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文化頻道文化時評-正文
斷了線的“風箏”,為什麼能繼續飛?
徐顥哲http://www.workercn.cn2018-01-11 07:41:16來源: 北京日報
分享到:更多

  一部積壓了好幾年的諜戰劇《風箏》,意外領跑近期電視收視榜。表面是沾滿鮮血、令人聞風喪膽的“軍統六哥”,實際卻是隱蔽極深的共產黨員“風箏”,哪怕在與組織失去聯繫時依然不改初心……乍看之下,《風箏》刻畫的地下工作者鄭耀先,與以往諜戰劇中忠誠、智慧的主人公並沒有什麼太大差異。即將收官的《風箏》,故事的核心價值卻愈發引人深思:斷了線的風箏,為什麼能繼續飛?

  作為劇名的“風箏”,是劇中鄭耀先的代號,具有極強的隱喻色彩。按照劇情,這部劇可以分為“斷線前的風箏”和“斷線後的風箏”兩部分。前一部分一開始就亮明了鄭耀先的身份,把他放在最危險的境地,相比以往的諜戰劇並沒有質的突破,只停留在“術”的層面;隨著唯一能夠證明鄭耀先身份的戰友犧牲,與組織的聯繫切斷後,後一部分開始有“道”的層面的提升——旁證已死,自證有險,主人公只好走上“心證”之路。

  在以往諜戰劇追求強情節的傳統之上,《風箏》於地下工作者的成長、信仰與堅守方面有了更深入的刻畫,“人”的書寫成為吸引觀眾的重要原因。從柳雲龍主演的《暗算》以來,眾多經典諜戰劇共同的內核其實是一致的:一個能力近乎於“神”的人,總要飽嘗命運的苦痛與無奈。於是,在《風箏》中,交織出現的“我到底是人是鬼”的自我拷問,更多了一份人性糾結,讓觀眾為鄭耀先的能力所折服的同時,進一步感懷其命運的坎坷,不知不覺投入更多的感情。

  其實,通過《風箏》的故事,觀眾會對“信仰”有更深刻的理解。“信仰”不是盲目與衝動,而是寫進骨髓裡的一種信念,若非是這種信念堅持,鄭耀先的“信仰”也不會在漫長的三十年時光裡一以貫之。但《風箏》向觀眾傳達的尤為難得的一點是,信仰絕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也非臉譜化,而是在腥風血雨中淬鍊而成。

  解放後,鄭耀先化名國民黨留用人員周志乾做檔案員,在不被認可的情況下仍然堅守在革命一線。做出這樣的選擇,其實在邏輯上並不難被理解——活著的人會有一些“委屈”,但當他們面臨生死抉擇的時候,“委屈”便被拋到了腦後。劇中,無論是慷慨就義的曾墨怡,還是被國民黨中統製造“車禍”撞死在街頭的程真兒,都奠定了鄭耀先信仰之基石。信仰當然不會像風箏那樣在天空飄,但反過來想,信仰哪怕在天空之上,也厚重如鉛墜。面對這樣的“風箏”,我們要做的不只是欣賞,還要有深深的凝望。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