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娛樂

娛樂頭條

電視劇《三叉戟》原著作者呂錚:還原生活中的“警察故事”

2020-06-30 07:29:01  來源:環球時報

  張妮

  “個人二等功”、“獵狐2014行動”集體一等功、白板上密密麻麻的情節卡、書架裡的編劇工具書和自己的作品,佔據了呂錚書房最顯眼的位置。電視劇《三叉戟》播出以來,他收到了上千條微博私信。“我沒想到這部戲能這麼火,它成了我的一面鏡子,告訴自己到底寫得怎麼樣,這麼多年的堅守對不對。”

  呂錚生於1980年,19歲從警,有著17年的一線經曆,幹經偵,搞審訊,參加公安部境外緝捕行動,28歲當探長,23歲開始利用業餘時間寫小說。呂錚向《環球時報》記者展示了電腦裡的一個檔案夾,裡面是刑偵、經偵、禁毒等案例庫。“我在創作碰壁時,可以通過案例庫尋找靈感。我不是中文系畢業,寫作一直是憑警察的一股氣,就不信我寫不好。我給自己拉了一個特別嚴謹的時間表,包括每年寫一部小說,這是任務。別人是十年磨一劍,我是一年磨一次,磨了16年。就算它不是一把劍,也是一個錐子,也會刺透人心。”

  比起九陽真功,少林功夫也許更持久

  環球時報:為什麼《三叉戟》這樣一部沒有流量小生、沒有離奇情節的刑偵劇,會成為破圈的國民大戲,吸引眾多年輕觀眾?

  呂錚:從2017年《三叉戟》出版小說一直到電視劇拍攝完成,很多影視圈的人都覺得它沒戲,因為裡面沒有小鮮肉,很多人認為它面向的只是中老年觀眾。但《三叉戟》播出後,有大數據統計,75%的觀眾是35歲以下的年輕觀眾群體。我覺得,《三叉戟》最吸引人的可能就倆字:人心。它是通過描寫人類共同的情感產生收視的粘連感,還原的是真實生活中的警察樣貌,是屬於中國的警察故事,而不是穿著中國制服的韓國警察、美國警察。我們把80%的力量都用在人物塑造上,希望能讓更多人了解警察,理解警察,知道警察真正的生活是什麼樣的。比起九陽真功,少林功夫這種根基深厚的東西也許更持久。有一名網友給我留言說,他終於理解了自己的警察爸爸了,他覺得爸爸特像劇中的崔鐵軍。我想,《三叉戟》的人物讓觀眾產生了共情和共鳴,我真正想表達的東西就是觀眾的HIHG點。

  我在創作時的私心是想寫三個李雲龍式的人物,他們是很多警察形象融合成的三個警種、三個典型人物:犬狼狐。犬,代表著忠誠和堅定。狼,代表著果斷和勇敢。狐狸,代表著睿智和機敏。我希望過了多少年,人們已經忘了這部劇的情節,但這3個人物仍能像李雲龍那樣,活在觀眾的記憶裡。

  我們不能低估年輕觀眾。很多給我發微博私信的都是大學生,他們是看著美劇、英劇長大的。當我們想表達某種觀點時,他們能特別敏銳地感知到,提出的意見也一針見血。相比劇作,我小說的基調比較冷峻,但改編成電視劇時加入了喜劇元素,很受年輕人喜歡。在加之劇中三位老戲骨相互托戲,使得“三叉戟”的表演融合度非常高。我之前最怕的是三叉戟只有一個尖牛,另外兩個尖都是擺設,成了三根紅纓槍。所以,這次能破圈,也是製作團隊一起努力,發生的化學反應。

  國產影視劇缺失警察形象的中國英雄

  環球時報:你當初為什麼想當警察?警察生涯中有什麼難忘的經曆?

