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名人坊

劉永坦:為祖國海疆打造“火眼金睛”

新華社記者 楊思琪 胡喆
2019-01-09 10:33:36

  劉永坦(右二)在哈爾濱工業大學實驗室鑽研雷達技術(2018年12月25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松 攝

  劉永坦

  ●著名雷達與訊號處理技術專家、我國對海探測新體制雷達理論與技術奠基人

  ●帶領團隊打破國外技術壟斷取得的研究成果,為我國海域監控面積的全覆蓋提供了技術手段

  ●兩次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堅持自主研發新體制雷達,打破國外技術壟斷,為我國海域監控面積的全覆蓋提供技術手段;40年堅守,帶出一支“雷達鐵軍”……他就是2018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得主,哈爾濱工業大學教授、兩院院士劉永坦。1月8日,劉永坦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接過了沉甸甸的獎章、證書。

  劉永坦帶領團隊研製的新體制雷達究竟新在哪兒?他告訴記者,這款雷達不僅能夠“看”得更遠,還能有效排除雜波幹擾,發現超低空目標,對於對海遠程預警來說至關重要。為了這個“新”字,他在“冷板凳”上一坐就是40年。

  給海疆裝上“千裡眼”:為我國海域監控面積的全覆蓋提供技術手段

  嚴冬時節的山東威海,寒風蕭瑟。劉永坦帶領團隊成員一同檢查正在調試的新體制雷達設備,面前是一個面積約6000平方米的雷達天線陣,天線陣外就是波浪翻滾的大海。此時,年過八旬的劉永坦精神矍鑠,滿眼欣喜。

  如果說雷達是“千裡眼”,那麼新體制雷達就是練就了“火眼金睛”的“千裡眼”,被稱為“21世紀的雷達”。它不僅代表著現代雷達的發展趨勢,更對航天、航海、漁業、沿海石油開發、海洋氣候預報、海岸經濟區發展等都有著重要作用。

  早在1991年,經過10年科研,劉永坦在“新體制雷達與系統試驗”中取得了重大突破,並建成我國第一個新體制雷達站,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那時,身邊很多人勸他“功成名就、見好就收”,但劉永坦卻說:“這還遠遠不夠。”在他看來,科研成果如不能轉化為實際應用,就如同一把沒有開刃的寶劍,中看不中用。“一定要讓新體制雷達走出實驗室,走向海洋。”

  隨後的十餘年裡,從實驗場轉戰到實際應用場,他帶領團隊進行了更為艱辛的磨鍊。由於國際上沒有完備的理論,很多技術難點亟待填補,再加上各個場域環境差異巨大,新體制雷達的“落地之旅”格外艱難。

  “解決不了抗幹擾問題,雷達就沒有生命。”劉永坦說,各種各樣的廣播電台、短波電台、漁船,發出強大的電磁幹擾是最大的難題。設計—試驗—失敗—總結—再試驗……他帶領團隊進行上千次調整,終於找到了解決方案。

  這項完全自主創新的研究成果於2015年再次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它不僅破解了長期以來困擾雷達發展的諸多瓶頸難題,更讓我國成為世界上少數幾個擁有該技術的國家之一。

  “依靠傳統雷達,我國海域可監控可預警範圍不足20%,有了新體制雷達,則實現了全覆蓋。”劉永坦告訴記者,給祖國的萬裏海疆安上“千裡眼”,國防才能更安全。

  “不能向外面的封鎖低頭”:他40年堅守開創中國新體制雷達之路

  1936年12月,劉永坦出生在南京。第二年,發生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南京、武漢、宜昌、重慶……劉永坦回憶說,他的童年被顛沛流離的逃難所充斥,讓他從小就對國家興亡有著深刻理解。

  “永坦”是家人對他的祝願,更代表著國人對國家的期許。劉永坦堅信,科技可以興國,他一定要實現這個最樸素的願望。

  1953年,劉永坦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哈爾濱工業大學,大三時,他作為預備師資到清華大學進修,開始接觸無線電技術,返回哈工大後組建了無線電工程系。

