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網評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文化

文化頭條

“羅馬和平”下不同文化的相遇

2020-09-21 16:00:34 來源:光明日報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徐曉旭(中國人民大學曆史學院教授)

  羅馬通過長期征服和帝國主義外交,在舊大陸西部建立了一個大帝國。地中海成了羅馬人名副其實的“我們的海”。這片海域之外從萊茵河到大西洋沿岸的西歐大陸、多半個不列顛島、多瑙河流域以南的中歐部分和以北的羅馬尼亞、大部分黑海沿岸、尼羅河流域、阿拉伯沙漠的西北邊緣等地也都被組織到這一政治體中。甚至兩河流域和亞美尼亞也短期落入羅馬治下,高加索地區曾不乏其屬國。羅馬的對外戰爭集中在公元前幾個世紀,從奧古斯都結束內戰一直到馬可·奧裡略時代邊境危機為止,除克勞狄征服不列顛、圖拉真征服達契亞等拓土外,帝國居民一直享受著和平與繁榮。現代學者經常用古代羅馬作家筆下的“羅馬和平”一詞來指稱早期帝國這兩個世紀的太平盛世及其政治秩序。

  在羅馬征服之前,一些地區和人群已經開始有所接觸甚至是頻繁的文化交流,但也有一些地區缺乏經常性直接交往。帝國的行政管理、軍隊的邊境和行省駐紮及治安維護、通達的道路建設和河海航運、密布的境內外貿易網路、人員的往來、旅居、移民和族群雜居、羅馬公民權的推廣等,都給境內各地乃至境外有關地方不同文化的相遇及互動提供了多種可能性。帝國本身也對其不乏影響甚或幹預。

  皇帝克勞狄把拉丁語和希臘語稱為“我們的兩種語言”。從通用語來看,晚期古代“希臘的東方”和“拉丁的西方”的底色在“羅馬和平”中已繪就。整個帝國的文化面貌也可概括為希臘化的東部和羅馬化的西部。不過,“希臘化”和“羅馬化”已遭質疑:兩詞將希臘羅馬文化預設為高級文化,片面強調其單向度傳播,忽略了文化互動的複雜性。並且,羅馬已頗為希臘化,精英階層和受過教育者會說希臘語,文學、藝術、建築、思想和生活方式深受希臘影響。希臘人也並非全無羅馬化,取得羅馬公民權者會把名字改成羅馬式姓名。

  帝國東部希臘化已有三四百年。小亞的呂底亞、呂基亞、卡裡亞古典時代就已開始希臘化。亞曆山大東征開啟了希臘化時代。塞琉古、托勒密等希臘化王國把希臘語作為官方語言,結果是當地精英和城市居民的希臘化。羅馬的征服並未打斷反而助推了希臘化。奧古斯都時期的銘文顯示,呂底亞城市薩爾狄斯、圖亞提拉均屬“亞細亞的希臘人同盟”。它們還是“泛希臘人同盟”成員,該同盟為“愛希臘的”皇帝哈德良對希臘語地區加強掌控的巧妙手段。

  小亞細亞西南部的基比拉城也是“泛希臘人同盟”成員。其遺址上的市場、運動場、劇場、音樂廳、神廟、拱門、浴室、噴泉、供水和排水系統等公共建築,多建於公元2-3世紀。它與整個帝國的城市大同小異,希臘羅馬建築並存。關於其地點記載不一,它最終被定位於此遺址,依據為寫有“凱撒利亞·基比拉人的議事會和公民大會”的出土銘文。議事會和公民大會是希臘古典城邦制度,在希臘化王國時代仍保持活力,此時又變成羅馬帝國自治城市的管理形式。基比拉有的錢幣上也帶有銘文“凱撒利亞人”,“凱撒利亞”應為該城得自皇帝的新名。

  基比拉官方檔案用希臘語發布,這是希臘化東部城市的通則。帝國的行政語言是拉丁語,政令到達東部要譯成希臘語或用雙語公布。除非獲得羅馬公民權的精英想進入帝國元老院,或者誰想參加地方行政管理、參軍、去西部工作,東部居民一般沒有學拉丁語的動力。

  西部以及北部各地被征服後也陸續步入羅馬化進程。意大利最早,到共和國末期,整個半島凡是受過一些教育的,無人不會說拉丁語。甚至南意大利的希臘人,在保留希臘語的同時,也說起了拉丁語。西西里到帝國時代,拉丁語也已普及。

  公元前4世紀早期迦太基曾禁學希臘語,卻未見長效,希臘語在北非成了僅次於布匿語的第二語言。羅馬征服後,拉丁語的重要性超過希臘語,成為迦太基人從小習得的語言,城市中受教育者兩種語言都會。但整個阿非利加行省仍通行布匿語,也有人說柏柏爾語。在大萊普提斯遺址可見拉丁、布匿雙語銘文。劇場和新市場的銘文中記載了出資建造者擁有羅馬式三名Annobal Tapapius Rufus,不過僅第三個是純拉丁名字。其家族在帝國初期主導了城市政治。銘文中的“蘇菲特”原本為迦太基執政官,後變為城市自治官職。隨著羅馬化程度的加深,公元1世紀末後布匿語退出公共領域。

