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教育頻道家長幼兒-正文
扮演狐狸,我會變成壞人嗎
葉桂香
http://www.workercn.cn 2018-05-07 11:02:19 來源: 中國教育報
分享到:更多

  

  在一次區域活動中,孩子們準備表演“狐狸和烏鴉”的故事。活動開始了,大家推選赫赫和千凝做演員,他倆商量先讓千凝演狐狸,赫赫演烏鴉。兩位小演員演得很好,表情和語調非常逼真,吸引了許多小朋友前來欣賞。該交換角色了,可是赫赫遲遲不動,千凝急了:“不是說好了要交換角色嗎?”赫赫也很矛盾地說:“可是我不想演壞狐狸,它真的太壞了!”宜珂和馨怡說:“不想演也要演,你答應過的。”

  赫赫還是執意不肯演狐狸,小觀眾也都沒了興緻,陸陸續續又有孩子說自己也不願意扮演狡猾的狐狸。這時,我走過去詢問孩子們:“狐狸的角色該不該演?”大家展開了激烈的討論。“狐狸看上去很壞,但還是非常可愛的。”“狐狸雖然很壞,但是也很聰明。”大家七嘴八舌地說。

  經過大家的勸說,赫赫終於同意互換角色。

  在後來的表演活動中,又有小朋友主動演了狐狸的角色,而且他們還創編出了很多主意來騙烏鴉嘴裡的肉,“誰來演狐狸”已經不再成為孩子們表演的障礙。

  區域活動結束後,我一直在反思赫赫的話。很顯然,赫赫是善良的,他知道狐狸很狡猾,是“壞”的。但因為厭惡狐狸的特質,以及受表演情境的熏陶與情節感染,赫赫將現實與表演混淆了起來,認為狐狸的“壞”不能與自身的表演相貼合,否則自己也會被貼上“壞”的標籤。尤其是在烏鴉的肉被叼走的情節中,赫赫對烏鴉的遭遇非常傷感,對狐狸花言巧語謀取利益的做法感到憤恨。被這種情緒主導的赫赫在交換角色時,產生了強烈的內心矛盾,於是才出現了表演中斷。

  後來,在大家的討論下,赫赫終於同意扮演狐狸,但事情似乎又走向了相反方向。

  孩子們不但接受了狐狸的可愛、聰明,而且,在遊戲後期,孩子們已經從被動表演發展到自發性地角色互換,通過自由思考和自我創造式的“取肉”情境進行表演。比如,赫赫扮演的狐狸給烏鴉講了一個笑話,烏鴉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於是肉被狐狸取走了。涵涵扮演的狐狸對烏鴉說:“您的羽毛太漂亮了,如果再用舌頭舔幾下,就比得上孔雀了。”烏鴉信以為真,可是肉被叼走了……我被孩子們的轉變驚呆了。不久前,他們還討厭狐狸的“狡猾”,可是,沒過多久,他們就又陶醉在狐狸的“狡猾”中了,我又有些擔憂。

  我意識到,在這個話題中孩子們至少有兩個疑惑沒有解開:我扮演了壞人,我也會變成壞人嗎?在生活中,狐狸的那些“花言巧語”也可以被採用嗎?

  帶著這兩個問題,我組織了一次“狐狸形象”大討論。小朋友們爭先恐後地發表意見:“老師,我只是在表演區表演,不會變成壞狐狸的。”“那些話都是欺騙其他人的,我們不能學。”“狐狸的話是誇獎的話,別人聽了會開心,我也要學這些話對我的好朋友說……”

  我發現,對於第一個問題,大多數孩子都能認清角色的負面與個人品質並無關係,但個別孩子還是將對角色的憎惡引申到了自己身上。“我討厭狐狸,如果我扮演狐狸,大家也會討厭我的。”針對這種錯誤認識,我告訴他們:“表演區裡每天都發生著許多故事,除了‘狐狸與烏鴉’的故事,還有‘小紅帽’‘狼和七隻小羊’等故事,每個故事都需要一位小朋友扮演壞人——狐狸或狼。老師也扮演過壞人,那你能說老師就是壞人嗎?”孩子們脫口而出:“老師不是壞人。”“對啊,老師不是壞人,你們與老師一樣,扮演了壞人,但你們還是好孩子。”聽了我的解釋,那些心存疑惑的孩子很快就釋懷了。

  但對於如何看待“花言巧語”,我發現孩子們褒貶不一。於是我引導他們:“孩子們,如果這些話出自善意,別人不因為這些好聽的話而受到傷害,我們是可以說的,比如誇獎琪琪漂亮、萱萱聰明,你讚賞別人的同時,別人也會因此喜悅。但如果你說好聽的話是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別人卻受了損失,那這些話我們是絕對不能說的。”

  聽了我的話,孩子們一個個若有所思,或許他們還沒有徹底想清楚,但我覺得不重要,今天的這個話題對於孩子們來說已經足夠重要,它已經在孩子們內心種下了一顆關於是非善惡的種子。至於孩子們消化得怎麼樣,我願意用漫長的時間去等待,去引導。(作者單位:山東省壽光市文正教育集團文軒幼兒園)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