  呂錚:我幹警察完全是受到英雄的召喚。小時候看公安題材的影視劇,如《便衣警察》《無悔追蹤》,就特別想當警察,結果就考慮警察院校。從警早期,我曾參與破獲了一起犯罪嫌疑人女扮男裝7年,在北京實施連環詐騙的案件。那時有很多記者採訪我。我就萌生了一個想法:能不能自己寫一部小說。從23歲開始,我利用業餘時間,每年寫一本小說。25歲開始有意識地構建一個虛擬的警察世界。寫作在兼顧質的同時也得有量的積累,這樣才能構成比較複雜的人物關係,讓他們之間縱橫交錯。

  警察工作非常辛苦,但又有無數人投身其中,我想究其原因就是通過這個職業,可以實現自己的價值。當下社會,許多人通過自我實現去證明自己的價值,但警察卻和醫生、教師等職業一樣,是靠成就別人的幸福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我覺得這樣更偉大。一線的辦案工作是充滿魅力的,對於個人來說是很難得的體驗。記得我之前去珠海抓一個在逃5年的逃犯。到了晚上,我通過樓道的窗戶突然看見嫌疑人正在廚房裡炸帶魚,帶魚的香味飄了過來。那種感覺太美好了。這5年來,我雖然沒有見過他,但對他的一舉一動,對他的家庭關係早已熟爛於心。當我淩晨4點通過開鎖公司撬開他家的門,協同當地警方抓捕他時,他從被窩裡出來惶恐地看著我,那時我拍拍他,就跟碰見老朋友一樣。

  這幾年我離開了一線,幹起了案頭工作。我時常夢到自己抓人的情景,醒來之後還是覺得很懷念。但對於寫作,這是有好處的。要想寫好警察,必須跳出警察看警察。學會站在一個公平的立場去看待曾經的自己。從《三叉戟》之後,我開始拋棄極端化的人物描寫和故事選取,我會讓自己的人物更貼近生活,把他們塑造成身邊的普通人,讓他們更能與讀者和觀眾同頻共振。

  環球時報:《三叉戟》之後,你未來的創作方向是什麼?

  呂錚:《三叉戟》是我的第12本小說,也是寫作第一個階段的結束。我相信自己在39歲創作完成的《三叉戟》前傳《縱橫四海》更精彩。我曾為一部小說中的一個細節發起過投票,請網友幫我問問孩子心目中的英雄是誰。調查結果讓我特別失望:蜘蛛俠、鋼鐵俠、蝙蝠俠、超人……全是美國人。為什麼我們的影視作品裡沒有英雄了?我們的公安系統中能不能塑造一個適合全年齡段的、雅俗共賞的英雄呢?這是我的一個野心。我希望能在後幾部小說中實現。他們可以是特警、法醫、經偵、預審、刑警,每個人都在踐行著英雄的使命和忠誠。中國有很多警種大家都不了解。如果我能一輩子把警察寫下來,就很開心,很滿足了。中國影視圈最可怕的現象是,掉渣餅好吃,滿大街都賣掉渣餅。我能不能做個蟹黃餡兒的小籠包,它可能是慢熱的,但別人很難複製。

編輯:郭麗娟
 

娛樂頭條

精彩圖庫

 

優勢欄目

  • 優勢欄目

    聚焦第28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

  • 優勢欄目

    男星高以翔節目猝死 年僅35歲

  • 優勢欄目

    過邊檢不是走紅毯 法治面前沒有明星通...

  • 優勢欄目

    王源 連你這個BOY也抽上煙了?

  • 優勢欄目

    “高學曆”豈能成為明星的營銷標籤

 

娛評

  • 《1921》不僅僅是一部電影

    相信電影《1921》的拍攝和製作,將為上海影視產業留下寶貴經驗和拍攝資源。
  • “中劇”時代開始了嗎?

    隨著優秀作品的產生,國產劇有理由以此為契機,用更多高口碑的劇集,讓觀眾認可“中劇”,讓“中劇”也成為品質的象徵——
  • 書寫新時代女性自信

    在主創團隊精心製作和演員的精彩演繹下,劇中呈現的新時代女性對人生、職業、愛情、婚姻等價值觀的態度與表達,引發熱議。
  • 讓好劇從“角落”裡嶄露頭角

    近些年,大批流量電影被罵撲街,《我不是藥神》《隱秘的角落》等“非典型”作品火出圈外,在某種程度上意味著影視藝術創作規律正在複歸。
  • 互動觀劇時代 好演員也怕被高預期反噬

    從目前播出的幾集看,被寄予厚望的《局中人》並未收穫預期中的高口碑,相反,網路評論中勸退的聲音不小。一些懸浮的細節呈現,成為青年觀眾的吐槽重災區。

新聞日曆

新聞日曆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