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文化

文藝

被笑稱為“女版李安” 十年家庭主婦“熬出”首部電影

2019-03-15 07:54:22 北京青年報

  導演首秀《過春天》今日上映

  記者面前的白雪沒有青年導演的那股羞澀,也毫無做了十年家庭主婦的煙火氣,倒是像一個老辣的職場之人,透著利落和帥氣。而她的處女作電影《過春天》也是“片如其人”,沉穩老到,張弛有度,乍一亮相便好評如潮,備受推崇。

  在整部影片的拍攝過程中,白雪說自己吃得好、睡得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有如神助。坐在監視器前的她,像是一直屬於這個位置,絲毫沒有忐忑與慌張。

  也許,所有的彷徨無措、緊張焦慮都在十年“賦閑”時光中消耗掉了。在漫長的時間裡,無片可拍的她會不自覺陷入自責之中:“一個導演怎麼能畢業了十年,還一部作品也沒有?怎麼可以讓自己做了十年的家庭主婦?”

  《過春天》拍完後,影片監製田壯壯老師開玩笑說白雪像“女版李安”,讓家人養了十年。白雪向記者坦承這十年的日子並不好過:“每當我在十年間感到心裡發空時,會看李安的書和宗薩仁波切的《正見》,以讓自己平靜下來。”

  過春天,這個詞語蘊含著多種意味,而對於白雪本人而言,則是她以這部電影“過關”,確認原來自己真的可以吃導演這碗飯。

  面試時說自己生下來就是來當導演的結果當了十年家庭主婦

  白雪出生於西北,在深圳長大,18歲考到北京電影學院,2007年導演系本科畢業,回憶自己的“導演夢”,白雪說其實家中並無人從事文藝工作,但媽媽是個電影迷,“懷孕時一直看《大眾電影》,一期不落。在我三四歲時,父母就會帶著我去看通宵電影。”或許是這樣潛移默化地得到了熏陶培養,學生時期的白雪成為文藝骨幹,表演、合唱團、主持,樣樣都強。

  白雪所在的是一所省重點中學,成績不錯的她在高二時決定去報考藝術院校,又不知道怎麼準備,就來北京參加了中戲的表演暑期班,給他們授課的老師是中戲著名的張仁裡教授。

  自稱從“文化沙漠”來的白雪被北京的文化氛圍深深吸引,學習得如饑似渴,上課時拿著本子認真記筆記,下課則去看各種戲, 看著她那麼有上進心,又對講戲、排戲的內容那麼專註,張仁裡老師就建議她去考導演系試試:“我說能嗎?他說一定行。”

  正是在這樣的鼓勵下,白雪確定了自己的高考志向,離開北京時,白雪買了好多碟和書,“越看就越覺得喜歡電影,那時是文藝青年的狀態,怎麼考試並不清楚,也沒人輔導,就自己琢磨,制訂計劃,看片看電影雜誌,看中短篇小說,結果一路考試倒也順利,我現在都記得自己在最後的面試時,跟主考老師說:‘老師,我這輩子生下來就是來當導演的’。”說到此處,白雪哈哈大笑:“我那時太可怕了,怎麼會這麼說,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白雪如願以償考入了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班裡15個同學只有4個女生,白雪的表現足夠優秀,家人也對她寄予厚望,但沒想到“高開”之後卻是“低走”,用白雪自己的話說就是“畢業就失業,失業就十年”。白雪由家人眼中的驕傲,成為了“失業女青年”,究其原因,白雪感慨說:“我2007年畢業的時候,給予青年導演發展的平台並不多,人們對新導演缺乏信任。而當下的年輕人就幸福多了,可以先從‘網大’練手。”

  白雪坦承家人和自己的心態在這十年間不斷起伏,有時父親也會建議她“要不去找個工作?”白雪說:“我有時也想工作,可是找不到,沒人找我拍戲,也沒人找我拍廣告,他們說我是沒被逼到那個份兒上,可能的確如此,我的先生賀斌是我的同學,也是《過春天》的製片人之一,要感謝他養了我十年,這些年來從來沒對我冷言冷語,從來沒對我暗示過一句讓我去工作賺錢的話。”

  雖然家人並不想給白雪任何壓力,但對於懷有導演夢,曾說自己“為導演而生”的白雪顯然不能甘心於平庸,以至於她笑稱自己那時候抑鬱症和焦慮症並發,感覺是在迷霧中。

  這十年間,白雪大部分是賦閑在家,偶爾做過場記,幫過田沁鑫導演做話劇,腦中也有20多個構思,但覺得不成熟又都放棄了,後來,也是為了逼迫自己一下,她在2013年考入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MFA藝術碩士,“因為這個學位想畢業的話,要求必須拍部長片,我那時懷著孕就去考試了。開學時,孩子是五六個月大。”

