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文化頻道文史雜談-正文
普通人很難體會唐玄宗內心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1 15:30:52來源: 北京晚報
分享到:更多

  唐玄宗和楊玉環的愛情,早已路人皆知,但對於大部分觀眾來說,楊玉環的美,很多人都有一個大致的印象,但對於唐玄宗李隆基,很多人只知道是他在關鍵時刻為了自己的王位拋棄了楊玉環,是負心人。但其實李隆基是中國歷史上一位雄才大略的人物,不但開創了開元盛世,而且還是一個藝術家,是大才子,創作了《霓裳羽衣曲》,是梨園的開創者;還是一個打馬球的高手。這樣的非凡人物,如果演員身上不自帶光環,一般人駕馭不了。這一次,陳凱歌導演選中了張魯一扮演唐玄宗李隆基,在片中,他演出了李隆基的野性和深情的一面,也刻畫了他作為政治家的無情和權術的一面。雖然戲不多,但張魯一飾演的唐玄宗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記者日前對話張魯一老師,聽他講起了自己拍攝這部電影的前前後後……

  每一場都體現唐玄宗的一個性格側面

  記者:普通觀眾對於楊玉環的印象很深,知道她是中國四大美人之一,而且比較胖。但是對於唐玄宗李隆基,很多人未必很清晰,只知道他在馬嵬驛兵變時為了保存自己,最終犧牲了楊玉環,是一個負心人。請問你在接到邀請的時候,有沒有對這個人物做一些深度的了解?

  張魯一:其實我真的沒有做太多的個人理解準備。影視作品沒看過,但相關的史料,關於這個人,還有那個時期的曆史在網上查過一些資料,也看過一些相關的書籍。

  對一個人物,每一個人都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這是陳凱歌導演的作品,肯定我們是要配合導演完成他對這個人物的詮釋,還有他的理解。特別慶幸的是,凱歌導演對於這段曆史,這個劇本,包括這個人物,有自己獨到的並且很深刻的理解。我覺得,在他的理解面前,我們的理解都是很淺薄的,所以很多時候就是去聽導演如何去詮釋這個人物,包括每一場戲,每一個鏡頭的時候,這個人物的心理狀態,更多的是聽導演給我們講吧。

  記者:影片中李隆基第一次出場的方式很特別,他不是那種君臨天下的架勢,高高在上,而是披頭散髮地在打鼓,這個出場方式就顛覆了很多人對於他作為君王的常規想象,也就是說,他是以一種感情的方式出場的,是普通男人的形象,這跟他以後在馬嵬驛設計害死了楊玉環的心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張魯一:導演是覺得,這個人物的出場不要太普通,希望有一點特別,所以就選擇了這樣一個出場方式。在盛唐時期,辦這樣一場大的宴會,所有人都和皇帝在一起吃喝,共同度過和享受“極樂之宴”這美妙的一刻,導演眼中的這個皇上是很開明的,唐朝的皇上的確非常的開明,他會與群臣同樂,和大家都恨不得打成一片。我印象特別深的就是,在拍攝的過程當中,後面有很多群眾演員,導演特意要求把很多的女生畫上鬍子,著男裝,很多男生穿著裙子,著女裝,這樣特別的設計都能營造出當時開元盛世那番場景。

  我演的所有的場次和鏡頭都是在表達李隆基和楊玉環的情感關係,導演希望能在每一場戲裡面都能體現出這個角色情感不同的一面。他希望唐玄宗的性格是立體的、飽滿的,而不是單一地去呈現。所以跟楊玉環在一起的時候,李隆基既是皇帝,也是男人,他的身份和情感是我們普通人無法體會的。導演要的是,這一刻,李隆基是男人,我很同意他的這個說法。

  練手鼓練到缺氧

  記者:你扮演的唐玄宗很有藝術家的氣質,如果不知道他是唐玄宗,相信很多人不太會猜出來。但其實曆史上的唐玄宗就是一個大才子,是梨園行的祖師爺。所以你在片中的打鼓動作就變得很重要了,就是說,這應該是專業級別的才是,看你的表現,非常的逼真,為這場戲做了不少準備吧?

  張魯一:這是導演要求演員必須完成的一個表演,我覺得首先要做到的一點是熟練,在熟練的基礎上才能有餘地的發揮,所以劇組專門請了一個教手鼓的老師,提前大概有四五天的時間,教我打這個已經設定好的鼓點和節奏,我也是第一次接觸這樣一個樂器,一開始不熟練的,那還是希望自己能在鏡頭前面把這個人物表現好,所以練習也是應該的。

  導演希望打到後來到高潮的時候,可以越發的放肆和狂野,所以我在肢體上的表演多了一些設計,這才能體現出導演所要的情緒。

  另外,為了配合舞蹈演員的動作,我們拍那場戲之前,專門找了舞蹈教室,不停地配合試戲,我覺得跳舞的那位老師也很上心,很認真在練,因為她身體負擔太重,所以每次從頭到尾她跳完一遍的時候,都需要好好的緩緩。我自己都缺氧都暈了。

  記者:跟陳凱歌導演的合作感受如何?

