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文化頻道文化時評-正文
觀話劇《平凡的世界》有感:從文學經典到戲劇佳作有多遠?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1 07:40:34來源: 北京日報
分享到:更多

  一座巨大的石碾,碾壓著劇中人,也氣勢洶洶地彷彿要向觀眾席碾過來……話劇《平凡的世界》繼西安首演後,近日又移師北京,也是早早地門票售罄,正式演出時已經是一票難求。舞台上的《平凡的世界》有三個多小時之長,算是時間比較長的舞台劇了,但看來並不令人疲憊,宛若徐徐展開一幅時代畫卷,小說裡停留在字裡行間的人物躍然而出,帶領觀眾進入一段特殊的旅程,其間有辛酸、哀傷,也有光明和溫暖。

  繼兩年前話劇《白鹿原》引起轟動後,這是陝西人藝再次驚豔北京舞台。如果要細究陝西人藝為什麼能夠在最近幾年突然變得這麼搶眼?可以發現文化底蘊深厚的陝西戲劇人走了一條捷徑——無論《白鹿原》還是《平凡的世界》,都是基於當代文學經典名著改編而成的作品。

  陝西文化厚重深沉,走出了路遙、陳忠實、賈平凹等一批當代最優秀的作家,影響力早就擴散至海內外,《平凡的世界》《廢都》《白鹿原》這幾個大部頭,也位居當代文學的巔峰之作序列。

  在戲劇原創乏力的今天,向文學經典著作借力的優勢顯而易見。北京人藝2006年將《白鹿原》搬上舞台時就備受關注,編劇孟冰、導演林兆華對於這部文學經典的解讀,其時也得到了業內外的肯定。

  時隔近十年,陝西人藝以北京人藝版劇本為基礎,又推出了陝版《白鹿原》。按理來說,北京人藝版《白鹿原》珠玉在前,一個地方劇院的作品還能有什麼新作為?但原著的魅力遠比人們想象的要大得多,這也讓陝版《白鹿原》得以打破了觀眾的陳見。他們以陝西方言講述陝西故事,將更地道的“白鹿原”故事搬到觀眾眼前,全國巡演竟然是一票難求的火爆。

  也正是《白鹿原》的火爆,堅定了陝西人藝的信心,以陝西作家創作的當代文學經典為基石,尋找一條地方劇院的突破之路,也才有了如今的話劇《平凡的世界》。據了解,陝西人藝還計劃改編另一部經典小說,將組成一個話劇“三部曲”。

  這些改編自文學經典的戲劇作品的火爆,也讓近些年戲劇圈裡頗為流行的“劇本無用論”露出了破綻。

  久經考驗的文學經典,為戲劇作品打下紮實的基礎,解決了基礎的文本問題,讓戲劇人在更高層次獲得更大的創作空間。去年烏鎮戲劇節最受歡迎的作品《葉普蓋尼·奧涅金》,亦是改編自普希金的同名作品,原著的經典性自不必多提,而戲劇的舞台呈現又為經典賦予了新的力量。在堅實的文學基礎之上,在文學作品廣泛的傳播度和美譽度之上,戲劇創作者的二度改編就輕盈、自由了許多。

  一部經典文學原著的確可以為戲劇作品加分不少,但好的文學作品如何轉化成為戲劇經典,卻並沒有那麼簡單。文學經典改編為戲劇作品,並不只是粗暴的複製粘貼就行了。真正成功的改編作品,一方面要傳遞出原著的精髓,另一方面戲劇作為一種獨立的藝術形式,即使是基於經典改編的戲劇作品,也應該是一個獨立的作品,創作者面對經典仍然要保持足夠的清醒。戲劇創作者既要尊重原著,又要有自己對原著的獨立解讀,才有可能產生一個高品質的舞台藝術作品。

  面對皇皇巨著如何剪裁就是首先要面對的問題,而深入理解原著的精髓則是關鍵。小說《平凡的世界》有110萬字之巨,而戲劇則是一種高度精鍊的藝術形式,兩者之間如何轉化,對戲劇創作者也是極大的考驗。

  小說《平凡的世界》既是一部時代史詩,又因動人的愛情而富有詩意。編劇孟冰在參透路遙原著之後,以四對年輕人的愛情為線,將原著中最具戲劇性的場面提煉出來,表現齣劇中人對時代變革的彷徨、對理想堅定的追求、對愛情的執著等打動人心的主旨。舞美設計上巨型的碾子和接近雕塑質感的服裝,則使這種表達得以強化。小說中人物的服飾、觀念可能會過時,但在時代巨輪的碾壓下依然堅守理想,並秉持追求理想的精神,依然能夠與今天的年輕觀眾對話。這些閃光的東西是《平凡的世界》最寶貴的地方,也是它從小說到電視劇再到戲劇,每一種藝術形式都能夠引起關注的原因。

  向文學借力的不只是陝西人藝,導演田沁鑫近年也有許多作品源自文學經典,比如《青蛇》《四世同堂》《北京法源寺》,這幾部戲也是她近年來頗受好評的作品。在汲取文學原著營養的同時,她的戲劇作品也因為極具個性的解讀、鮮明的戲劇風格、獨特的呈現方式,而不失為一個獨立的藝術作品。她的方法值得借鑒,也為後來者樹立了一個“路標”。

  不過,優秀的戲劇作品不僅僅需要好的劇本,還需要表演、導演、舞美、服裝、化裝等各方面的共同配合,話劇《平凡的世界》在表演方面尚欠火候,特別是演員仍需要進一步努力,如此才能合力打造出一部更趨完美的作品。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