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文化頻道職工原創-正文
煙雨石窟——-再謁麥積山
http://www.workercn.cn2018-01-04 10:37:12來源: 蘭州日報
分享到:更多

張麗坤

  90後寫作人,從事寫作十餘年,曾發表作品數十篇,刊登於《山雨》《金色的石頭》《北方詩歌》等刊物,作品有《隴原行》等。

  □張麗坤

  這次趁著婚假,又訪天水。至天水,必至麥積。至麥積,必謁石窟。論及麥積時景,天晴固然玉宇澄明,然煙雨則更有意趣。適逢秋雨連綿數日,今日再見,便是麥積煙雨的盛景。

  進入景區,步行少許,麥積山石窟就呈現於一片翠色和煙雲之中。轉彎上山,雖不是周末,登臨石窟的人依然絡繹不絕,焉知他們不是和我一樣,專程來看著煙雨麥積的?

  兩年前的五一,曾來此地,懷著敬仰和學習的態度。那時候碩士還未畢業,囊中多少有點羞澀。為了在不請導遊的情況下,能多看懂些,提前和師妹下載了記錄片,學習了幾日才來。初謁之行,未能有幸見到紀錄片中提到的神態歡喜的小和尚,但古人之苦心孤詣,匠心獨運卻令人銘心。下七佛閣中,佛像煙熏火燎,原來是逃難人們在石窟中居住時生火留下的痕迹,更叫人感慨佛家的大度。

  此行,心態與兩年前有別,崇敬之心卻不變。我與愛人在山下的小攤墊墊肚子,將手裡的東西整理歸置於背包中,解放雙手。扶著欄杆,開始拾級而上。沿途的小洞窟,基本都是木門鐵網隔著,遊客們附眼於細小的空洞,由於窟內光線差,需要手遮涼棚,才能睽得洞中彩塑的真面目,有時甚至只能看見裙角和蓮座。再到露天大佛腳下,誠心瞻禮讚歎。立體而且飄動的衣袂,慈悲而且憫恤的目光,跨越千年,依然看著這上下之人,來去悠悠。山頂上的雨水,時不時從懸崖邊滴落到遊人的頭頂,讓人一激靈,我說,這大概就是醍醐灌頂啦!遊人往來秩序井然,無論行路還是參觀,皆不爭不搶,似是被這莊嚴法相所感。

  此行再觀諸位護法力士,怒目圓睜,威震四方,特別是牛兒堂的踏牛天王,足踏代表災難的紅色牛犢,使其無法起身,不敢嘶鳴,保一方萬世之平安。我要贊的,是古人所塑的力士像,對其肌肉和骨骼的塑造,線條流暢準確,起伏分外逼真和到位,有力、噴張,對面目的塑造又取誇張之態,是寫實與寫意的巧妙結合。

  麥積山景區,還有天水市植物園,若論時節特色,那就是沿途遍地跌落的核桃,樹上成熟的李子和毛桃。我們一路撿,一路吃,一路逛,尤其是核桃,真真是豐美。八月炸和橡子在山坡上撒落的也甚多,只是不是自小就吃過的東西,不敢亂吃。起初撿拾這些果實,還覺得不好意思,後來發現,沿途儘是遊人們砸核桃的現場,便覺得十分坦然了,因為景區的核桃樹實在太多了。林中鳥雀眾多,歌聲此起彼伏。忽聞水聲喧豗,原來是一條水量豐沛的溪流,從山澗中激蕩而來,歡歌而去。如若溯流而上,必定更多風景,但因凡塵所拘,不得盡興上行。

  麥積山大景區裡,還有仙人崖一景。崖上的古迹已然斑駁凋零,因為下雨、路遠及夕陽向晚的緣故,這裡的遊人甚是稀少。在山腰擺攤的老阿姨,見有零星的人上來,便柔聲招呼一句,說著說著,嘴角多了一縷羞赧的笑意。穿著舊僧衣的老僧,坐在大殿門口望著蒼翠的遠山神遊。寂靜的禪院裡,似乎能聽到香灰跌入香爐的聲響。雖然滿眼都是綠色,可是各個寺院道觀裡,仍然擺放著出家人精心打理的花草植卉,可見他們愛這一天一地的廣闊山水,也愛這盆缽中典藏的生活。山崖下,有出家人收集的柴火,在陰雨連綿中保持著乾燥,仍能飄起一縷青煙。下山時,並無鐘聲之款坎鏜嗒,卻有做晚課的木魚聲連綿於耳。故心內讚歎,修行原不是做給千萬人看的,而是入了自己一人內心去的。

  再訪,就有再訪的好處。好地方,值得看一百次,值得為之歌頌一百回。四時輪轉雖年年相同,景色卻日日而異,每每品咂,必有餘韻。不論是霜雪滿山,還是春陽解凍,那古佛,在懸崖上曆經滄桑更迭,佛心不變。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