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教育論壇

針對統編小學語文教材拼音、古詩選文、標點等疑問,專家講解:

語文書為何這樣編寫

本報記者 靳曉燕
2019-02-11 08:35:41

  “奇怪,這筆順,這字怎麼都和我們小時候學的不一樣。”每每學校複習階段,陪孩子一起學習的家長就會遇到類似的問題。

  到底哪個是對的?標準是什麼?在日前舉行的統編三科教材工作座談會上,統編語文教材執行主編、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學語文室主任陳先雲對家長、老師的一些有關拼音、古詩、文章修改、選文的經典性、標點符號等方面疑問進行講解。

  陳先雲告訴記者,教材的編寫,沒有最好,只有更好。統編小學語文教材自2017年秋季在全國投入使用以來,社會各界對其非常關注,通過各種渠道表達了對教材的看法和意見。編寫組將在全社會的共同幫助下,使統編教材不斷完善,不斷提高。

  記者:為什麼“莊稼”的“稼”應讀輕聲,卻標註本音?

  陳先云:這是基於本套教材充分考慮學生學習能力發展的規律和實際的學習需求,在不同的階段採用了不同的注音方式。

  一年級至二年級上冊的起步階段,學生識字量小,自主認讀漢字能力較弱,部分方言區的學生普通話基礎不佳。因此,教材採用了全文注音的方式,體現出包括輕聲在內的語流中的音變現象,以減輕學生識讀漢字的負擔,並指導學生正確流利地講好普通話。

  隨著學生識字量的增加、自主識字能力的發展和普通話水平的提高,全文注音的必要性大大降低。因此,教材從二年級下冊起改為單字注音的方式,只標註未識過的漢字字音。單字注音需要反映辭書中對該單字本音的標註,才能符合國家的語言文字規範。比如,“莊稼”的“稼”如果標註為“jia”,“蒼蠅”的“蠅”如果標註為“ying”,就會與《現代漢語詞典》對這些單字的注音不符,也會影響學生對這個字本音的學習。因此,這些字都標註本音。在單字注音的情況下,教師需要提示單字規範的本音,同時可以指導學生在實際語流中,讀好該字的輕聲等音變現象。

  記者:是“讀書百遍,而義自見”還是“讀書百遍,其義自見”?

  陳先云:一年級下冊《日積月累》欄目中,教材選用了“讀書百遍,而義自見”,這與人們習慣說的“讀書百遍,其義自見”略有不同。實際上,“讀書百遍,而義自見”出自晉·陳壽《三國志·魏志·董遇傳》。而“讀書百遍,其義自見”出自宋代朱熹的《訓學齋規·讀書寫文字》。

  這兩種說法都沒有錯,“讀書百遍,其義自見”顯然是由“讀書百遍,而義自見”演變而來的。因此,教材選用的是這句話最早的出處,即“讀書百遍,而義自見”。

  記者:為什麼古詩《小池》中“樹陰照水愛晴柔”是“樹陰”而不是“樹蔭”?

  陳先云:古詩原文和現代漢語中的個別字詞用字不同,也會造成誤解。以一年級下冊課文《小池》中“樹陰照水愛晴柔”為例,有讀者可能不理解,認為“樹陰”應作“樹蔭”。實際上,楊萬裡的詩集中,各版本古籍(四部叢刊影宋寫本《誠齋集》卷七,清吳之振編《宋詩鈔》卷七十一,今人點校本《楊萬裡集箋校》卷七)中都寫作“樹陰”,而非“樹蔭”,不存在爭議。“樹蔭”是現代漢語的推薦詞形,和“樹陰”的意思是相同的,但古代文學作品的用字,應以古籍文獻的文字面貌為依據,不能以現代漢語一概而論。

  記者:是“白雲生處”還是“白雲深處”

  陳先云:三年級上冊古詩《山行》中的“白雲生處有人家”一句,另有一個版本寫作“白雲深處有人家”。在杜牧自己的《樊川集》中,用“生處”的較多,目前較為通行、權威的點校本《杜牧集系年校注》(中華書局2008年版)和《樊川文集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版)也都作“生處”;“深處”則常見於他人著作對杜牧詩句的轉引,文獻價值遜色於前者。另外,從詩意上看,“生處”可以理解為“白雲形成的地方”,而“深處”則可理解為“雲霧繚繞的深處”,兩個意思都能講通。但明朝何良俊在《四友齋叢說》卷三十六“考文”中評述道:“杜牧之詩‘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生處有人家’,亦有親筆刻在甲秀堂帖中。今刻本作‘深’,不逮‘生’字遠甚。”直言用“生”字意境更佳。綜合考慮上述條件,教材便選用了“白雲生處有人家”這一版本。

  又如,三年級上冊古詩《贈劉景文》中的“最是橙黃橘綠時”一句,也有另一個版本,寫作“正是橙黃橘綠時”。選用“正”字的版本,有宋魏慶之著《詩人玉屑》、唐圭璋編《全宋詞》等書;而今人點校本《蘇軾詩集》(中華書局1982年版)中,出現此句時均作“最”,其可信度和文獻價值更高。同時,這句詩的大意是,一年中最美好的風光,莫過於橙黃橘綠的秋景。如果用“最”字,語氣上會比“正”更加強烈,更能貼合作者想表達的情緒。因此,教材和點校本《蘇軾詩集》保持一致,用“最是橙黃橘綠時”。

  類似的情況不僅出現在詩句中,有時甚至連標題都並存兩說。如三年級下冊古詩《惠崇春江晚景》,題目曆來有“晚景”和“曉景”二說,爭議不下。從《蘇軾詩集》的不同版本和相關文獻來看,“晚景”和“曉景”各有依據,難以輕易判定孰對孰錯。近年來,學界也曾有人針對這個問題進行考辨,但各路說法的證據皆不充分,仍難下一定論。編寫組幾經查閱清施元之評註《施注蘇詩》(文淵閣四庫全書本)、清王文誥輯注《蘇軾詩集》(中華書局1982年版)、清查慎行注《蘇詩補註》(鳳凰出版社2013年版)等多種知名的蘇詩注本中均以“晚景”為題,因此,教材最終採納了“晚景”這一說法。

  記者:為何要修改選文原文?

