部時代不一樣、故事不一樣、語言不一樣的長篇,希望在最近幾年能拿出來,給大家耳目一新的感覺。

  《晚熟的人》中的“我”究竟是不是作家本人

  《晚熟的人》如同莫言的獲獎後記,他將自己寫進小說,用幽默的筆調,毫不避諱地向讀者敞開了獲諾獎後的生活。全書一共十二個故事,讀者可以隨著故事中的“莫言”,見證一次“衣錦還鄉”之旅,也見證百態人情,永珍世間。

  小說裡的這位“莫言”,獲獎後回到高密東北鄉,發現家鄉一夕之間成了旅遊勝地,《紅高粱》影視城拔地而起,山寨版“土匪窩”和“縣衙門”突然湧現,“還有我家那五間搖搖欲倒的破房子,竟然也堂而皇之地掛上了牌子,成了‘景點’,每天都有人來參觀,來自天南地北的遊客,甚至還有不遠萬裡前來的外國人”。

  書中的“我”,究竟是不是莫言本人呢?他說:“起碼是我的一部分,我跟小說裡的莫言是在互相對視,我在看他,他在看我,有時候他在小說裡的表現是我控制不了的,他在小說裡不想做的事,也許我在生活中做了很多。這種關係就像是,孫悟空拔下一根毫毛,變出了一隻猴子。”

  對於書名中的“晚熟”二字,莫言解釋:“晚熟,還是希望不斷超越自己,不希望自己過早成熟、定型,希望自己晚熟,讓自己的藝術生命更長久一些,雖然這難度很大。”

  不同於以往所有的作品,莫言第一次在作品中引入了當下社會的“新人”——網路“大咖”高參。高參深諳互聯網運作規律,最擅長鬍編亂造、添油加醋,靠販賣謠言發家致富。她手下有上百個鐵杆水軍,讓咬誰就咬誰,讓捧誰就捧誰,將網路玩弄於股掌之中。高參有一句名言:“在生活中,一萬個人也成不了大氣候,但網路上,一百個人便可以掀起滔天巨浪。”

  這樣一位“新人”的加入,也反映了莫言對當下現實的關注。他說:“我也有手機,有微信,有朋友圈。剛開始很入迷,天天看朋友圈,聽到風就是雨,現在發現不是那麼回事,也會看一看,但不會浪費太多時間了。”

  他觀察到,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讓農村裡的老年人也突然成長了起來,他們對網路的熟悉、對外部世界的了解,和城裡的年輕人是一樣的,所以便在書裡寫了高參這樣一個人物,“這樣的人物是時代造就的,是我過去小說中不可能出現,也從沒有出現過的。”

  現場

  首秀直播線上答疑

  在直播的後半程,莫言化身“知心爺爺”,耐心回答年輕網友提問。當被問到如何看待“流量”問題時,他笑稱:“我只知道流量多了就得開閘泄洪,不然容易發洪水。”

  網友:我的文學素養一般,擔心看不懂您的作品怎麼辦?

  莫言:我向你保證,可以看懂。如果年輕30歲,我的小說你可能看不懂。因為在上世紀80年代,大家都在追求現代派的手法,隨著人慢慢成熟才意識到,用最普通、最平常的語言,才能顯示出一個作家真正的成熟。現在我的小說你肯定能看懂。

  網友:越來越多人購買電子書,選擇線上閱讀,您怎麼看?

  莫言:用手機、電腦閱讀,也是閱讀的重要構成部分。沒有高下之分。我個人感覺,手捧一本紙質書更像閱讀,更能找到感覺,更能夠細讀。紙質書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會長期存在,不會被電子書消滅。

  網友:我想成為一名網路作家,但家長很反對。您當年投身寫作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怎麼解決的?

  莫言:我一直反對把網路文學不當文學來看,你可以把網路兩個字去掉。至於寫作中的困難,寫作時間越長,遇到的困難越多,我現在就舉步維艱。80年代我想怎麼寫就怎麼寫,幾乎不考慮讀者,現在就沒有那麼自由了。我了解的文學越來越多了,就不想重複別人用過的辦法了,也不想重複自己寫過的東西,但能不能做到?很難。你們這麼年輕,有困難就克服唄。

  網友:請您談談文學的價值。

  莫言:文學最大的用處,就是它沒有用處。科學的發展能直接改變人的生活。但文學對人類、對社會的作用,不是這麼發揮的。

編輯:鄭鑫
 

高清圖庫

 

首發策劃

  • 聚焦2020世界讀書日

    今天(4月23日)是第25個世界讀書日,不斷創新的閱讀手段拉近了閱讀與人們的距離,但無論什麼形式,我們都能在書中體驗人生的價值和樂趣。

  • 滄桑巨變70載:文化煥發時代風采

    新中國成立至改革開放前,我國各項文化事業在恢複、改造和曲折中不斷髮展。改革開放為文化發展帶來新的契機,文化建設邁入了新的曆史時期。

  • 始驚三伏盡 又遇立秋時

    經曆了一段時間夏季酷熱的考驗後,8日終於迎來了二十四節氣中的"立秋"。

 

熱點推薦

 

優勢欄目

  • 優勢欄目

    “大暑”:綠樹蔭濃夏日長,樓台倒影入池塘

  • 優勢欄目

    “夏至”:晝晷已雲極,宵漏自此長

  • 優勢欄目

    小滿:最愛壟頭麥,迎風笑落紅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