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頁面_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財經頻道宏觀-正文
養老金全國統籌迎難而上
http://www.workercn.cn 2018-01-10 08:30:47來源: 中國經濟網
分享到:更多

  去年,我國有十餘個省份當年養老金收不抵支,但同時也仍有不少地方養老金累計結餘高達數千億元。這種巨大的落差已經在我國持續了多年,並有不斷加劇之勢。在此背景下,推進養老金全國統籌的呼聲越來越高。然而,改革難以一蹴而就,更何況是會影響不少地方既得利益的全國統籌。因此,去年我國確定了全國統籌的過渡性措施——中央調劑金制度,就在業界以為這項改革可能將難以再向縱深推進時,1月9日,人社部部長尹蔚民又在《人民日報》撰文時進一步確定,從建立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起步,通過轉移支付和中央調劑基金在全國範圍內進行補助和調劑,在此基礎上儘快實現全國統籌,逐步形成中央與省級政府責任明晰、分級負責的基金管理體制。

  過渡期的調劑金

  尹蔚民在本次撰文中進一步明確表示,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是提高基金使用效率,均衡地區間和企業、個人負擔,促進勞動力合理流動的重要舉措,而中央調劑金制度只是改革的“起步”之舉。

  所謂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狹義上就是各地將資金歸結到國家層面,由中央統一調度使用,業內稱之為“大收大支”的養老金統籌制度。但由於改革難度太大,現階段,我國暫時將實施中央調劑金制度,即由部分養老金累計結餘較高的省份和中央財政共同拿出一部分資金形成一個資金池,為收支矛盾過大、養老金缺口難以彌合的省份進行補充和支援。

  對於養老金全國統籌改革的時間表,尹蔚民表示:“首先,我國要儘快實現基本養老保險的全國統籌,2018年會邁出第一步,實行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中央調劑制度;實現全國統籌之後,就運用社會保險的大數法則,互助共濟。”

  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齊傳鈞坦言,中央調劑金制度確實是相對現實、易操作的途徑,符合“從易到難”的改革方向。不過,也有專家提醒稱,參考部分省份建立資金池的做法形成現階段所謂的“全國統籌”很可能會出現新的不公平,新政推行效果也在一定程度上取決於相關國家部門是否強勢、執行力是否到位。

  改革硬骨頭難啃

  不可否認,在社保領域中,養老金全國統籌已被視做一個推行多年卻進展遲緩的重要改革。“自上世紀90年代至今,業界已經持續20多年推進實現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但一直鮮見實質性進展。”齊傳鈞表示。

  2016年,人社部曾給出時間表稱要在當年內出台養老金全國統籌方案,然而時至今日,全國統籌仍然只停留在了中央調劑金的層面上。

  改革往往會影響部分既得利益,而由此帶來的陣痛就會形成改革的阻力。更何況,養老保險全國統籌是要向關乎到地方未來社會保障能力的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動刀”。有權威專家向北京商報記者坦言,對於養老金全國統籌,經濟、繳費能力相對較強的地區肯定會不太願意,同時也有人擔心這會造成支出壓力較大的地方推卸分內責任,然而,這種改革不能只屈從一些地方的意願,更不能因為擔憂而繼續讓制度在嚴重扭曲的狀態下前行,現在我國已為此付出代價,再繼續這樣的格局,代價必然越來越高。

  結餘“穿底”之痛

  “實際上,自1998年起,各級政府就開始對基本養老保險基金進行財政補貼。”齊傳鈞直言,此前,我國的撫養比最理想時曾達到5:1,即5個參保人供養1個退休人員,後來較長一段時間維持在3:1左右。按照學界預測,理論上按照這個結構,養老金收支基本可以實現平衡,但是由於養老金統籌層次長期停滯在地方層面,導致勞動人口流入、流出省市的養老金結餘出現明顯差距且越來越大。

  去年底,人社部也披露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各省份養老金收支平衡能力存在較大差異,累計結餘超過1000 億元的省份共9個,結餘最高的廣東省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結餘總額為7258億元,佔全國總結餘近兩成,但黑龍江、青海等10個省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養老金僅可支付不到10個月,養老金當期收不抵支的省份增加到7個,甚至個別省市累計結餘都已“穿底”,為-232億元。

  齊傳鈞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我國不同級別的養老金統籌單位有 2000多個,人口淨流入省市的大量結餘無法補充到收不抵支的地區,導致後者必須長期依靠財政補貼才能按期保量地發放養老金。此外,還有專家表示,目前各級政府已形成了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財政補貼慣性,而且每年我國仍然要維持一定的養老金髮放增幅,因此,短時間內,財政用於這部分補貼的力度預計不會下降,支出壓力恐持續加劇。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詳細內容_右側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