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教育頻道教育要聞-正文
踏歌向西
西安交通大學傳承與發展西遷精神紀實
馮麗
http://www.workercn.cn 2018-01-10 09:08:14 來源: 中國教育報
分享到:更多

  

  2015年拍攝的西安交通大學校園。新華社發

1959年拍攝的西遷後的交通大學校園一景(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習近平總書記在新年賀詞中又提到我們西遷老教授了,特別是他說的‘廣大人民群眾堅持愛國奉獻,無怨無悔,讓我感到千千萬萬普通人最偉大,同時讓我感到幸福都是奮鬥出來的’等話語,我們體會尤其深刻。”近幾天,85歲的西安交大盧烈英教授把總書記的新年賀詞細細讀了好幾遍。

  此前,2017年11月,盧烈英等西安交大15位老教授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信,在信中道出師生們的心聲:“聽黨指揮跟黨走,幾代交大人砥礪奮鬥的精神內涵,就是始終與黨和國家的發展同向同行。”2017年12月11日,習近平總書記對老教授來信作出重要指示,向當年西安交大西遷老同志們表示敬意和祝福,希望西安交大師生傳承好西遷精神,為西部發展、國家建設奉獻智慧和力量。

  備受鼓舞的西安交大師生紛紛表示,一定要堅守初心,傳承和弘揚西遷精神,接力曆史新使命,寫好紮根西部、服務國家新篇章。

  “背上行囊,向科學進軍,建設大西北”

  僅僅用了一年多的時間,一所新的交通大學在西安東郊一片麥田中拔地而起。“當時國家一聲號召,我們覺得這就是應該去做的事情,就背上行囊,滿腔熱血一頭紮進來了,一紮就是一輩子。”史維祥教授說。

  “60多年前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深深吸引我的,是一種為國家建設而拼搏的火熱生活,是開拓、創造、創新所帶來的快樂。”直到今天,83歲的潘季教授還清楚地記得,當年老一輩交大人滿懷憧憬和希望,在西去的列車上唱著歌兒興高采烈的場景。

  時光回溯到1956年,響應黨和國家號召,交通大學師生員工懷著“向科學進軍,建設大西北”的壯志豪情,從黃浦江畔的大上海奔赴古都西安,鬥志昂揚地投身祖國西部建設,成為西部開發的先行者。

  他們中有著名的教育家、教授,也有講師、助教、管理職員、技術員,還有炊事員、理髮師、花工等後勤服務人員,甚至包括醬菜廠、煤球廠的工人。

  “交大有一句口號,‘哪裡有事業,哪裡有愛,哪裡就有家’。面對祖國支援大西北建設的召喚,很多人主動放棄上海優渥的生活,克服困難,登上西行列車。他們表現出來的對事業、理想的熱愛,以及胸懷大局的家國情懷,至今令人感動。”胡奈賽教授翻開他珍藏的那本厚厚的相簿,一張張泛黃的老照片,述說著一個個真實感人的故事。

  彭康校長是我國著名的哲學家、教育家,1953年7月到交通大學任校長兼黨委書記,西遷後任西安交大校長兼黨委書記。為了支援西北建設,他親自踏勘校址,組織遷校、建校,為西安交大建設和發展奮鬥了15年,直至生命的最後一息。

  時年66歲的沈雲扉在當時西遷的交大人中年齡最大。得知遷校消息後,他當即表示,交大在哪兒他就在哪兒,再三婉拒校領導的照顧,和侄兒沈伯參一同舉家隨校西遷。沈伯參夫人張秀鈺不但自己加入西遷行列,還把娘家私宅無償提供給學校做駐滬辦事處。

  “中國電機之父”鐘兆琳當時年已花甲,妻子癱瘓在床。周恩來總理說他年紀大了,以留在上海為好。但他還是安頓好妻子,孤身一人來到西安,在一片空地上建起電機實驗室。鐘兆琳老先生一生矢志建設大西北,經常對學生說,不把西北開發建設起來,中國就沒有真正的繁榮昌盛。在80歲高齡時,他仍不辭辛苦前往新疆和甘肅等地考察。去世前不久,他還對開發大西北提出建議,臨終時要求將骨灰安放在西安,安放在他鐘愛的黃土地。

  陳大燮是我國著名熱工專家。遷校時他賣掉上海的房產,和夫人一起來到西安,為建設和發展西安交大嘔心瀝血,臨終前把自己一生積蓄捐給學校做獎學金。

  ……

  到1956年9月,到達新校園的師生員工和家屬已有6000多人,後續人員還在不斷抵達。到西安後,教師們顧不上休息,一下火車就忙著籌備開學。9月下旬,新學期在西安正式開始,一切井井有條。

  “這就是交大人的品質,沒有因遷校而延遲一天開學,沒有因為遷校而少開一門課程,也沒有因為遷校而耽誤原定的教學實驗,堪稱那個年代的一個奇蹟。”陳聽寬教授自豪地說。

  正是憑著這樣一種精神,僅僅用了一年多的時間,一所新的交通大學在西安東郊一片麥田中拔地而起,建設速度之快、建築質量之高令人驚歎。到1958年暑期,交通大學全校70%以上的教師、80%以上的學生來到西安新校園。74%的圖書資料、大部分儀器設備及全部曆史檔案相繼運抵西安。1957年至1959年,交通大學先是分設西安、上海兩地,1959年國務院批准將交通大學西安部分定名為西安交通大學。

  “當時國家一聲號召,我們覺得這就是應該去做的事情,就背上行囊,滿腔熱血一頭紮進來了,一紮就是一輩子。”史維祥教授說。

  如今,當年從上海遷來的教職員工中,健在的還剩下300餘人,許多人都已長眠於這塊黃土地。他們說:“虧不虧,要看用什麼尺子量。我們在大西北為祖國貢獻了一所著名大學,這是我們最大的榮耀!”

1 2 3 共3頁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