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文化頻道職工原創-正文
山的那邊,是海
http://www.workercn.cn2018-01-08 06:36:31來源: 中工網--《工人日報》
分享到:更多

  車,一路狂奔,奔向背山面海的神筆圖畫。

  越過山,越過橋,越過熙熙攘攘。連同我們雀躍的期待,細羽般,翻飛在溫潤的風中。當掠過跨海大橋時,車如爬在琴鍵上的妙手,忽而又化作一條彩鏈,能騰空馳舞,只因我們鑽進了大海的懷裡。不知何時,它又將我們安置在那巨大的,微微顫動的肚皮上。但它又委實如一個熟睡的嬰兒,那麼溫順,就像月光下鏡湖中的睡蓮。

  這裡的海,不同於家鄉的海。家鄉的海,目力所及,毫無阻擋。這裡的海,喜捉迷藏,有數不清的山作掩護。當我凝望著這片海時,竟在頭腦中綻出綺麗的故事。

  很久以前,一粒塵埃落在低處的石頭上。待與陽光親密接觸後,它便愛上了這裡,呼朋引伴,落地紮根。隨後,隱逸、出海、避亂的人來了。海隔著山,山成了島。錯落夾峙,遙遙相對。如三生三世的戀人,山作郎,水為娘。青山長依,綠水長流,呢喃柔情訴兒女衷腸,癲狂誓與地老天荒。若問情意幾許?沙灘代表儂的心。無論狂風,不管巨浪,沖刷、退卻。總在那裡,遺世獨立。

  若僅僅是日月風雨相伴,倒也安靜。無奈,人們總是偏愛遊歷。文人遊山玩水,揮毫成詩。思想家臨山靠水,靈感陡現……古往今來,人們就想超越平凡的土地,嚮往絕地挺拔的山和深邃汪洋的海。

  如今,人們的遊歷變得簡單隨性。當我們漫步廣域的沙灘,隨處可見拍照留念、歡快戲耍的身影。海風拂過他們快樂的睫毛,海浪吻過他們光光的腳丫,他們的玩心又激起來了,一頭紮進海裡,頂風衝浪去。浪排成道道白線,從遠處呼嘯而來,撞擊山石,拍打海水,一道靠一道,白色夾雜著黃綠。臨近,靠沙灘時,浪花一躍而上,彷彿一隻只張翼的鷹,猛地撲上來,水花四濺,洶湧的,涼涼的,群鼓鳴響一樣震蕩開來,沙灘也被鼓撩撥得輕輕顫動起來。當浪花撲掩過來,它早就無力招架,任由狂躁的浪,貪婪地滑過它們赤裸平潤的身體,輕柔地親吻它們毛孔細潤的臉。

  很多小孩的衣服打濕了,乾脆光屁股。雙手作耙,挖啊挖,挖出了一個洞。再用腳使勁踩,手腳並用,洞變大了。咦,裡面滲出了水。繼續挖吧。又一陣浪打到沙灘上,剛好沒過這個洞。喲!洞成了小水塘。小小的身體擰成一尾魚,在水裡快活得扭來扭去。

  近處的沙灘立滿了人,他們有的面向大海,揮臂呐喊。有的依偎成伴,脫煩忘憂。有的踏浪而行,潑水自娛。

  海浪翻滾,輕裝上陣的人們似乎回到了最初的地方。都是平靜的心,微笑的臉。遠處的沙灘絲毫不遜色,接踵而來的遊人,搭帳篷、拍照,和旭陽一起遠眺——各個都樂呵呵地忙著。

  山上的霧好濃!不知是誰說道。嗯啊!該不會住著神仙吧。話匣子開啟了就收不住。談話間的功夫,山頂的雲黑了,接著,就是毫無徵兆的一陣雨。幾分鐘後,雨消雲散。海邊又重新熱鬧起來。而海水兀自一刻也不沉寂地簇擁浪花,拍打著千年面不變色的頑石,響絕不斷。有山的海,小島的海,果真不凡。

  風無形,空氣無狀。海有聲,山石有棱。高高低低,起起伏伏間,驀地,我想到生命:莊嚴,質樸,厚重的生命。是啊!人生代代無窮已,山海年年只相似。擊石拍岸的海,與日月同輝的綿延著,但因為我,因為我們,因為人的介入,有了別樣的精彩。

  鄒娟娟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