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文化

優勢欄目

明清老街的“迴響”

2019-07-01 07:56:33 中工網——《工人日報》

江西黎川的明清老街有著悠久的曆史,但亟須修繕和保護的除了古建築,還有流轉於老街上的傳統手工技藝——
明清老街的“迴響”

  圓木桶製作技藝 吳維剛 攝

  長巷的盡頭,似乎飄散著古街淡淡的煙火,行人悠閑走過,把恍惚的記憶,遺落在時光裡。6月26日,《工人日報》記者走進江西省贛南黎川縣,探尋明清古城老街的文化魅力。街上商販叫賣,閣樓文人品茗對弈,在這裡,依稀能看見那段曆史的模樣。

  如今,光陰流轉,昔日的繁華換了天地,許多民間傳統文化技藝在輾轉間流離,甚至近乎失傳。年輕一代奔赴他鄉,老一輩的手工藝人堅守於此,滄桑而淒美。

  夢回古韻之都

  站在黎河大橋上遠眺,一邊是嶄新繁華的現代都市,一邊是古色古香的明清老街,讓人恍若隔世。踱下橋頭,便是老街入口。因年代久遠,街面的青石板有些已鬆動,踩在上面便會“咯咯”作響。兩邊的老字型大小店鋪和古宅,隨著街道綿亙數裡,望不到盡頭。

  越往深走,老街的曆史氣息便越濃。清早,沿街的早餐店往外冒著熱氣,氤氳在薄薄的晨陽裡,一批又一批饑腸餓肚的覓食者循著味道趕來。除卻吆喝聲,老街的小巷弄裡,時常還會飄出清脆而沉穩的敲打聲,那是老手工藝人幹活傳出的聲音。

  老街始建於南宋,繁盛於明清,但老街的名氣不僅僅是因為“年紀大”,也因為“有資曆”。中國“章回小說第一人”、現代著名文學家張恨水曾居住於黎灘河畔,如今他的舊居已被還原修繕;李氏族人為紀念明代名臣李泰,在老街建造了李氏家廟,如今已成為展示黎川民俗文化的博物館;梁家大廳曾是黎川蘇區縣委的辦公場地,毛澤民、彭德懷、邵式平、方誌純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曾經在這裡指揮過紅軍浴血奮戰,如今正在改造為紅色旅遊地……

  儘管曆經多年風雨,老街的朱門大院不少已經凋零殘破,但世人仍能從中領略到明清建築藝術的風采。

  釘秤手藝曾是“金飯碗”

  殘破的老宅可以修繕保護,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老街深處傳承數百上千年的傳統手工藝卻面臨無人問津、無人繼承甚至消失的尷尬境地。

  在黎川,說起手工秤,就繞不開萬賢勇這個名字。1938年,因為戰亂,萬賢勇的父親從南昌遷居至黎川。

  “在戰亂年代,我父親靠著釘秤這門手藝娶了媳婦成了家,還把我們7個兄弟姐妹養大成人。”聊起家族的手藝,萬賢勇臉上滿是得意。為了過上好日子,初中畢業後,萬賢勇便繼承了父親的技藝。據他介紹,過去老街只有陳、張、萬、諶四戶人家掌握了釘秤這門手藝,當時的規矩是手藝只傳兒子,不傳外人。

  “我學手藝那會,剛好趕上改革開放,手工秤的需求猛增,我們一天做到晚都還供不應求,經常還要加夜班。”萬賢勇清楚地記得,當時一般幹部職工的月收入才50元,而他們一個人做秤的月收入便可達200多元,這也讓他明白了釘秤這門手藝是“金飯碗”。

  可惜好景不長,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隨著電子秤的推廣使用,手工秤的銷量便開始走下坡路,靠做秤這門手藝,萬賢勇只能勉強維持一家大小的生活。

  “2006年開始,這種情況更加糟糕,我做的秤一天一把都賣不出去,為了生存我不得不在一家公司做起了保安,釘秤這門手藝也擱到了一邊。”萬賢勇臉上的神色有些黯然,如今釘秤已經成了他的副業,只是有時一些熟悉的老客戶及愛好收藏的找上門來,他才利用晚上和節假日為他們製作手工秤。

  “又是累活,又沒有錢賺,年輕人當然不願意學。”萬賢勇說,就算現在手藝可以傳外人,也找不到願意學的人了。

1 2 共2頁

編輯:郭麗娟
 
 

相關閱讀

 
 

高清圖庫

 

首發策劃

熱門排行

 

熱點推薦

 

優勢欄目

  • 優勢欄目

    甘肅古浪青年教師剪紙二十載 “刻剪”本土文化推介家鄉

  • 優勢欄目

    2019“造夢·鳥巢”大型視聽光影秀亮相

  • 優勢欄目

    明清老街的“迴響”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