  白雪的導演首秀《過春天》2018年拍攝完成後一鳴驚人,入圍第43屆多倫多國際電影節“新發現”單元、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上獲得費穆榮譽·最佳影片和費穆榮譽·最佳女演員兩項榮譽、入圍柏林國際電影節新生代單元、入圍第13屆亞洲電影大獎最佳新導演、最佳新演員兩大獎項。大家跟她開玩笑,稱她的全家人投資她一個人做導演,沒白瞎,白雪終於“熬出頭”了。

  有種撥開雲霧的感覺,說不好是我遇到它,還是它碰到我

  現在回想,白雪自認這十年並未被“荒廢”,因為她剛畢業時是拍不出《過春天》這樣的電影作品的,“無論是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那時自己都還不成熟,也沒有什麼閱曆,而2015年啟動這個時,自己已相對平和、成熟,再去做電影,就是不得不說的狀態。以這樣的方式開啟第一部電影,我覺得這是個幸運的開始。”

  白雪認為自己做家庭主婦的這十年感受很重要,作為妻子、母親,她沒有生活在真空之中,而是深刻地理解了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往來,這十年來生活的滋養,最後全部在《過春天》中得以釋放。

  《過春天》之前,白雪也寫過劇本,但都半途放棄了,“想要去做什麼,但是不知道寫什麼,也寫不出來,直到2015年遇到《過春天》的故事。”

  《過春天》的靈感來自一位電影學院文學系同學的劇本,她是香港人,寫了一個13歲的深圳女孩每天去香港上學的故事。白雪讀完後覺得被擊中了,因為她作為西北人,在深圳長大,之後又到北京上學安家的經曆,讓她對這個跨境學童有著深深的共鳴,“有種撥開雲霧的感覺,說不好是我遇到它,還是它碰到我”,白雪開始嘗試修改朋友的劇本,但是終因不太合適,而決定另起爐灶,“但我非常感謝她當時給了我這樣一個題材上的啟發,所以我把她放在聯合編劇的位置。”

  電影《過春天》講述了十六歲少女佩佩為完成和閨蜜一起去日本看雪的約定,從而被走私團夥僱傭,冒險走上“水客”道路的獨特遭遇。

  16歲的佩佩是個一臉純淨的中學生,她家在深圳,每天穿過閘口去香港上學,她在香港有學校有朋友但沒有家;但在深圳有家,卻沒有朋友,這種雙城生活,讓她註定成為一個沒有身份認同感的人。

  白雪創作這個劇本時純粹是因為自己喜歡,當時也沒有投資人,甚至這個劇本能寫到怎樣的程度,她心裡也不強求,因此,她很放鬆。在毫無壓力的情況下,白雪花了兩年時間去深圳、香港兩地做調研,和各個年齡層的跨境學童,甚至包括他們的父母去聊,和海關等工作人員聊,和賣手機的聊,還去香港博物館,去查閱與香港有關的曆史書籍,寫了兩萬多字的筆記。

  白雪表示,一個電影故事從無到有非常難,因為需要構建整個世界,雖然《過春天》是部小片子,但是有很多未知的東西,和她本人的生活還是有距離的,“所以需要我了解的東西很多,而了解得越多越恐慌,怕寫得不對。所以寫這個劇本很不容易,但是,我始終沒有放棄,因為我對這些人物有種悲憫心疼的東西在心裡。我每天早上把孩子送去幼兒園後,就到一個咖啡館寫一天。因為是第一次完整寫劇本,有點拖遝,寫了大概有兩年,遇到寫不下去時就停下來想想,修正這個故事。兩年來,這個故事陪我一路走下來。我以前看電影時特別愛對別的電影說三道四,現在自己做電影才深深感覺,拍電影真是不容易。”

  白雪不想把《過春天》拍成一部犯罪類型片,也不想拍成是講述問題少女的青春片,更不想觸碰時局,拍成紀錄片,“我做的不是人物樣本,而在寫人物之間的情感,香港和內地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這種情愫切不斷,人與人之間應該溫柔地被看待。”

1 2 共2頁

編輯:穀永光
 
 

相關閱讀

 
 

高清圖庫

 

首發策劃

熱門排行

 

熱點推薦

 

優勢欄目

  • 優勢欄目

    “榜樣的力量——雷鋒精神國際公益海報設計邀請展”在撫順市雷鋒紀念館啟幕

  • 優勢欄目

    “中國夢·勞動美”第六屆全國職工攝影展徵稿啟事

  • 優勢欄目

    草原號動車“鬧元宵”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