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文化頻道藝術收藏-正文
精美圖畫再現文化記憶
http://www.workercn.cn2018-01-04 10:33:09來源: 甘肅日報
分享到:更多

  《阿炳的故事》李晨

  《九色鹿》插圖之三 劉巨德

  《灰姑娘》插圖之一 吳冠英

  《我們是怎樣過母親節的》高燕

  《困》王原

  《田野》鄒曉萍

  《水車》冷冰川

  《松明照亮的夜晚》劉志剛

  《活在噪音的世界》小黑孩

  《雙面膠》李旻

  《江南童謠》劉程民

  《格林童話》插圖之二 秦龍

□馬永強

  金秋十月,由讀者出版集團與天水市委宣傳部聯合主辦的“文心·繪事——《讀者》插圖藝術展”在天水美術館舉辦,展覽共展出了33位畫家的330幅作品和163幅《讀者》雜誌曆年的封面作品。展出的作品概括了《讀者》雜誌36年的發展曆程,既追求現代感,又堅持以映像承載曆史,從藝術的角度重新闡釋這本大眾熟悉的雜誌內涵。

  天水是伏羲故裡,中華民族重要的發祥地之一,伏羲曾在此創製八卦,開啟中華文明的曙光。這是一座充滿詩情的城市,這裡吟唱過《詩經·秦風》,誕生過詩仙李白的先祖,是詩聖杜甫的寓居地。在這裡舉辦插圖藝術展,正可謂是一場“詩與畫的相聚”。

  2016年底,讀者出版集團推動實施“讀者·中國閱讀行動”全民閱讀工程,利用“讀者”品牌在閱讀人群中的廣泛影響力,推廣有品位、高質量的系列閱讀活動,引領全民閱讀。此次展覽是“讀者·中國閱讀行動”和第二屆“中國天水·李杜詩歌節”系列活動之一,也是讀者出版集團與天水市委市政府合作打造“魅力隴原·詩意天水”書香城市的重要活動之一。

  《讀者》雜誌以高雅、清新、雋永的風格和人文關懷,被譽為“中國人的心靈讀本”、中國期刊第一品牌。2017年,“讀者”品牌再次入選“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品牌價值達到233.59億元。36年來,《讀者》雜誌見證了改革開放的社會變遷,為廣大讀者提供了大量優秀的閱讀內容,影響了數以億計的讀者,並陪伴他們成長。很多人都曾被雜誌中的文章感動過,也都擁有屬於自己的關於《讀者》的記憶。我們的記憶中不僅有如詩的文字,還有描摹詩意、勾勒時代風貌、刻畫人性的精美插圖。本次插圖展,就是以《讀者》雜誌36年的發展為線索,系統地展示36年來《讀者》雜誌的插圖藝術精品,用熟悉的圖畫喚起大家的文化記憶和成長記憶。《讀者》發展的36年,是無數人的閱讀成長史,是社會的發展變遷史,也是一部濃縮的中國當代插圖藝術史。

  中國繡像插圖藝術曆史悠久,《讀者》雜誌的插圖藝術,既繼承了中國傳統繡像藝術之精髓,又與現代雜誌裝幀藝術一脈相承。它以對人生社會的審美關照和藝術化闡釋,形成了獨特的藝術風格和現實品性,是詩文與繪畫藝術對生活闡釋的約定,是文學與藝術之間的對話和默契。36年來,《讀者》雜誌對插圖藝術的重視和倡導,一批藝術家的長期堅守,孕育了兩萬多幅精美的插圖藝術作品,不僅豐富了中國藝術畫廊,而且對中國當代插圖藝術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舉辦此次插圖藝術展,希望以“讀圖”的形式追溯《讀者》的曆史和時代的精神,以圖為緣,與多年來支援《讀者》發展的藝術家及廣大讀者相聚,所以,這既是廣大讀者與作者的“家庭聚會”,也是一場高水準的藝術盛宴,更是中國美術界插圖藝術領域的高端聚會。除了多年來一直支援《讀者》雜誌發展的插圖作者,展覽還邀請到了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魯迅美術學院等全國各地一流美術學院的知名教授、著名畫家助陣,一時俊彥,盡匯於此。