  1978年,被破格晉陞為副教授的劉永坦作為國家外派留學生,到英國深造。“我是一名中國人,我的成功與否代表著中國新一代知識分子的形象。”踏出國門的一刻,他發誓要做出一番名堂。

  在導師英國雷達技術知名專家謝爾曼的指導下,劉永坦參與了一項民用海態遙感訊號處理機的研製項目,並獨自完成了其中的訊號處理機工程系統。正是這次科研,讓劉永坦與雷達結緣。

  “雷達看多遠,國防安全就能保多遠。這樣的雷達別的國家已經在研製,中國決不能落下,這就是我要做的事。”1981年秋,毅然回國的劉永坦帶回了一個宏願——開創中國的新體制雷達之路。

  劉永坦說,在國外,無論做多少工作,取得多大成就,都是給別人幹活。只有回到祖國,才是真正的歸屬。

  然而,要建新體制雷達,在當時的中國簡直是異想天開。哈爾濱工業大學原副校長李紹濱介紹,20世紀70年代中期,中國曾經對此進行過突擊性會戰攻關,但由於難度太大、國外實行技術封鎖等諸多原因,最終未獲成果。

  面對重重質疑,劉永坦始終堅信:新體制雷達一定能做出來,只是時間和實踐的問題。

  1983年,經過10個月連續奮戰,劉永坦完成了一份20多萬字的《新體制雷達的總體方案論證報告》,在理論上充分論證了新體制雷達的可能性,得到原航天工業部科技委員會的認可。

  “沒有誰會告訴你關鍵技術,只有咬牙向前走,不能向外面的封鎖低頭。”一場填補國內空白、從零起步的具有開拓性的攻堅戰從此開始,劉永坦立志要向國家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

  把“冷板凳”坐熱:他帶領團隊建立起一支雷達科研“鐵軍”

  “這件事可能要幹一輩子,不光我自己,要集結全系的力量,甚至更多的力量。”劉永坦說,相對於一些短平快的科研項目,新體制雷達是個十足的“冷板凳”。

  團隊骨幹許榮慶、張寧、鄧維波等人都說,劉老師是學術上的幹將,更是團隊裡的帥才,他懂得如何調動大家一起攻關。

  雷達調試初期,系統死機頻頻出現。幾十萬行的大型控製程序,再加上發射、接收、訊號處理、顯示等諸多設備,任何一個微小的故障都可能導致整個系統無法運行。

  “不能給科研留死角。”劉永坦就率領團隊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從系統的每一個程序開始檢查,發現一個問題就解決一個問題。

  1990年4月3日,對於團隊來說是刻骨銘心的日子——這一天,新體制雷達技術終於使目標出現在屏幕上。團隊所有成員都流淚了,是成功後的狂喜,也是多年壓力的釋放。

  40年裡,劉永坦的團隊從最初的6人發展到30多人,成為新體制雷達領域老中青齊全的人才梯隊,建立起一支雷達科研“鐵軍”。

  “圍繞一個方向,聚焦一個領域,劉永坦一幹就是40年。不以困難為斷點,不以成就為終點,這種科研精神對後輩來說是激勵,更是嚮導。”哈爾濱工業大學副校長、中國科學院院士韓傑才說。

  剛領完獎,這位“80後”老院士又許下了新的願望,繼續帶領團隊向小型化雷達進軍,讓技術造價更低,讓功能性能更優,更好保衛祖國海疆。新華社北京1月8日電

來源:中國教育報
編輯:張敏

圖說教育

  • 小朋友學消防

  • 讓孩子們在光影中感知世界感知美

  • 特色課堂助力“課後三點半”

新聞排行

職教天地

教育論壇

  • “網紅課程”為何叫好又叫座

    華中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戴建業,憑藉對古詩詞的獨到見解以及接地氣的授課方式,在抖音短視頻上成為網紅教授,引發了網友對老師授課方式的討論。

  • 影視課程也需要科學學習

    出於對影視的熱愛與興趣,我在高一的兩個學期分別選修了《影視戲劇編創與鑒賞》《藝術學理論與案例》兩門選修課,學習了影視、戲劇方面的知識。

名人坊

新聞日曆
 
京ICP證100580號 |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09003) | 京公網安備110401200155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5號 | 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30)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著作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