  張魯一:凱歌導演那麼多輝煌的過去和作品,就不提了,大家都知道。沒想到這次能有機會和他一起拍這部戲。之前也是有耳聞,知道凱歌導演的文學修養、知識底蘊是非常深厚的,其實這次和他合作,更多的是想從他身上學點東西,我覺得凱歌導演是個大家,在他身上有源源不斷的東西可以吸取。和他合作,是一次難得的提高自己的機會。

  我覺得其實大家說,演員演角色演到後來就是理解,不同的人因為自己的知識結構、生活閱曆,包括悟性都有所不同,所以理解的程度自然是不一樣的,凱歌導演對於每個角色的理解比我們每個演員都深得多,所以更多的時候我是聽導演如何去理解這個人物,盡量去完成導演想要表達的東西。

  記者:你的幾場戲在整部片子裡的比重不算多,但是每場戲都很好地刻畫了唐玄宗性格中的一面,看完這部電影,相信很多觀眾對於唐玄宗這個人物有了更多的了解,他是柔情起來可以勝水,但是冷酷起來就是殺人不見血的君王。這樣的人物,表演的難度在哪裡?

  張魯一:雖然我在這部電影裡的戲並不多,但唐玄宗的每一次出場,都帶出了唐朝的一個不同的曆史側面。第一次是盛唐時期“極樂之宴”的宴會,在那一場宴會裡,所有的觀眾,我們可以帶他們夢回一次唐朝,回到那個時候,去領略一番盛唐的景象;到了馬嵬驛那場戲,最重要的事件是在安史之亂的背景下,陳玄禮兵諫唐玄宗,然後逼得楊玉環命喪馬嵬驛。在這個事件裡邊,每一個人的心理是非常複雜的;最後是鳳棲樓,楊玉環已經死去多年,已經當了“太上皇”的晚年唐玄宗,在偌大的一個房間裡面,只有孤零零的一個身影。這是“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的真實寫照。拍這場戲因為當時試過幾次妝,導演都不盡滿意,後來是請來特效化的妝,給我化了老年的妝。臉上貼皮,基本上每一次化妝要四個小時左右,那一刻,唐玄宗一回頭,我們看到的是一個蒼老的唐玄宗。這幾場重要的戲,讓我體會了一個人重要的幾個人生階段,對我來說也是很好的經曆。

  唐玄宗是個皇帝,是一個偉大的政治家,這個角色對我來講,真的是蠻困難的,因為如果像以前演別的角色,我們有機會去體驗生活,有機會去嘗試過一段角色的生活,有可能去貼近角色。可是一個皇帝,我上哪兒去體驗去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整個國家都是他們家的,而且他又是開元盛世一個偉大的皇帝,真是無從體會,導演也說了,這種政治家的胸懷,他的權術,他使用的手腕,不是普通人能體會得了的,所以只能靠導演來幫助我們去體會。至於楊玉環的死,玄宗怎麼去設計這些事情,都是小說家對於這段史實的一個想象和考證吧,這是這本小說的特點。

  演好戲是應該的

  記者:這應該是你第一次演古裝劇吧,對於自己的表演評價如何?

  張魯一:我特別感謝導演給我機會去體現唐玄宗的各個性格層面,其中有很戲謔的一面,比如踩人裙子;有很溫柔的一面,就是他對楊玉環真情流露的時候;有孤傲的一面,比如他面對情敵晁衡的時候,導演說玄宗是不戰而屈人之兵,無情碾壓了晁衡;他也有冷靜沉著的一面,比如馬嵬驛時面對眾多計程車兵,冷靜沉著,每遇大事有靜氣,這種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當然他也有殘酷的一面,有狠的一面。在打鼓的時候還有狂野和放肆的一面。我覺得導演真的是幫助我把這些不同的性格層面都呈現了出來。

  我真的是第一次正式演一部古裝劇,所以我自己覺得還挺好的。當然我覺得對演員來說,演好戲是應該的,因為這就是他的工作。

  記者:請說說跟張榕容和闐雨兩人合作的感受?

  張魯一:一開始確實不知道誰來扮演楊玉環,直到大家到現場化完妝走戲的時候,才見到了張榕容,當時第一反應就是,喲,來了個“外國人”演楊玉環,這是導演的獨特之處,他在選取這個人來扮演這個角色的時候,相信一定是符合他心目中的標準和他想要表達的東西的。

  我覺得在現場,榕容是蠻用心的一個演員,她演的楊玉環最後一個還活著的鏡頭,是和唐玄宗告別的鏡頭,導演要求她既不能情緒太過於外化,但是眼睛裡又要什麼都有,的確是一個很難去表達的表演。然後榕容就一直在調整自己,拍了兩三遍後,我也覺得很好,一旦導演說ok,過了之後,榕容自己就哇哇哭出來了。她肯定是一直壓抑自己的情緒,需要釋放出來,她是一個很用心的演員。

  其實田雨老師一直是我很喜歡的一個演員,之前一直都沒有合作過,然後直到看了《夏洛特煩惱》,對他的角色的印象都特別深,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合作。

  本報記者 王金躍 J166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