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城建社區打工

中工財經

觀察

專家在中美經貿問題研討會上表示——

以改革開放的確定性應對外部不確定性

2019-08-14 09:02:07  來源:經濟日報

  □ 中國經濟正處於動力切換、結構轉變和階段更替的關鍵期,中美經貿摩擦等外部環境變化給中國經濟發展帶來了不確定性,但這不會阻止中國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的步伐

  □ 上半年,中國經濟各項主要指標數據充分證明,在充滿變數的世界經濟中,做好“六穩”是確保中國宏觀經濟行穩致遠的法寶,也是中國在中美經貿摩擦中取得主動的經濟政策保障

  8月13日,由光明日報社光明智庫主辦的“明辨是非,理性自信應對美國極限施壓”研討會在北京舉行。與會專家學者表示,面對美國的極限施壓和巨大的外部不確定性,關鍵在於做好自己的事,用改革開放的確定性應對外部的不確定性。

  中國經濟發展潛力大韌性足

  2018年以來,美國不斷升級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引發了全球金融市場的劇烈動蕩,影響了全球經濟的複蘇。隨著中美經貿摩擦的升級和美國將中國認定為所謂“匯率操縱國”,近期市場對於中國經濟的擔憂情緒有所上升。與會專家認為,我國經濟正處於動力切換、結構轉變和階段更替的關鍵期,中美經貿摩擦升級等外部環境變化確實給我國經濟發展帶來了不確定性,但這不會阻止我國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的步伐。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副局長張雪春認為,面對美國的極限施壓和巨大的外部不確定性,關鍵在於做好自己的事。目前,我國經濟增長主要依靠內需,對淨出口的依賴度比幾年前低,只要能做好自己的事,經濟基本面就不會出現大問題。“我們還有巨大的發展潛力,要釋放這些潛力,補齊發展的短板,需要依靠結構性改革。”張雪春說。

  專家認為,中國作為世界經濟的重要參與者,難免受到世界經濟形勢的影響,但中國的核心優勢依然存在。“未來我國經濟發展的潛力和韌性仍然很強。”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周景彤說,巨大的市場規模是推動我國經濟持續發展的重要條件,國內消費結構的升級帶來新的經濟增長點,區域協調發展形成拉動經濟的新增長極。政府的宏觀調控能力不斷提高,經驗不斷豐富,並且政策工具多、空間足。此外,隨著我國科技創新水平持續提升,產業結構轉型升級不斷推進,創新驅動力越來越強。

  “做好我們自己的事,就是應對美國極限施壓最有力、最有效的方法。”張雪春說,中國有穩定的經濟基本面,有近14億人的龐大市場,如果能夠保持戰略定力,堅持有序開放,任何國家都不可能抗拒這樣的市場和機會。

  南開大學經濟學院教授、社科部部長梁琪表示,當下中美關係從“合作中博弈”發展到“博弈中合作”,雙方的博弈將成為長期趨勢。面對美國政府的極限施壓,中國既要有憂患意識更要有堅定信心,相信在黨的堅強領導下,中國完全有能力採取有效的措施予以應對。

  以“六穩”應對挑戰深化改革

  近期,受全球經濟減速、多國央行降息、貿易摩擦加劇等因素的影響,國際金融市場劇烈波動,人民幣匯率受市場和情緒的影響也出現了貶值。專家認為,面對美國的極限施壓和未來可能會出台的所謂的“懲罰性”措施,我國面臨的外部環境更加複雜和不確定,因此需要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推動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經濟學院教授王晉斌表示,中國有能力應對美方挑起的貿易摩擦和匯率摩擦。“穩就業、穩外貿、穩投資、穩金融、穩外資、穩預期”這“六穩”是黨中央深刻洞察國際國內形勢,充分考慮到世界經濟面臨的不確定背景下作出的重大部署。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態勢、較高的經濟增速以及良好的出口數據充分證明,在充滿變數的世界經濟中,做好“六穩”是確保中國宏觀經濟行穩致遠的法寶,也是中國在中美經貿摩擦中取得主動的經濟政策保障。

  針對國內外密切關注的人民幣匯率“破7”,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破7”正是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的反映。自2005年7月,我國實施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以來,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程度顯著提高。隨著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日益完善和市場化程度的提高,人民幣匯率的彈性也會增強,對於是否“破7”無需過度關注。況且,中國經濟已轉向內需主導型的增長模式,上半年經濟運行平穩、國際收支平衡、金融風險可控,人民幣匯率指數穩定,中國不會也沒有必要採取競爭性貶值措施應對外部環境的變化。

  張雪春表示,儘管人民幣匯率受到貿易摩擦的衝擊,但是我們全面深化改革、持續擴大開放的既定方針不會因此動搖。我們將繼續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堅持推進匯率市場化改革,完善匯率形成機制,維護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不會進行競爭性貶值,不會將匯率作為應對國際貿易爭端的工具。

  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認為,現在應一如既往保持國內的經濟金融穩定,以穩為主,穩中求進,從而為全球的金融穩定經濟發展作出應有貢獻。

  中國應如何防範外部環境衝擊風險,維護外匯市場穩定,促進金融市場和金融體系平穩健康發展?溫彬談到,短期內要繼續堅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加強政策協調,在全球降息潮的背景下,貨幣政策需增加靈活性,繼續使用數量型貨幣政策,通過加大公開市場操作力度、擇機定向降准等措施,保持金融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儘快推進利率並軌,完善貸款市場利率報價機制,擇機調降政策利率,引導金融機構降低實體經濟部門的實際利率水平,促進投資和消費增長。

編輯:郭璐

財圖

IT

財知道

房產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