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文化頻道文史雜談-正文
銅飾件新舊說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1 10:26:18來源: 杭州日報
分享到:更多

  文/蔡暄民

  玩明清古傢具的朋友一定碰到過很多風格和特色的銅鉸鏈,從廣義上講也就是附在木質器物上的銅飾件吧。

  銅飾件種類繁多,鉸鏈又稱合頁,只是其中的一個分支,另有插銷、撘攀、提環、拉手、包角等等,不一而足,非常豐富。它可以稱之為傢具的衣飾,起到畫龍點睛和相得益彰的裝飾效果。著名中國明清傢具研究學者、德國伯爵的後裔古斯塔夫·艾克在《中國花梨傢具圖考》一文中寫道:“五金配件與中國傢具,猶如鍍金裝飾於洛可可作品,這些配件的分布對傢具的美觀起到很大的作用。布置這些配件有時看來利用了黃金分割知識”。他是世界公認的漢學專家,除了曾在包豪斯大學任教,後又在中國廈門大學、清華大學、北京輔仁大學任教,與著名建築學家梁思成、劉敦禎相交甚篤,對中國傳統藝術精粹仰慕之至,潛心研究中國古傢具、銅器、玉器、中國書畫,終生不懈,尤其是中國古傢具研究開一代之先河,其曆史地位為中外學者所公認的。之所以要著重提到他,是因為其作為一個外國人,竟然對中國的傳統文化研究得那麼深,對中國古代藝術迷得那麼癡,而我們作為炎黃子孫相比之下,不免汗慚。

  有一天,我在上海的一家古玩店遇到一位著名院校的教授帶了五個學生在對中國古傢具作現場點評,是一隻迴流的黃花梨畫櫥,品相完好,銅鉸鏈上斬刻優美的夔龍紋飾,從櫥面龍紋雕刻的精湛程度來看,必出自造辦處木作坊之手,民間工藝絕達不到此精細程度,老闆說是一件從歐洲迴流的佳器,還亮出了進口的報關單。其實,我並不看重這些所謂傳承有序的證據,只是對東西的質有自己的判斷。我正在與店老闆洽談轉讓價格,那老師進店後,瞟了一眼該櫥門上的銅鉸鏈,不屑一顧地跟幾個學生講解“看這鋥亮的銅合頁就可推斷是新做的!”隨後很自信地笑笑踱出了店門,學生們自然點著頭相繼而出。

  店老闆認識這位老師,說是某大學文博專業的教授,經常帶學生來作現場教學,老闆氣得臉緋紅,想當面噴他,被我用眼色阻住了。如果我是一個耳朵當眼睛的人,這樁生意一定黃了,好在我是只信自己眼睛的人。事實上,採用銅鉸鏈和銅飾件配木傢具,在我國春秋戰國時已廣泛應用,那位教授顯然限於成見而失之武斷了。青銅器在我國商周時期就發展成精美絕倫的地歩,能製造出如此複雜的器物怎麼不會將青銅件用在木質傢具上呢?我也感到奇怪,這些人為什麼一見銅飾件就會想到是外國銅匠的東西?或者立即認定是近期新仿?

  我們知道,明之前在木器上配飾用的都是黃銅件,到了明清,特別是清代,採用銅錫、銅鋅等合金,色彩更為豐富了,尤其是出自圓明園的專為皇帝禦用的傢具,有的合頁和配飾竟用18K純金製成,我見過用18K金做的配飾件實物,開始覺得太為侈奢,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後一想也有道理,皇帝也沒必要用鎦金來省錢。顯然,銅飾件既非外來物件更非只是近現代才創製的。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