  展覽採用新媒體的傳播方式,將詩畫與影像視頻結合,只要掃描二維碼,就能看到“讀者”的故事。此外,展覽還把插圖與雜誌的版面結合起來共同呈現,讓插圖回到原本屬於他們的沃土,綻放光彩。

  本次展覽還有更深遠的意味需要表達,這不是一場單純的插圖藝術展,而是以插圖藝術為載體,對《讀者》文化精神的集中呈現,有濃厚的曆史感沉澱其中。藉助這次插圖藝術展,講述藝術與文學之間的故事,推動藝術與大眾生活的互動,這也是我們想要表達的。展覽只是一個開端,它將伴隨“讀者·中國閱讀行動”在全省乃至全國的閱讀推廣活動,開始省內外的一系列巡展,讓更多的讀者深入了解中國當代插圖藝術。

  眾家談插圖

  ●好的插圖不僅是從造型層面對文學的詮釋,而且是文學主題的延伸,因此,插圖應有其獨立的審美品格。

  視覺造型雖不及文學詳盡和深入,但直觀,讓人一目瞭然。其空間、結構、色彩、透視、量感、質感,通過點、線、面以及作者的個性形成的境界,只能意會,不能言傳,因而插圖是一種再創造。

  《讀者》雜誌創刊30多年,在期刊競爭中保持輝煌,實為奇蹟。應當說插圖亦有一份功勞。

  ——沈堯伊

  ●插圖一般來說是小型繪畫。傳統插圖離不開文字,好的插圖是根據文字進行再創作,是文字的升華,並且為文字插上想象的翅膀。

  一眨眼為《讀者》雜誌畫了近20年的插圖。時過境遷,我依然在為這份雜誌畫著插圖,她沒有拒絕我的意思,我也沒有離開她的想法。

  我認為,插圖藝術和其他藝術門類的道理是一樣的,我最看重的是它的品位,並且在我自己所能達到的能力範圍內去把握這種品位。

  優秀的插圖會永遠閃耀著人類藝術智慧的光芒,也永遠會和優秀的文學作品同時存在於藝術長河之中。

  ——李曉林

  ●在插圖上自由地繪畫,可以運用國畫、油畫、版畫、水彩畫、漫畫、素描、速寫、白描、裝飾畫等各種繪畫形式。插圖的格調可莊重、可活潑,全由畫家的特長和愛好決定。如果把人生比作一本書,整個繪畫就是它的插圖。眼下的插圖多是插在書中的,這就要受書的印刷條件和文字內容的約束。為文藝作品所畫的插圖不必像植物學課本上的插圖那樣與內文貼得那麼緊,不必圖解內容,而是要在文字的啟發下進行創造,這是我的理解。

  ——陳延

  ●文學作品為插圖畫家提供創作的依據。這是一個捕捉、深化、提煉的過程。

  良好的文學修養、豐富的想象力、多種繪畫語言及生活閱曆,是插圖畫家所應具備的必不可少的條件。

  ——高燕

  ●原則上講,插圖僅僅是所述內容的背景音樂,希望自己像騎在馬背上的遊吟詩人一般散漫地作畫,並不容易。想到小說和插圖在沉睡一段時間後都要各自獨立,我就不免有些緊張,原因是插圖終將離開文字的庇護,獨自接受檢驗。

  ——俞曉夫

  ●我天真無邪地畫,舍細節、求境界。這時候總是看到小仙子的淡綠色翅膀、白皙的皮膚配著繡滿玫瑰花的裙子。積想成夢,積夢成詩。

  我從不刻意追求表現形式,只求樸實無華。矯揉造作有損藝術家的純真性。

  ——冷冰川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