  西班牙和高盧有很多羅馬的殖民地,羅馬和意大利移民帶去了拉丁語及城市的生活方式。古典作家老普林尼說,那爾波高盧“更像意大利而非行省”。該省的尼姆是“羅馬和平”下一座繁榮的城市,它有幾千年的人居史,高盧時代就是一座城鎮,是阿雷科米基人的首府。這支高盧人於公元前121年歸附羅馬,行省同年設立,隨後多米提亞大道經過尼姆。尼姆大興土木始於奧古斯都時期。在陸續建成的公共建築中,加爾河上的高架引水橋是向城內供水工程的一部分,圓形劇場則是帝國境內最大的劇場之一。

  高盧尼姆以卡瓦利埃山和山下泉水為中心,山上建的石塔又被奧古斯都擴建。泉邊為帝國宗教建築,有奧古斯都聖所和祭壇、寧芙廟,還有一座高盧式神廟供奉奈毛蘇斯。該高盧神現為尼姆保護神、泉水和治療神。祭壇銘文把他和羅馬的朱庇特或“太陽城的朱庇特”相提並論。泉邊還奉祀奈毛茜凱諸母,她們也是高盧神。高盧神與羅馬神、希臘羅馬化的閃米特神,以及遍布帝國的皇帝崇拜共處一片神聖空間。

  羅馬官方需要地方行政管理人員,西部和北部行省當地精英階層想躋身羅馬統治體系,合作願望構成拉丁語傳播的動力,面向當地貴族子弟的學校成為拉丁語乃至希臘語教育的陣地。盧格敦高盧的奧頓、萊茵河附近、朱利安阿爾卑斯山區的埃摩那、潘諾尼亞的薩瓦裡亞、不列顛都有這類學校。伴隨語言習得,是對羅馬生活方式的模仿,目標是獲得羅馬公民權和從政。

  西部、北部有些地區的羅馬化較為迅速。帝國早期,羅訥河畔的高盧部落已會說拉丁語,圖爾狄塔尼人和“曾為西班牙最野蠻的民族”的凱爾特伊比利亞人也將拉丁語作為第一語言。潘諾尼亞人公元前9年被羅馬征服,公元6年起義時不僅熟悉羅馬軍紀,而且掌握了拉丁語,不少人還了解羅馬文學和思想。達契亞在羅馬治下僅經過一個半世紀,拉丁語就紮了根,並在此基礎上發展為羅馬尼亞語。有些行省羅馬化有限。在上麥西亞,除羅馬殖民地外,拉丁語局限於行政和上層使用,農村仍說本地語。羅馬人雖有引導羅馬化之舉,卻無意消滅當地文化。正如科普特語、阿拉米語(它是耶穌的母語)、亞美尼亞語在東方,伊裡利亞語和色雷斯語在巴爾幹仍有不少人說一樣,日耳曼語、凱爾特語、伊比利亞語、阿奎塔尼語在帝國西部繼續存在。

  西部和北部當地宗教不再繁榮的同時,除希臘宗教被羅馬吸收並推廣外,每一種強勁的東方宗教都被奴隸、水手、商人、士兵,甚或傳教者等帶到西部。埃及的伊西斯崇拜、小亞的居柏萊崇拜、以波斯神米特拉為崇拜對象的密特拉教,以及從猶太教中分離出來的基督教,都在“羅馬和平”之下發展為跨越族群和文化、具有某種“世界性”的宗教。

  “羅馬和平”,正值羅馬帝國、帕提亞帝國、貴霜帝國、漢王朝的共同和平時期。在貫通它們的絲綢之路和印度洋商路上,物資、人員、技藝、思想不停流動,各種文化不斷相遇與對話。如非洲阿克蘇姆王國的錢幣上以及犍陀羅佛教藝術中均可見希臘羅馬元素,而印度香料和中國絲綢也豐富了羅馬人的生活。

  “羅馬和平”,作為盛期帝國的一個樣本,提供了一種觀察不同文化相遇的大範圍的場域單元。在這一文化系統下,帝國的政治框架和某些幹預舉措,提供了不同文化接觸、適應和雜合的便利,其結果是,既可能造成原有文化因素的消亡,又可能催生新的文化種類;既放任文化的多樣性,又促成文化的同一性。

編輯:鄭鑫
 

高清圖庫

 

首發策劃

  • 聚焦2020年七夕節

    以民間故事為載體的七夕節,是中國人歌頌美好情感、追求幸福生活、推崇責任擔當的節日,始於上古,傳承至今。

  • 聚焦2020世界讀書日

    今天(4月23日)是第25個世界讀書日,不斷創新的閱讀手段拉近了閱讀與人們的距離,但無論什麼形式,我們都能在書中體驗人生的價值和樂趣。

  • 滄桑巨變70載:文化煥發時代風采

    新中國成立至改革開放前,我國各項文化事業在恢複、改造和曲折中不斷髮展。改革開放為文化發展帶來新的契機,文化建設邁入了新的曆史時期。

 

熱點推薦

 

優勢欄目

  • 優勢欄目

    “大暑”:綠樹蔭濃夏日長,樓台倒影入池塘

  • 優勢欄目

    “夏至”:晝晷已雲極,宵漏自此長

  • 優勢欄目

    小滿:最愛壟頭麥,迎風笑落紅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