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評論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財經

脫貧攻堅

易地搬遷戶 走上幸福路

雲南省鎮雄縣見聞

2020-11-22 07:18:20  來源: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雲南省政府近日宣布,鎮雄縣、會澤縣等9個貧困縣(市)退出貧困縣序列,至此,這個貧困縣數量曾居全國第一的省份,曆史性地告別了延續千年的絕對貧困。

  挪出窮窩、斬斷窮根,雲南實施大規模易地搬遷扶貧工程,數十萬貧困群眾實現從深山到城鎮的跨越。住進新房子、有了新產業,在貧困群眾面前開啟的,不僅有蒸蒸日上的新生活,還有廣闊的奮鬥新天地。

  一方水土養活不好一方人,雲南數十萬貧困群眾因此搬遷進城,不少縣市出現千人甚至萬人易地搬遷安置小區。這對當地社會治理、經濟發展來說,意味著什麼?記者來到雲南第一人口大縣昭通市鎮雄縣,進小區、跑商鋪,看易地搬遷戶的新生計新生活。

  人員培訓、激發動力

  農民工就業能力有提升

  電商培訓間隙,記者見到了母享鎮後槽村貧困戶陳付軍。不拿一天260元的工資,他選了只有60元補助的培訓。問他培訓有沒有用?“你不學,咋知道有沒有用,有舍才有得。”

  搬遷進城,以前視土地如命的陳付軍改變了想法。“種玉米馬鈴薯,是不會餓到。但人被土地拴住,按一個工100元算,其實虧了。”

  農村看似花銷少,可之前水路不通,大量工作都需要人力完成。陳付軍說,城裡水電、交通費雖然自己掏,但不用操持,能騰出時間專心務工。

  易地搬遷讓陳付軍有了打工收入,最近一年在工地的勞動則讓他更有信心。“一開始,求著老闆讓我當普工,工價一天180元。現在一天260元,給少了可不幹。”

  “務工過程中,就業能力也隨之提高。”縣人社局局長王萬輝表示,作為人口大縣,務工收入占鎮雄貧困人口收入的80%以上。

  王萬輝介紹,縣裡通過組織務工,不斷提升服務農民工外出就業的水平,有的幹部甚至一個月同吃同住同勞動,確保穩崗。“一開始‘保姆式服務’,現在得注意避免農民工過於依賴政府,要讓他們儘快融入當地、獨立發展。”

  因為貧困,馮登友高二輟學。為了讓3個兒子讀書,他和妻子早早來縣城租房打工。“家裡的茅草房只剩下一根木樑,多虧了易地搬遷,才在城裡有了房。”

  如今兒子們一個考上教職、一個當兵、一個讀研。家裡條件改善,馮登友知道感恩,當了樓棟長,帶著10多位貧困戶在工地就近務工。“兒子出息,還有這麼寬敞的房子,這不就是好日子?”

  人口集聚、收入增加

  生活服務業發展有空間

  收入高了,錢也更敢花了。陳付軍說,以前在村裡,逢年過節才能給孩子買件衣服,現在四季都要添置,還得多買幾件換洗。

  “貧困戶的支出,其實也是周圍商戶的收入。”舊府街道辦副主任趙剛表示,易地搬遷安置點除了幼兒園、學校,還配建了商鋪。

  原先一個村二三十戶,不需要小賣部。進了城,萬人小區就需要超市。隨著人口集聚,超市、理髮店、餐館等生活服務業發展起來。

  年輕小夥雷嘉銘,就近創業開起了理髮店。他坦言,頭兩年生意確實不好做。“年輕人還是外出務工的多,留下的老人、孩子基本不會做美容這樣附加值高的項目。”

  不過,他看好未來。“才搬遷進城,大家還在適應。過一兩年,收入進一步提高,消費習慣改變,會更敢花錢。有的年輕人在外學了技術,也會像我這樣選擇回來發展。”

  創業者的出現,也創造了更多就業。“我們店裡有5個員工來自貧困戶家庭,學徒工1個月收入1700—1800元,轉正後3000—5000元。”雷嘉銘說。

  理髮店、飯店、超市、水果攤……人口集聚帶來更多機會,但要在市場中生存並不容易。記者在農貿市場隨機走訪發現,商戶生意有些差別。

  蔬菜賣得還行,但水果店老闆陳永國有點發愁。“山裡老人沒見過這麼多水果,有次推銷椰子,結果老人說不認得,不知道能不能吃,不敢買。”

  乾果倒是賣得不錯。賣瓜子的翟長龍說,之所以賣瓜子,主要是因為保質期長,存得住。“整個市場,就我一家賣瓜子的。做啥買賣,還是得提前考慮清楚。”

  烤魚店老闆反映,平時生意一般,節日期間一座難求。“年輕人過節回來喜歡聚餐,平時老人還是不捨得在外面吃飯。”

  當地政府通過減免商鋪租金的方式,扶持貧困戶經商。“做生意得慢慢來,關鍵還是看未來。”雷嘉銘如今開了第二家店,也在安置點旁邊。

  人力充足、政策扶持

  勞動密集型產業有前景

  鎮雄人孫良健,前不久從廣東返鄉,創辦雲南訊立通電子公司,主營數據線加工。

  稅收有優惠、政府補助部分貧困戶工資,但他最看重的是勞動力資源。“在東部沿海,經常會有訂單卻招不到人的情況。”孫良健說,在老家,要多少工人,只要跟社區說,很快能就位。

  鎮雄的工人熟練程度有待提高,但孫良健覺得返鄉辦廠得堅持。“前兩年稍虧點都行,先培養熟練工。”

  同樣選擇返鄉創業的還有雲南中潤服飾公司負責人彭聰。他說,4個車間分散在易地搬遷安置點周邊,為的是方便留守婦女就近務工。廠裡95%員工是留守婦女,一大半都是貧困戶。“現在工人是稀缺資源,勞動密集型產業在西部地區有前景。”

  相對於東部,西部地區在政策上對勞動密集型產業更加“歡迎”,房租等成本也下降明顯。“物流成本略有上升,勞動力熟練程度也不比東部。但兩三年後,隨著勞動力水平提升,鎮雄的服裝加工業會更有優勢,現在這裡主要做中低端產品,三年後要逐漸發展中高端產品。”彭聰說。

  在福建打工一個月收入7000多元,在家鄉扶貧車間只能賺4000—5000元,可貧困戶胡貴林還是選擇留下。“能照顧倆孩子,都出去怕耽誤他們教育。”雷嘉銘當年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流水線工人,可是覺得自己沒法成長,最終轉行美容美髮。在舊府街道南苑社區黨總支書記趙高彥看來,現在年輕人已經和從前不一樣了,“選擇工作,不僅看錢賺得多少,還要看對家庭、生活的影響。”(記者  楊文明)

編輯:楊晶

財圖

觀察

專題

消費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