  陳先云:關於選文的修改,是多年來對語文教科書的各種討論中一直被關注的問題,也是小學語文界一個爭議不斷的話題。

  教科書編寫者對符合選文標準的原作品進行刪減、節錄、修改後,編排在教科書中用作課文,這是小學語文教科書編寫的常規方式。凡選入小學語文教科書的文章,特別是低、中年級教科書的選文,一般都要作些改動,以符合兒童的認知特點和語言發展規律。

  教科書選文的改動,是經過編寫組、審查專家反覆研討的。對於能聯繫上作者的作品,一定與作者商討,徵求作者的同意;對無法聯繫上作者的作品,會徵求專業的文學研究學者和作家的意見,再作修改。編寫組所作的修改,均遵從不違背作品原意的原則,不損害作者的合法權益。

  以三年級上冊課文《花的學校》為例,《花的學校》是泰戈爾的作品,由鄭振鐸於上世紀二十年代翻譯,譯文的語言有時代的烙印。選入教材時,編寫組反覆揣摩文意,請教著名的文學研究學者和作家,再對其中不符合現代漢語規範表述的地方作了修改,比如,把“狂歡地跳著舞”改為“跳舞、狂歡”,把“壁角”改成“牆角”,“散學”改為“放學”,既確保改動符合文義,又使學生更容易領會課文內容,並不會造成所謂“經典的缺失”。

  又如,統編教材中很多童話和兒歌中的動物,使用的是“他”而不是“它”。這是因為每位作家對自己筆下的動物態度不同,有部分作家,其創作的童話或者散文裡,是把動物當人來寫的,就會用“他”而不是“它”來指代自己筆下的動物。編寫組尊重作家本人的使用習慣和感情色彩,沒有對此進行修改。

  記者:引用別人說的話,怎麼只有前引號,沒有後引號?

  陳先云:有讀者說三年級上冊課文《父親、樹林和鳥》的標點用法有問題,文中第13~15自然段中引用的父親說的話,只有前引號,沒有後引號。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GB/T 15834—2011《標點符號用法》“獨立成段的引文如果只有一段,段首和段尾都用引號;不止一段時,每段開頭僅用前引號,只在最後一段末尾用後引號”。課文第13~15幾個自然段,連續引用同一個人說的話,因此每個自然段開頭都用一個前引號,而除了最後一個自然段的末尾用一個後引號,前面自然段的末尾都不用後引號。原作中的引號使用符合國家標準。

  有人據此提出三年級不宜出現這種複雜的引號用法,因為語文課程標準不要求三年級學生掌握引號的這種特殊用法。但是,編寫組認為,在真實的閱讀中,遇到這種情況是難以避免的。如果學生在閱讀時產生疑問,教師可以稍作解釋,不需要專門傳授相關知識。

  (本報記者 靳曉燕)

來源:光明日報
編輯:張敏

圖說教育

  • 感受科技魅力

  • 老君堂小學舉行手風琴藝術節

  • 傳統文化伴寒假

新聞排行

職教天地

  • 村小校長帶著年貨去家訪

    經過一夜大雨,1月30日清晨,安徽省長豐縣雨勢依然不減,看著外面連綴不斷的雨線,杜集小學校長何勤發起了愁,“看來路不太好走,得早點出門了”。一大早,何勤便帶著自己精心準備的年貨,開車前往學生李可馨家。

  • 首批10名自由職業人才評上職稱

    北京市人力社保局日前發布,首批10名自由職業人才憑藉自身優秀的代表作,通過了專家評審,最終分別獲得了高級和中級職稱。

教育論壇

  • 語文書為何這樣編寫

    “奇怪,這筆順,這字怎麼都和我們小時候學的不一樣。”每每學校複習階段,陪孩子一起學習的家長就會遇到類似的問題。

  • 完善中國特色教育評價體系

     “一年辛苦,同道互助;新年歡樂,相互祝福;來年可期,更進一步。”這是全國人大代表、河南大學黨委書記盧克平除夕之夜在“朋友圈”給同事、朋友吐露的心聲。

名人坊

  • 殷昭俐清華大學深情講述“齊魯三賢”

     值舉國同慶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之際,為激勵廣大同學在黨的指引下砥礪奮進、刻苦學習,清華大學學生馬克思主義學習研究協會經管學院分會(TMS協會經管分會)日前組織黨員、預備黨員和入黨積極分子舉辦黨建工作總結大會,並邀請老學長季羨林先生生前同鄉摯友殷昭俐老師講述“齊魯三賢”季羨林、任繼愈、歐陽中石先生的家國情懷。

  • 跟月亮“打交道”的人(講述·一輩子一件事)

     歐陽自遠,1935年生於江西吉安,中國探月工程首任首席科學家,中國隕石學和天體化學領域的開創者,曾推動我國第一顆探月衛星嫦娥一號發射升空,指導制定了中國月球探測的近期目標和長遠規劃。

新聞日曆
 
京ICP證100580號 |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09003) | 京公網安備110401200155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5號 | 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30)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著作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