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教育頻道職業教育-正文
“匠士”的誕生
吳凡
http://www.workercn.cn 2018-06-12 08:25:47 來源: 中工網--《工人日報》
分享到:更多

  

  “匠士”是安徽省休寧縣徽匠學校木工專業畢業生特有的“學位”,13年來,這所中職學校共誕生了396名“匠士”。雖然這一併非國家承認的學位受到過質疑,但在實踐過程中卻越來越得到用工企業的認可,也讓這些接受職業教育的年輕人有了叫得響的名號,為他們的就業和晉陞提供了一塊“敲門磚”。

6月3日晚,胡浩正在車間裡加班練習,為即將到來的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全國選拔賽傢具製作項目做準備。

  6月4日,一名學生正在練習雕刻。

鄔江和胡浩倆人的練習台,上面擺放著他們日常需要的木工工具。

幾名學生課後在學校後門處玩手機。與其它專業相比,木工班一直都是“半軍事化管理”,在校上課期間不準帶手機。

這間由餐廳改成的庫房擺滿了師生們的木工作品。四周牆上也掛滿了每一個畢業生身穿“匠士服”的照片。

6月2日,一個木匠師傅的兒子看著熱鬧的教學場面,也全神貫注地投入到了“學習”中。

5月30日20時30分,胡浩(圖左)仍在徐長軍的指導下練習比賽項目。前年畢業的徐長軍有過參賽經驗,為了能讓胡浩在比賽中取得好成績,校方把他臨時請回來當教練。

6月1日晚,鄔江回到宿舍洗掉一身的灰塵後,就匆匆上床準備睡覺。

6月1日,一名校職工(右)來到車間要買學生們打的小木椅,陳志高師傅讓她自己挑。

5月30日,木工班的實訓課堂上,陳志高師傅(右二)在學生中穿梭,並隨時給學生們指出操作中的問題。他說:“一名學生要想學成,在車間裡至少要練掉一個立方的木材。”

  掃碼關注

  刨平、開料、鑿眼……6月3日21時,安徽省休寧縣徽匠學校的一間教室裡,17歲的胡浩正在精心打磨一件傢具,為即將參加的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全國選拔賽做準備。為了做出最好的作品,他已經連續加班近兩個月。

  徽匠學校木工班創立於2003年,採用學徒制授課方式,每屆人數在二三十名,學校學習兩年,實習一年。按照學科要求,他們需要在畢業時獨立製作出八仙桌和太師椅,才能通過考核。目前,該校已有396名畢業生被授予“匠士”學位證書。

  為何取名“匠士”?據設立該學位的負責人聶聖哲介紹:長久以來,木匠等許多手工藝者不被社會尊重,再加上現在的人們盲目追求高學曆,“人不能盡其才”。為這些高職畢業生頒發“匠士”學位證書,就是要給他們能力上的認可和職業上的榮譽感,也為他們將來的就業和晉陞提供一塊“敲門磚”,同時希望引起社會對這一群體的關注。

  傳統木工的基本功包括了劈、刨、鑿、鋸以及榫卯製作。進校後,每位學生都得從最基礎的練起:選料、鋸割、打磨、連接、組裝……57歲的陳志高是一名有著40年木匠經驗的老師傅,自木工班成立時他就應邀到這裡負責木工班的實訓課程。他說,只有把基本功打牢,以後學做東西才能學什麼像什麼,學得還快。

  而這些基礎的訓練與當初聶聖哲設立這一“學位”的想法也不謀而合。他說,在德國、日本等職業技術教育成熟的國家,木工技術都被當作從事工業技術的基礎課程來訓練,通過木工專業的學習可以鍛煉一名技工的邏輯能力和精準把控力。從目前的就業來看,的確有不少“匠士”到了工作崗位後從事了數控機床、機械加工等工作。

  雖然這個“匠士”學位證書“含金量”不高,但要想獲得卻並非易事。

  木工的實訓課每天都在跟尖銳鋒利的工具、機械親密接觸,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傷害。學習精細木工的鄔江對此有切身體會。一個多月前,因對機械操作不當,鄔江左手食指的半個指甲蓋連同手指就被機器削掉了。回家休養時,在建築工地上工作的父親告誡他:要對機器懷有敬畏之心。

  有人來,也有人走。“當木匠畢竟還是個辛苦差事,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幹並且能幹下去。”前年畢業的徐長軍說,當時他來這學習,僅他所在的中學就有10來個人來報名,但最終讀完畢業的只剩三四個人,很多人沒待幾天就走了,覺得枯燥乏味不適應,還不如跟父母出去打工掙錢。因為成績優異,他今年被請回來當鄔江和胡浩的臨時教練,指導他們參加比賽。

  徽匠學校副校長徐雪峰介紹,目前職業教育還存在著“吸引力不夠”“專業師資不足”等問題,但隨著近些年社會對“工匠精神”的推崇和對技術工人的重視,地方有關部門對他們的政策扶持力度也在明顯加大。去年,縣財政出資50萬元購買了兩套德國進口的現代木工設備,實現了傳統木工與現代木工技能培訓的對接,大大提升了學校的現代化水平。

  “匠士”這一併非國家承認的學位,在授予的13年間雖遭受過質疑,但在實踐過程中卻越來越得到用工企業的認可。在車間一角,整齊擺放的各式傢具集中展示著木工班的標準手藝。“我們與多家企業建立了合作關係,木工專業畢業的學生供不應求,有些外地企業上門來要,我們都不給,只能建議他們派學生過來學習。”徐雪峰說,“由於木工專業就業前景好,近年來,每年木工班的學生就有一半來自外省。”

  2017級木工班學生張珂涵就是其中的一位。他來自山東鄒城,去年以五分之差沒考上高中。之後,張珂涵的母親在網上看到了木工學校的消息,便帶著他過來了。張珂涵說:“來這至少可以學門手藝,也能靜下心來做事情。”

  像張珂涵這樣的學生還有很多,木工班也給了他們全新的事業起點。本月底,已經接受三年木工教育的28名小木匠,將接過“匠士”證書從這裡畢業,開啟各自的人生之路。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