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文化頻道文化時評-正文
透過司馬懿看人性,絕非洗白或黑化這麼簡單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1 07:41:26來源: 北京日報
分享到:更多

  正在優酷熱播的《虎嘯龍吟》已近尾聲,近期的劇情迎來了高潮——高平陵之變,這場兵變在曆史上是司馬家族崛起與曹魏政權消亡的轉折點。主演司馬懿的吳秀波並沒有令觀眾失望,他身著紅色壽衣持劍起事的一幕,或許是近年來司馬懿最經典的熒屏形象之一。有觀眾驚呼“司馬懿終於黑化”,這與半年前人們對這部作品的上部《軍師聯盟》“洗白司馬懿”的質疑,形成有趣的對比。只是,上下兩部作品貫穿司馬懿一生,人性的複雜,絕不是洗白或黑化這麼簡單。

  古典小說《三國演義》以儒家價值觀為基底,書中的三國主要人物雖然家喻戶曉,但往往顯得有些臉譜化,有著自身的局限。貼在司馬懿身上諸如“鷹視狼顧”“三馬同食一槽”的標籤,模糊了人物真實複雜的心理。而從《軍師聯盟》到《虎嘯龍吟》,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把經典故事進行現代解讀,從人性出發,去推導出一種相對的人性真實。

  司馬懿雖有大才,但性格保守,有小富即安心態。亂世之下,懷璧其罪,無人可獨善其身。在殘酷的權謀鬥爭中,司馬懿是無奈的、被動的,為了自保才捲入了紛爭。在兩部長劇裡,你能看到一個成長的、內心世界在逐步改變的司馬懿。從史料上來看,司馬懿一生最大的特點就是能忍,誠如該劇導演張永新所言,如果忍到最後卻沒站起來,那就不叫忍叫塌,能忍必然要有一搏,這一搏就是高平陵之變。

  《虎嘯龍吟》裡,司馬懿有一句經典台詞:“我跑過了武帝,我也跑過了文帝,但我總是跑不過,跑不過我自己心裡的恐懼。”從《虎嘯龍吟》的開端依然小心翼翼的中年司馬懿,到後期紅衣持劍大肆屠殺的老年司馬懿,做了半輩子別人的手中刀,變成執刀人的司馬懿,其內心依然是恐懼的。好的作品從來不給觀眾畫一個句號,而是留下一個問號——為什麼他會產生這種恐懼?這也是吸引觀眾看下去的動力。

  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司馬懿。《虎嘯龍吟》以司馬懿為主視角,把他變回一個真正的人,呈現他的好,也不避諱他的壞,呈現人性的善惡兩面,給予觀眾足夠的留白。該劇不渲染、不激化,是一場穿梭時空的戲劇與人性的對話。於角色,這是局內人司馬懿的自我剖析;於觀眾,這是評論司馬懿時自我意識的外化。

  關於角色的人性,《軍師聯盟》和《虎嘯龍吟》還用了一種俏皮的意象化表達方式——那隻叫“心猿意馬”的烏龜。《虎嘯龍吟》中,眾叛親離但軍政大權盡收己手的老年司馬懿在洛水河畔放掉“心猿意馬”,發出那句自我拷問:“依依東望,望的不是成就,望的就是畢其一生,是時間。”這句台詞是他複雜人性有趣的註腳,也為這部作品平添一分哲學意味的終極思考。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