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文化

優勢欄目

明清老街的“迴響”

2019-07-01 07:56:33 中工網——《工人日報》

  彈棉花手藝面臨失傳

  年逾花甲的蘆龍柯也在為自己的手藝找不到人繼承而發愁。

  彈、壓、牽紗和擂,這是彈棉花的四道工序,在蘆龍柯看來,就和吃飯睡覺差不多,早就成了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工序簡單,卻是一門易學難精的功夫活。”從13歲開始,蘆龍柯便跟姐夫做學徒彈棉花,不知不覺已是53年,如今自己的兩鬢和棉花一樣白。

  “1967年那會兒,我剛學會彈棉花這門手藝,家裡人卻讓我去參軍。退伍後,我被分配到縣副食品公司,當上了國營企業的一名職工,一直到1994年下崗。”蘆龍柯回憶,在縣副食品公司上班那段時間裡,碰上成婚嫁女,許多熟人知道他會彈棉花,便會找上門來請他幫忙,因而這門手藝他從來都沒有荒廢過。“下崗後,為了生計,我被迫重操舊業,重新揀起了彈棉花這門手藝,一直幹到現在。”

  據介紹,解放前老街彈棉花的店鋪有30多家,1955年成立了彈花社,最多時有50多人在社裡彈棉花,蘆龍柯便是其中一員。

  “現在雖然有大量的踏花被、羽絨被供應市場,但是手工彈的棉花被由於更加舒適保暖,市場需求依然較大。”特別是到了春節前後,蘆龍柯的店鋪更是門庭若市。頓了頓,蘆龍柯歎了口氣說:“原來在彈花社一起學徒的,要麼去世了,要麼上了年紀彈不動了,現在老街只剩下我一個人還在堅持。”

  圓木師傅的堅守

  工作時,老楊喜歡穿著一件白得發亮的背心,臉和手臂上的肌肉線條明顯,刨木刀在手中反覆來回,木屑飛揚。

  老楊本名楊毛仔,今年65歲,從12歲開始學做圓木到現在已經50多年了,大家都親切地喊他“老楊”。據老楊介紹,他家在老街做圓木算得上是老字型大小,他的爺爺解放前便在老街開有“楊弘茂木桶店”。

  “據說當時‘楊弘茂木桶店’生意十分紅火,光學徒工都有五、六個,因而積攢了一些資金,供我父親讀書,所以我父親沒有做圓木匠,反而做了教書先生,教私塾、堡學。”提起這件事,老楊有些哭笑不得。原來,父親由於收不到學費,生活難以為繼,解放後,不得不又學爺爺做圓木,最後還是靠這門手藝養家糊口。1963年,12歲的老楊也開始跟著父親學做圓木。

  “1968年,我被下放到社蘋鄉宏沅村,還好我當時學了一門手藝,沒有被安排種田,而是進了隊裡的綜合廠,每天騎著一輛單車走村串戶去為村民上門服務。”

  “1980年,我從農村回到了縣城,沒有單位,就在老街重操舊業,做圓木一直到現在。”老楊說,現在雖然電飯煲、塑料桶、塑料盆代替了不少圓木製品,但是新的需求不斷出現,市場上飯店的飯甑、泡腳的木桶,需求量依然很大,讓他的活都接不過來,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10點多鐘。

  雖然已經快70歲了,但是他的身體還十分硬朗,老楊說,只要不病倒,他便一直會幹下去。

  釘秤、彈棉花、做圓木、打錫、做蔑、打鐵、刨煙絲……老街裡,至今還保存著數十種傳統手工藝,而掌藝者幾乎全是垂垂老者。這些在曆史長河中熠熠生輝的遺珠無人繼承,是老一輩手工藝師傅的遺憾,終究也會成為我們的遺憾。終有一天,老街深巷中傳出的敲打聲,將成為這些傳統手工藝和匠人師傅們的“絕唱”和“呐喊”。(工人日報-中工網記者 盧翔 通訊員 吳維剛)

1 2 共2頁

編輯:郭麗娟
 

相關閱讀

 
 

高清圖庫

 

首發策劃

熱門排行

 

熱點推薦

 

優勢欄目

  • 優勢欄目

    甘肅古浪青年教師剪紙二十載 “刻剪”本土文化推介家鄉

  • 優勢欄目

    2019“造夢·鳥巢”大型視聽光影秀亮相

  • 優勢欄目

    明清老街的“迴響”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